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 170 清晨惊魂,苏艾萌不见了。

170 清晨惊魂,苏艾萌不见了。

手机阅读  书名: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氧乐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可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生下他。”

    苏艾萌一脸母性大发的捧自己的肚子,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了自己的勇气,居然敢独自一人生下他。

    “那你的学业怎么办?”

    裴骄知道别看她平时对学习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触,其实还是一个注重学习的学霸,想着兴许用学习或许可以挽回她的心意。

    闻言,只见苏艾萌淡淡的咧了咧嘴角,目光充满柔情的对着裴骄,语气轻和的道了一句。

    “就像你刚开始说的一样,就把学业转过来呗,正好你不是也要躲人吗?我们就不要回去了啊。”

    圣兰学院哪所院校其实也只不过是在国内很有名气罢了,在国外的名校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他们不论是专科成绩还是本科成绩,都是顶拔尖的!

    要是想要转校过来,加上她们家庭背景完全是搓搓有余了。

    裴骄一脸惊讶的看着苏艾萌,看着她心意已决的模样,心底五味杂成的眼瞬泛着复杂的眸光凝视着她,犹豫道。

    “好啦,我有点困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苏艾萌也不知道是心理问题还是真的是生理反应,她只觉得自己的一双眼睛,上下双眼皮不停地在打架,迷糊的完全睁不开了。

    见状,裴骄挥了挥手,一脸感叹的应声说道:“去吧去吧,看你这一脸气色都没有的,早点休息也是好的。”

    苏艾萌离开了,客厅瞬间又回到了之前没有苏艾萌在时的寂静,裴骄万般愁容的看着楼上,苏艾萌房间的方向心底不觉得开始盘算的着心事。

    不消一会儿,裴骄把刚刚用的那几个碗筷收拾完毕以后,转身,满脸心事重重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虽然是只有她们两个住,毕竟也有这么大了,身边都不同的多出了一个相对来说亲近一些的人难免有很多时候是希望不要被打扰的。

    所以她们两人都是分开睡得,她一间房,苏艾萌一间房她的房间基调是以淡粉色来办置的而苏艾萌的这是清一色的浅蓝色。

    “嘟”

    犹豫了好一会儿,原本是打断永远断绝联系的,裴骄还是觉得不大好的,拨通了身在远乡的男人的电话。

    “喂?”

    由于裴骄以来法国就将手机号码给注销,重新有更换了一张,所以面对这陌生的电话,慕云赫尽管是一脸冷漠,但是心底还是有一种直觉在告诉他一定要接。

    所以,电话刚一接起,裴骄就听到了慕云赫冷沉的声音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氛,她整个身子都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是我,我有事要和你说一下。”

    “嗯,你说。”

    裴骄并没有表明自己是谁,只是淡淡的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心中的事,慕云赫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听到她开口的那一刻便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面对此时电话那头不辞而别的小女人,这么久以来他打了多少电话,无一不是显示说是空号他不是没有想过她可能已经换掉了号码。

    但是他的内心还是对她抱有一丝丝的期待,只是这样可怜却又渺小的心态,并维持不了多久在时间的推移下,他心中一点一点开始对女孩生气了前所未有的怨气。

    他语气很不好,裴骄听着他生硬的口吻,其实不用多想也知道,此刻的他有多么的恼火假设自己现在在他面前,结果肯定是不忍直视的那一种。

    良久,裴骄被他这种冷硬的口吻,给震惊的许久都回不过神来电话那头的慕云赫失去了耐心,冷着唇,用着极度冰冷的口吻质问道。

    “到底有事吗?没事我就先挂了。”

    说着,裴骄就听到对面男人手指关节弯曲的声音,心下一急,她连忙着急的开口说道。

    “等下,我有事要和你说,很重要的事。”

    闻言,对面陷入了一片沉默,没了要切断电话的声音,也没有慕云赫开口说话的声音,只是那浅浅且又微弱的呼吸声,提示着她,他还在。

    “那个,这个事情恐怕一时半会儿,我也有些难以说的清楚”

    “那就捡重点的说,不要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闻言,慕云赫一脸不近人情的冷冷的说道语气瞬间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远远。

    虽然一直以来都希望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变回正常的关系,至少不要那么的暧昧不明但是真的听到他用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说道,说真的心底是极度不舒服的。

    甚至是可以说的上是怪异,就像是心口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堵着了一般。

    “现在你们两个还在一起吗?”

    “谁?”

    慕云赫明知故问,语气冰冷不夹一丝的温度,就好比在反问一个陌生人。

    “就是云哲玺啊,你们两个现在还在一起吗?”

    裴骄是记得苏艾萌在和她一起来巴黎之前,就有听她提起过说这个寒假,他要带着她一起回家的。

    现在小萌老早就跑出来了,云哲玺会不会还是回家了,又或者是说这一个月以来,他一直都守在苏艾萌的家里等她。

    “怎么有什么事吗?你们把别人搞成那样,现在还有什么事是需要联系上他,才可以解决的吗?”

    刚一开口提起云哲玺,电话那头的慕云赫立马就口气恶劣的驳了回来,闻言,原本就没有什么气势可言的裴骄,顿时就变的更弱了。

    “嗯,除了他以外,谁都帮忙不了,就连我也无能为力”

    其实,裴骄现在就已经很是后悔了,如果当初苏艾萌拉着自己畏罪潜逃的时候,她多嘴在问一句就好了。

    或许那个时候苏艾萌还是会开口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是说她在多一点耐心,去找云哲玺在多问一句。

    现在就不会面临到这么纠结又无可奈何的局面了,她是真的无措了才会想到要打着一通电话,她不希望苏艾萌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么大的事。

    即便是她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对于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前期的怀孕和后期的培养,况且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会有多累,不用想都知道。

    对面的男人久久都没有在发过声,只是默默的举着自己的电话,静静的等待着裴骄的下话。

    兴许是两人之间的默契,裴骄也没有在浪费时间,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她努了努双唇,语气清淡的说道。

    “小萌怀孕了。”

    闻言,电话这头的慕云赫一脸不可思议的噙着眉头,眼神深不见底的深深凝视着前方。

    “你说苏艾萌怀孕了?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没有,我亲自陪她去检查的。医生说怀孕恰好一个月。”

    闻言,慕云赫成膜了下来,一脸深情复杂的平视着前方。

    良久,他才又再度缓缓地开口,回应了一句。

    “这个事情你和我说有什么意义吗?当初是你们自己逃跑的,苏艾萌肚子里的孩子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一个月,很多以前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到了另一个城市都有可能出现,再说对于两人这样自顾自己冲动的做法。

    他慕云赫是真的有火,只要一想到对面这个死丫头一声不吭的就给他玩落跑,他就恨不得立即brn就到自己的面前,狠狠的蹂躏一番气完全不打一处来。

    “你在说什么呢!?小萌肚子里的肯定是云哲玺的啊!这本来就是一个无可厚非的事实啊!”

    一听到慕云赫这样一副自命不凡的贬低苏艾萌的时候,裴骄心底就不断地蹭蹭蹭的窜气了一团子火,语气纷纷不平的恼怒道。

    “”

    闻言,慕云赫在另一头沉默着没有说话,心里面却在不断想着电话里的女孩子,现在过得到底怎么样。

    是好呢?还是不好呢?有没有那么一瞬间的时候,是在想自己的呢?

    见男人久久都没有开口说话,裴骄一个心焦急万分,一边又很是生气刚刚慕云赫冲自己说的那些话,一边又很是焦作的希望可以得到一个有用的办法。

    “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啊,我怎么要被急死了。”

    闻言,兴许是真的有良心了,慕云赫一脸悠哉悠哉的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淡淡的道到了一句。

    “这个事情你和我说也没有用,她怀的又不是我的,我没有办法替云哲玺做决定,也没有办法去左右苏艾萌的想法。”

    “那该怎么办呢?!”

    闻言,裴骄还未等慕云赫将所有的话表达完毕,就急忙迫不及待的开口说话了。

    慕云赫一脸不悦的蹙了蹙眉头,神情有些小小的不满,语气淡淡的说道。

    “你还是和云哲玺联系吧,自从你们跑了以后,云哲玺就回家了,没有在留在国内。”

    虽然是有猜测过云哲玺此刻会待在家里,相对于他这样事业刚起热的大忙人,待在家里的时间和几率应该没有那么的大。

    所以当从他口里得知他不在国内的消息,裴骄还是很震惊的。

    裴骄又沉默了一会儿,片刻,两人之间好像搭上了特殊的一种默契,你不问我不答电话就好像是自己默默的断掉的。

    电话被切断的片刻,裴骄才缓缓的找回自己的思绪,不知为何神情尽显的有些失落窗外早就是一片暮色,很奇怪的是今天难得天空中一颗闪耀的细小晨星都没有。

    就好像如同她的心情一般,整个天际都透着一股子估计与落寞的感觉。

    裴骄一脸疲惫的躺倒了被子里,轻轻的合上了一双杏仁大小的眼眸,呼吸轻到在这寂静的空间中,都很难捕捉到。

    第二天早上,裴骄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看看现在的时间,发现已经临近中午10点左右了惊得一下就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慌忙不已的跳下床冲出了房间。

    她冲到了楼下,在客厅内看了看,又跑到厨房和小餐厅看了看统统都不见苏艾萌的身影,裴骄拉开了厨房里面的洗手间的门,盯着一颗乱糟糟的头发朝里面瞧去。

    咦?没人。

    见状,裴骄收回了自己的脑袋,默默地想了想,一脸不可置信的怀疑到,不会是这个时候了,还没有睡醒吧?!

    裴骄带着一脸难以相信的面容,拖着轻快的步子蹬蹬蹬的几下就冲到苏艾萌的房间门口,手上动作轻巧的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语气也十分轻柔低细的叫唤道:“小萌你醒了吗?已经十点了,你还没有吃早饭呢,宝妈是需要每时每刻都补充营养的。”

    静默了一会儿,裴骄将右耳凑到了门边上,尖尖的竖起了自己的耳朵,倾听着里面的声音片刻,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声响。

    裴骄一边又敲了敲门轻声唤着,一边右手动作放到最为轻细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推开着苏艾萌的房门。

    “小萌我进来了啊,快点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了。”

    门一推开,放眼望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哪里还有什么苏艾萌的影子啊,被子都被整整齐齐的叠在了床头短时裴骄整个人都懵住了。

    待她缓过神的时候,整个人都变的有些慌不择路了起来,整个人神色慌张的推开了房门冲了出去,急急忙忙的就连脚下的拖鞋掉了都不自知。

    “咔!”

    公寓们应声被从外拉开,裴骄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一脸期盼又焦急的盯着那扇房门。

    映入眼帘的便是苏艾萌一张神情气爽的小脸,裴骄这才缓缓的松下了一颗紧紧悬着的小心脏。

    一张小脸上不满了不悦的神情,好看的眉头紧紧的蹙着,一边光着一只脚丫的一路小跑到她的面前,纤细的长臂挽上苏艾萌衣袖高高卷起的胳膊。

    “一大早上的你玩惊魂啊!吓死我了,还穿的这么少!不会冷的吗?”

    闻言,苏艾萌一脸失笑的看着面前冲着自己一脸数落的裴骄,神情没有一丝丝的不悦眼底噙着丝丝满足的笑意。

    “不用担心啦,我只不过是起太早了,出去走走散了个步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啦!”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