三江阁 > 科幻小说 > 神魔养殖场 > 第六百零二章 秦家贵醒了

第六百零二章 秦家贵醒了

手机阅读  书名:神魔养殖场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瞳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anjiang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anjiangge.Com

    “苏羽,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呢,我马上就去上界找你。“蕾蕾安接过了白银盒子,打开后,就见里面放着一张白银卡片,这卡片之上,还刻着数字标识,和当日试炼时袁倪萍得到的白银卡片很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

    此刻的苏羽正盘膝坐于阿吨背上,脑海中看着蕾蕾安手中的白银卡片,一时有些无语的感觉,原来不光是在自己以前的世界,就算是这个世界,有靠山果然就是好啊,直接就可以拿到白银车票,像亚诺他们,拼命的想要得到车票,甚至被困数十年都不可得,人和人,真的是从一出生,就已经不会平等,就已经分出了高低贵贱。

    苏羽心中感叹着,但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不想连累蕾蕾安,以蕾蕾安的性格,如果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可是苏羽自我感觉已经亏欠蕾蕾安很多,他想不什么都依靠蕾蕾安。

    想到了当日骷髅冰城时,自己被玛雅十柱神逼迫时,蕾蕾安的父亲奥雷也只是拍拍屁股就离开了,并没有帮自己说一句话,连黄金鹰头人都不如,至少黄金鹰头人还替自己说了几句话。

    而现在自己惹的麻烦,凭蕾蕾安的肯定不可能摆得平,最后一定又要麻烦到她的父母,想到了她父母的态度,自己又何苦为难他们,最重要的是苏羽不想让蕾蕾安为自己而担心。

    想清楚这些后,苏羽微笑道:“蕾蕾安,我才来上界呢,现在对这个世界一点概念都没有,也不知道我现在处在什么地方,蕾蕾安,这样吧,等我弄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后,我会去找你的,你相信阿吨的能力吧,她一定可以找得到你的,蕾蕾安,说好了,我会去找你的。”

    蕾蕾安哦了一声,倒也没有怀疑,心想苏羽可能真的是才来到上界,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当然会迷糊不知道身处哪里,不过蕾蕾安也不急,因为以自己父母的能力,找到苏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特殊是她的母亲,还有一种很神奇的特殊推演能力,真想找到苏羽,并不困难。

    “好,苏羽,那咱们在上界再见了呢。”蕾蕾安笑靥如花,苏羽也应了一声,他知道既然有她母亲来接她,自然不用担心她的安危,苏羽便收回了自己的意识,中断了通讯。

    “走吧,丫头。”绝美女子有些爱怜的摸了摸蕾蕾安,然后轻轻指袖,一道能量打在蕾蕾安所持着的卡片之上,一道白银色的光柱冲霄而起。

    绝美女子带着蕾蕾安,离开了大殿,很快,光虹铁轨从天而降,白银列车再一次的带着“轰隆隆”的声响降临了。

    黑铁城中,无数的人头涌动,纷纷挤了出来观看这神奇的一幕,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幕,就是神迹。

    当蕾蕾安登上了白银列车,开始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整个黑铁城中,上万人涌了出来,这一幕场景,十分宏大,绝美女子轻笑,轻曼踏步,瞬间化为了一条长虹,追着白银列车,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底下的上万人看着这母女两人相继消失,心中竟然涌出莫名的失落感,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苏羽,刚刚怎么了?”阿喃背上,马案叶见苏羽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来,便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

    苏羽淡淡一笑,道:“蕾蕾安也来到上界了。”

    马紫叶一怔,阿蜒接口笑道:“这么快?那一定是拿到了白银车票,否则都不可能有的。”

    苏羽嗯了一声,道:“应该是她父母想办法弄到的,原来,这白银车票还可以人为的得到?那么……如果我拿到很多张丰票,其不可以让老谋子和苏玉他们全来上界?”

    阿啮哈哈一笑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想要拿到车票应该是十分困难的,我想蕾蕾安的父母也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才换来的,她父母还是很宝贝这个女儿的呢。如果白银车票这么容易得到,各大种族的那些前辈们早就弄来了大量的车票令自己的子孙后辈们一起进入了上界,而不会留在黑铁世界了。”

    此刻,凤龙兽在前面飞翔,阿咕载着众人在地上飞奔,度极快,但是上干米高空之上,那几只狐鹰依旧远远盘旋在那里,其中不时有一只狐鹰又极远去,似乎在向什么人传送着现在追踪的苏羽等人的讯息。

    苏羽抬头喃喃道:“奇怪,好像对方行动度没有我们想像中的这么快啊,除了这几只狐鹰外,竞然没有什么举动?”

    阿咕道:“根据你所说的那个小姐,我想,她应该不是一个鲁莽冲动的人,也许她在作着什么准备,如果真是这样子,敌人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必然是有了百分百的把握足可以对付得了我们。”

    苏羽嗯了一声,脑海中浮现了那个戴着遮阳帽,浑身都流露着几许神秘感的女子。

    对于这个戴着遮阳帽的女子,苏羽倒也并没有什么恨意,想想自己如果处在她的立场,只怕也会如她一样,说起这件事,秦家贵惹祸在先,自己身为他的朋友,不得不硬着头皮出头,自己有自己出手的理由,而这女子,当然也有她需要维护的东西。

    双方只是立场不同,没有对错之别。

    想到这里,苏羽眼光落到了秦家贵的身上,揉了揉眉心,想到了当时天狱中那一遍火海的样子,想到那上万无辜生命的消逝,苏羽心中也并不好受,他并不是杀人狂,只是,做出这件血案的,却又是自己一直以伙伴视之的秦家贵。

    “到底那一夜生了什么事,秦家贵会暴走…会杀了那么多心六忽地,苏羽自言自语,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正在飞奔着的阿呕接口道;“他应该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或者,他在那里被人欺负挨打了?”

    苏羽激灵一颤,猛地想到了自己刚瞪进入那五号狱时的遭遇,如果当时不是因为自己重创阿狂,一举震慑了那些人,后果不堪设想,而秦家贵在那十八号狱中,又会遭遇到了什么?

    其实一开始,苏羽感觉这个世界还是很有秩序的,至少远比世界的混乱要强得多,比如他和秦家贵冒犯了那个小姐衣m、被送进审判厅,然后还按排了人替他们辩护,最后也只判关半个月而已。

    这一切都让苏羽感觉这个世界还是很公正公平的,相对于天狱,看着也是很规范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很放心,虽然他和秦家贵并没有被关在一起。

    一直到后来自己在第五号狱里看到的那些罪人,苏羽才隐隐感觉在这里还是有着欺软怕硬的事存在的,不过一来已经和秦家贵被分开关押起来了,二来他的的确确不想再多惹事非,他现在招惹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三来以秦家贵的能力,苏羽相信他会应付得了,再说这里被关押了这么多的罪人,不时有新人被送进来,总不至于其它人都活着好好的,就秦家贵倒霉被杀了吧,他也不可能只为了万一的可能性,便召唤青巨神降临,大闹天狱。

    那样可能引起来的后果更严重,那时候的苏羽,的确没有想到,对于男人而言,还有比杀了他更令他难堪的事生了。

    微微皱着眉头,苏羽盯着昏迷躺在了阿挞背上的秦家贵,想到了秦家贵后来的疯狂暴走的情况,当日就算是袁倪萍被白银列车带走,他都没有如此疯狂和暴走后,他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能够过袁倪萍被带走?

    苏羽不自觉的打量着秦家贵,沉吟着,然后便想到了一些不堪的东西,眼神和脸上的神色便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苏羽,你想到了什么?”阿呕忽地寻问,马紫叶同样十分讶异道:“苏羽,你们到底在天狱里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引出这么大的捣乱,我听阿呕说过,你当时不是说要好好的在天狱待半个月的吗,怎么又闹出事来了呢?”

    苏羽苦笑,本想说是秦家贵闹出来的,和自己无关,但话到了嘴边,忽地想到了如果秦家贵真的遭遇到了自己所想到的事,自己再这么说,实在有些不厚道,便摇摇头道:“很多事无法预料到的,唉,早知道会如此,一开始就应该召唤青巨神,说什么也不能被他们抓住.....”刚说到这里忽地想到了那个会召唤八头鬼神的小姐,心想当日自己就算召唤了青巨神也没用,依旧逃脱不了。

    马紫叶见苏羽欲言又止,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便没有再多问了,只是眼眸中,还是有些古怪,看着苏羽。

    苏羽看马紫叶的古怪眼神,心头一跳,心想紫叶不会误会以为是自己在天狱里遭遇到了什么不堪的遭遇了吧,不行,应该解释一下才是,万一被她误会自己的形象就全毁了。

    苏羽正想解释,忽地昏死过去的秦家贵嘴里微微呻吟了一声。

    “他醒了?”马紫叶低头,苏羽也不自觉的闭上了嘴巴,看向了秦家贵。

    却见躺着的秦家贵,皱着眉头,慢慢的扭动身体,嘴里无意识的呻吟了两声,意识正在渐渐复苏,从昏迷的状态中开始清醒过来。

    苏羽看着秦家贵,微微提高了警惕,只因为他不知道醒近来后的秦家贵是彻底的恢复了意识,还是一如当时在天狱时的那种暴走状态,他不担心自己,也要担心一下马紫叶的安危。

    秦家贵微微呻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苏羽和马紫叶的脸孔便落入了他的眼睛之中。

    “啊”忽地,秦家贵狂叫一声,把苏冉和马紫叶吓了一跳,苏羽怕他再一次暴走,忙着一扯马紫叶便要将她护在身后,马紫叶顺势便倒在了苏羽的身上,俏脸微红。

    秦家贵突然狂叫了一声后,又很快停了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卷曲着坐在阿啮的背上,浑身哆嗦着,就像想要将自己藏起来。

    “秦家贵?”苏羽尝试着叫了一声。

    “我......我没事....”没事的......呵境...我真的没事的......”听得苏羽的叫声,秦家贵忽地又抱着头抬起了脸来,他的脸色微微扭曲,又显得十分的苍白,一边哆嗦一边勉强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嘴里连声说着没事,显得十分的语无伦次。

    苏羽看着秦家贵的失常举止,心头微微一沉,难道说在那天狱中,秦家贵真的遭受到了非人的对待?所以才会暴走?连同狱的一百多人全部被击杀了?现在他显然从暴走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只是怎么会如此失常。

    “秦家贵……”苏羽禁不住提高了声音,这一句断喝中,已经隐隐包括住了意志的力量,传入秦家贵的耳中,令他浑身剧震,然后僵在那里,慢慢的,抱着头的双手,缓缓的垂了下来。

    “秦家贵,你到底怎么了?”马紫叶一头雾水,道:“只要我们自己不失去信心,就一定有希望的,你忘了你是为了什么而进入这个世界的吗?倪萍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等着你呢,就算你们惹下了dama烦,但也一定会划吐解的办法的,不是吗?”

    马紫叶还以为秦家贵的失常是因为在天狱生的那起血案,现在在害怕可以遭受到了敌人的追杀。

    听得到了倪萍的名字,秦家贵浑身微微一震,然后脸容微微抽搐着,伸出一只手来,抚住了自己的面庞,浑身抖动,苏羽看到了在他的指缝之中,有泪水流了下来。

    秦家贵,竟然哭了?是因为想念倪萍而哭,还是为了自己而哭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只是,秦家贵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伤心事?苏羽和马紫叶互看一眼,面面相觑。

    阿咕的声音,忽然淡淡的响了起来:“秦家贵,你该醒醒了,从袁倪萍遭遇到伤害之后,你心里便有了魔,这魔一直都没有被驱散,浮岛天狱,上万条的人命,又何其无辜,难道说在竹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之后,你还不醒悟?”

    阿啮和苏羽心意相通,苏羽隐隐想到了秦家贵在天狱可能遭遇到了什么后,阿挞自然也就清楚了,她的话说得很怪,但是正抚着自己脸的秦家贵听到后,却浑身剧震,突然僵在了那里。

    魔?自己的心中,有魔鬼?【百度,360,Sogou搜索|三江阁|无弹窗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