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 171 我听到她们电话了。

171 我听到她们电话了。

手机阅读  书名: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氧乐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最新章节!

    闻言,苏艾萌一脸失笑的看着面前冲着自己一脸数落的裴骄,神情没有一丝丝的不悦;眼底噙着丝丝满足的笑意。

    “不用担心啦,我只不过是起太早了,出去走走散了个步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啦!”

    苏艾萌一脸没所谓的拍了拍裴骄的手,一边带着满脸幽怨的裴骄往客厅内走,一面又仔仔细细的将面前的苏艾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看着她安然无恙的模样,一颗悬着的心也不由得松懈了下来。

    “你说你一大早上的,想要出去不知道来叫上我吗?万一,假设要是万一有个什么事,你说说,该怎么办!”

    裴骄一脸严肃的冲着苏艾萌说道,见状,苏艾萌也没有反驳,一脸可怜兮兮的眨着双眸。

    “好吧,下次注意!下次我肯定会叫醒你,然后一起去。”

    “一定要记住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说着,裴骄还是不由得露出了一副警色的眼神,盯视了她一眼。

    “好好好!我保证!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一定会死皮赖脸的拉上你的,好吗?”

    苏艾萌竖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贴在自己的耳边,一张小脸一本正经的盯视着裴骄,认真的说道。

    见状,裴骄一脸乖嗔的收回了自己的眸子,绷着一张小脸松开了苏艾萌的手走去,苏艾萌眼瞬一瞬不瞬的紧紧的盯视着她的身影。

    只见裴骄在厨房门口的位置,转了一个弯,径自走进了厨房;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饿了,进去弄吃的了。

    见状,苏艾萌也一脸放松了下来,走到了客厅内一边的柜子面前,拉开了面前的玻璃窗门,从里面抽出了一瓶甜味的牛奶,还有两包薯片。

    一脸优哉游哉的回到了沙发前,模样甚是懒洋洋的窝进了沙发内,一边戳开了牛奶盖子,一边撕开的薯片的包装;惬意的享受着。

    时间一晃就到了正午的时候,裴骄愣是埋在厨房内捯饬了整整两个小时,要不是墙壁上的时钟响了,苏艾萌还浑然不觉时间经过的如此之快。

    苏艾萌刚准备起身过去厨房看看,裴骄究竟是一个人在里面捯饬一些什么,刚走了没几步,还没有到厨房门口,就看见裴骄端着一个煲,一脸急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沃大沃大~”

    见状,苏艾萌连忙一个激灵闪开了身子,一脸惊恐的回头看向那个已经直奔小餐厅去的裴骄,紧跟其后的走了过去。

    “小骄,这是什么啊?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在里面捯饬了那么久,两个小时!就是为了这一堡汤吧?!”

    苏艾萌想要伸手去揭开陶瓷盖看看,好好闻一闻里面的香味,可是手刚伸出半路,就被裴骄给狠狠的打了回来。

    “干什么干什么,刚出锅的东西,烫死了你还敢用手直接去碰,想烫出泡啊?!”

    裴骄神情一脸不悦的睨嗔了苏艾萌一眼,语气颇为无奈的指责道。

    听言,苏艾萌一脸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手背上有些泛红的裴骄打着掌印,有些可怜兮兮的瘪了瘪嘴角。

    裴骄看着苏艾萌这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心中一动,终究还是败在了不忍心上面;伸手,直接就这样徒手的揭开盖子。

    滚烫的温度直直传递到皮肤基层,眼看着裴骄的两根手指瞬间就变红了,她一脸吃痛的快速丢下了盖子,手指紧紧的捏着自己敏感冰冷的耳垂,减温着。

    见状,苏艾萌一脸心疼自责的拉过了裴骄的手指,冲着那两根被烫的通红的手指不停地‘呼呼呼’着吹着凉气,一面赶紧拉着她跑进厨房。

    拧开了面前的水龙头,将温度调到了最右面的冷度,一个劲的冲着。

    裴骄看着苏艾萌一脸紧张不已的模样,一股子暖暖的热流一点一点渗进了心底,裴骄一脸感动的目视着正仔细给自己冲洗手指的苏艾萌,声音尽量放到最柔和的音调说道。

    “没事啦,我又不是什么较弱的千金大小姐,这一点点上不足为奇啦!不要弄得这么紧张啊!”

    说着,裴骄一脸满不在乎的收着手,想将自己的手从苏艾萌的怀里抽回来;就听见苏艾萌抬起眼眸,一脸厉色的瞪视了她一眼,口气很是不好的低沉道。

    “还不严重还不严重!你看看你的这两跟手指都开始气泡了!”

    裴家顺着她的声音看了过去,果不其然,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两根葱白的只见已经开始一点点逐渐的泛起水泡起来

    一开始不知道的时候还并不感觉的到疼,现在这一看到了,尤其是从流动的凉水下拿了出来,裴骄顿时只觉得自己的两根手指火辣辣的疼。

    就像是在撕裂开的伤口上抹上了一层巨辣的辣椒一般,疼的直叫一个钻心啊!

    裴骄紧紧的拧着自己的一对好看的眉毛,原本平整饱满的额头也被她疼痛的力道给深深的拧出了一个川字。

    见状,苏艾萌也不再忍心再继续吐槽她了,一面用嘴吹着凉气,一面安慰着将女孩的手又重新带回了冷水之下。

    “再冲一会儿,我先去给你那一个烫伤膏和纱布,这几天就先不要再用这个两只手指了,等下要是在弄伤了,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苏艾萌说着,一边松开裴骄的右手往后转移着,听言,裴骄也一脸乖巧老实的点着头;视线调转着头,依依不舍的看着苏艾萌去给自己拿药。

    苏艾萌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巧合还是什么,前段时间走到药店的时候,她一颗心就认定了要买一只烫伤膏回去;这才多久啊,就真的派上用场了。

    可见有时候心底的预感是很准的,苏艾萌弯着身子在自己床头柜下翻出了医药箱,拿出了那只崭新还从未使用的烫伤膏回到了厨房。

    “好了冲的也够久的了,回客厅涂药吧。”

    听着,裴家关掉了水龙头,转身屁颠屁颠的就紧跟着走了出来,看着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的人。

    视线又看向茶几上的那只烫伤膏,脸眸露出了一脸很是无奈的表情,这还真是有预告的吗?!

    上次苏艾萌坚决要买的时候,她还一个劲的在反对来着,这现在忽然自己就要用了;说着的着实有一种尴尬的感觉。

    “嘶~!”

    棉签碰上伤口的那一瞬间,裴骄忍不住低声的痛呼了出来。

    眉头深深的紧拧着,见状,苏艾萌无声的叹息了一口气,凝视着她伤口的模样更为小心谨慎了起来;动作极致温柔,一面轻轻的吹着,一面动作轻柔的轻喷着伤口。

    很快,在苏艾萌又是小心又是仔细的上药,裴骄的两只葱白的手指便已经包扎好了。

    苏艾萌一边收拾着桌面上的垃圾,一边看着她玩弄手指的模样,语气不大好的叮嘱道。

    “说了不要动了,等下伤口加重了,你就有的受了。”

    裴骄一听苏艾萌这种严肃不好的口气,顿时就没了动作,老老实实的收好了自己的手指,不在乱来。

    说到底也不是说裴骄就真的有多么害怕伤口加重什么的,她就是不希望苏艾萌因为担心自己而生气。

    毕竟人家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正在生长的小baby,不可动气也不可动怒,凡事都应该迁就她才对。

    闻言,苏艾萌看着瞬间就没了声音的女孩,不由得好奇的掉转过视线看了过去,就见她一脸憋着的小脸;蹙了蹙眉头。

    “你这是在干嘛?我是有给你禁声吗?干嘛一脸憋着憋着的模样啊?!”

    她不大喜欢这样的裴骄,尽管她是担心她,但是还是不希望她因为一些外在的因素而去改变自己的作风,强忍自己的想法。

    “呵~哪有;我堂堂裴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有憋屈的脸!”

    闻言,裴家一脸高傲的咧开嘴角一笑,眼底透着一股仿佛是在说笑的情绪,视线一瞬不瞬的凝视着苏艾萌;仿佛是在认真地告诉你。

    你看错了,我裴骄是不会出现那种委屈憋屈之类的神情。

    见状,苏艾萌一脸笑笑不悦的睨视了她一眼,嗔笑了笑;面上故意表露出一脸很不高兴的模样,手指弯曲着在裴骄的头上敲了敲。

    “别以为你就这样抹好药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刚刚也不知道是谁再说,自己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这点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一上药顿时就原型毕露了!”

    闻言,裴骄还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垂下了脸眸,两颊泛着些许绯红,一脸娇憨的模样看起来还颇有些可爱的意味。

    苏艾萌嘴角噙着笑,一脸调戏意味的伸手在裴骄发烫的脸颊上捏了捏,发出了低低的轻笑声。

    “呵呵呵”

    裴骄一脸没好气的怪嗔了她一眼,负气的站起身朝厨房内走去。

    苏艾萌还有些纳闷,就见到裴骄两只手有些吃力的将另外的两盘餐端了出来,对上苏艾萌的视线,一脸子幽怨的口吻说道。

    “吃饭啦!大宝妈。”

    闻言,苏艾萌不由得一笑,面上挂着甜甜的笑意,顺着裴骄走着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消一会儿,两人就像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到底是怀孕的人,食量大得惊人;整个过程下来,裴骄都被震惊的有些瞠目结舌了起来。

    吃完饭以后,苏艾萌主动强烈要求自己洗碗,拗不过她;裴骄就只好将这一重大责任给了苏艾萌。

    但是任旧不放心,裴骄几乎是一步都不离的紧紧跟在苏艾萌地身后,目光一瞬不瞬的直直的盯视着她;眼神仔仔细细的盯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深怕一个不住就伤了她。

    “诶诶诶!这个不是这样的,这样很容易伤到你的手的。”

    裴骄一看到苏艾萌就准备直接徒手朝洗碗棚子里面伸去的手,连忙着急的大声喊着停,苏艾萌也是被她的声音给唬住了,双手悬在空中一动不动的转头看向裴骄。

    一脸子疑惑不解的开口问道:“怎么了?”

    “你要带手套啊,现在你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一个人了,肚子还有一个小宝宝等着你细心的呵护她,假设就是这样去洗的话,到时候手上会残留很多有毒物质的。不安全!”

    裴家一边头头是道的说着,一面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面抽出了一副崭新的手套,目光愣愣的凝视着眼前给自己戴手套的人。

    “你这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平时自己洗碗的时候也不见有见到过这个东西啊,更不见过裴骄她自己用过,忽然就冒出来了,这也太突然了吧。

    “买的啊!昨天买的啊。”

    闻言,苏艾萌看着裴骄一脸认真仔细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动,嘴角划出了一抹子淡淡的好看的笑意。

    “谢谢,小骄。”

    抬眸,裴骄露出一副懒得搭理你这个神经病的表情,一脸鄙夷的冲她直直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埋怨道。

    “是不是怀个孕把脑子都给怀傻了?我们之间什么时候需要你说谢谢了?”

    听言,苏艾萌没有出声,只是一脸淡淡的浅笑着;从始至终苏艾萌嘴角都一直挂着一抹浅笑。

    而,裴骄从始至终也一直都是用着一种特别的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她所以的动作。

    ***

    h市,

    慕云赫自从挂断了那通电话以后,思绪一直都处在一种神游云外的状态,目光毫无波澜的平视着前方;右面颊上被深深的打出了一片阴影。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无澜的声音,慕云赫牵了牵嘴角,语气稀松平常的说道。

    “我接到她们电话了。”

    “……”

    对面传来了一片静默之音,良久,对面的男人才再度缓缓地开口,而这一次的语调变得更加的冷漠无奇。

    “哦”

    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而,此刻的内心早已波涛暗涌,所有愤怒的思念的欣喜的冷漠的情绪一拥而上,统统一并纠缠在他的一颗心脏上。

    云哲玺神情有些复杂纠结的拧了拧眉头,握着手机的手也在不自觉的过程中收缩着,直接分明的关节处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