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 244 我是当年的阿赫,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

244 我是当年的阿赫,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

手机阅读  书名: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氧乐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看了一眼,没有好气的转身离开的房间内。

    而另一边的裴家,一屋子大大小小的人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婚事。

    对!你想的没有错!

    她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裴骄和慕云赫的婚事,裴骄一脸难为的站在她们中间,看着一个一个谈论的火热,压根就不理她的姥爷和爸妈她们。

    “妈!你不要瞎掺和了。爸,你理智一点啦!”

    裴骄一手将兴奋的裴老妈拉开,看着渐渐也迷失理智的老爸,喊道。

    可奈何是这样,大家也没有一个人有正眼敲过她一眼都沉浸在那激烈的讨论声中,无法自拔。

    一旁站在观看的慕云赫,双手环胸,嘴角微微向上扬着他好像很是享受这样的场合,仿佛男猪脚不是他一般,看的津津有味。

    裴骄时间对上男人,见状,慕云赫感受到一道怨怼的视线以后,他微笑着装过头,冲着一脸愤愤不平的裴骄,嘚瑟的勾了勾嘴角。

    似乎像是在挑衅她,见状,裴骄那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啊慕云赫越是这样刺激她,她就越是上当。

    裴骄深吸了一口气,一脸不满的扯着嗓子大声怒吼了一句:“姥爷!姥姥!爸!妈!你们别瞎闹了!什么订婚啊,什么婚宴啊!我还这么年轻,最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想和他在一起。”

    她裴骄又不是什么很差劲的女孩,要身材又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要钱有钱的不管是哪里都是上优的条件。

    她那里需要这样被催着结婚的?!

    闻言,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谁也没有说话众人的视线第一时间纷纷瞟向了一旁的慕云赫,有同情又心软。

    裴骄看着大家这副心疼男人的目光,心底就有气,最重要的是那个臭不要脸的死男人,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装出一副自己被抛弃的模样。

    欧!真的是要死了,要死了!

    裴骄一副心梗的用力追打着自己的胸口,视线鄙夷的看向身后的男人道。

    “你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

    见状,姥爷看不下去了,平时虽然是由着她任性,任她胡搅蛮缠只要她开心就好。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她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了,不仅有了自己的男人,还有了和自己最为亲近的宝宝。

    要是在这样继续放任她胡闹下去,以后的生活那还要怎么过?

    “小骄!都已经是一个宝宝的妈妈了,还这么胡闹!”

    姥爷子厉声的呵斥了她一声。

    闻言,裴骄顿时就觉得有些委屈了,嘴巴委屈的瘪着凭什么这个男人一出现,就打乱了她的所有生活轨迹。

    先是欺凌她,又是霸占她,折磨她这还不够吗?难不成这个男人真的要成为自己此生一辈子的噩梦吗?!

    她不要,她死都不要。

    “如果你们是觉得我给你们丢脸了,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搬出去,不用你们的关照我可以去把她打掉,从头来过”

    话还没有说完,迎面迎来的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裴骄整个头都被这道重力打到偏向了一侧久久不能恢复。

    “混账!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的心肠怎么可以这么恨,这么硬!这是你的亲生骨头啊!是你身体里衍生出来的一个生命,你就这么狠心说不要了就不要了?!”

    没错,狠狠的打了裴骄一巴掌的,并且忍痛说出这番难以接受的话的人,正是裴骄的老妈。

    她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儿,心底又多疼惜这个女儿,刚刚那一巴掌下去就有多狠。

    她的心不是不痛,但是更人她觉得伤心的事,她从小宠着长大的女儿因为赌气,说要把这么难得的一个小生命给打掉。

    这是他们一家人最最最不能理解的事情。

    裴骄侧着脑袋,黄豆一般大小的晶莹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吧嗒一下低落在地上。

    这是平生以来,第一次挨巴掌,裴骄的一颗心仿佛任千万细绳一点一点狰狞的撕裂一般,痛彻心扉无法形容。

    空气中瞬间蔓延起来了一片子死寂,所有人都抱着一颗紧张的心看向她就连一直报以玩味的慕云赫,也一反常态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身前站着的小女人。

    这个女人这么要面子,从小到大都是被人从在手心的小公主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硬生生的挨了自己老妈的一耳光。

    他心底有些打鼓起来,他一开始确实只是好玩,想着到时候婚礼真的举行的时候自己逃回去就好了。

    可是看着大家这么热烈的探讨,还有和她的相处他发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爱上了这个冷面无常的女孩。

    “咔吱”一声响。

    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好奇的转移了过去,迎面走进来了一个男人,见状,所有人都不由得吃惊了起来。

    这个在部队里已经呆了9年多的男人,居然舍得回来了?还在这最要命的关键时刻出现是要来帮裴骄的,还是纯属巧合?!

    “小骄。”

    男人语气温和,轻轻地唤道了一声。

    听言,裴骄猛地转过身子,视线定定的看向身后挺拔站定在门口的男人,刚刚好不容易收住的温热眼眶,再看见那个久违的男人以后。

    顿时,猛地一下全都涌了出来,那惨烈的模样仿佛就像是要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心酸和委屈一并发泄了出来。

    裴骄哭着朝男人跑了过去,“羽炯你这个坏蛋!说好了要带我一起走的呢?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裴骄一脸愤怒的冲着男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一把利刀一般,狠狠的瞪视着眼前的男人双手确实很诚实的紧紧地扒着男人的身体。

    死死的抱着,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足以得到一丝丝安全。

    “怎么了我的傻丫头,怎么哭成泪人了?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裴羽炯一脸不打紧的说着,动作极为宠溺的轻轻拨动着她的发丝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一旁站着的慕云赫。

    慕云赫的一张脸色宛如吃了巨臭的粪便,全程一张表情臭道不能在臭。

    “死羽炯这个家已经没有我可以待得位置了,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再这里生活了。”

    一句不想在这里生活了,深深的打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尤其是刚刚打了她一耳光的裴母,更是被深深的歉疚包裹着,无法言喻。

    听言,裴羽炯看了看在场所有人,又看了看自己怀里心意已决的小女孩,深邃的眸子暗了暗轻轻的点了点头,道。

    “好,我带你走。”

    闻言,裴骄顿时就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亢奋起来了。

    只要裴羽炯肯带自己走,那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左右她,因为即便是这个家里的最为权贵的长辈,也没有能力可以撼动裴羽炯所做的决定。

    亦如当年裴羽炯走的时候,裴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和那个心肠冷硬的男人,走的如此的诀别。

    心底的那种痛早已不是用话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

    “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裴骄刚一离开裴家,裴母就一副顶大天的绝望的,仰天长叹了一句。

    见状,一旁的裴父看不下去,步伐轻轻的走了过来,大手轻轻的拦住女人的肩头,柔声的安抚道。

    “不要担心,小骄不会那么绝情的,她想通了会回来的。”

    “可是我打了她啊!亲手打了她。”

    谁不知道裴骄的性子,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就无法改变,而且她从小就一直羡慕她这哥哥,成天说说他洒脱不羁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像他一样。

    现在有机会了,而且还是在被伤了心的情况下,大家心底都知道,裴骄这一次可能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看着裴母这副悲痛的心境,大家谁也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的慕云赫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默默的离开的裴家。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这么一天自己会亲眼看见,自己是如何为迫使裴家逼走了裴骄。

    甚至如今他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了,可是她呢?她又在哪里,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可以见到她呢?

    被护着离开了裴家以后,裴骄神情涣散的坐在车内,视线飘忽不定的看向窗外,一幕一幕闪过的街景。

    良久,她淡淡的开口,像是询问空气一般的问话。

    “你怎么会忽然回来?”

    突然道让人觉得措手不及,可又务必及时的挽救了濒临绝望的心。

    “是小萌,”裴羽炯言毕,顿了一下视线悠长飘远仿佛是在回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张了张口道。

    “其实一直以来你们的生活我都了如指掌,”这句话说完,他感受到了女孩异样的眼光,轻轻笑了一下,道“你放心,我是你哥。对于你,我还没有那么卑鄙,也没有那么小人”

    “是小萌,在我离开的那一年,她就想尽了一切办法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每一天她都会把你们所发生的快乐的事情,和不愉快的事情统统给我透过文字阐述一遍。”

    “也是这样,我很庆幸我没有缺失这么多年以来你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的邮箱里面没有再出现关于你们的生活,更多的是取而代之的几个只言片语我就感觉到,你们现在的日子应该没有以往的那么轻松了。”

    说实话,裴羽炯虽然对旁人都是冷眼相待,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他从来都是大心眼里的疼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喜欢的不得了啊!

    那模样仿佛就像是恨不得把天上最闪亮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她都觉得不够。

    如果要不是那年发生的那些事情,或许他也不会选择毅然决然的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自己心爱的宝贝妹妹。

    听着裴羽炯的这番话,忽然觉得苏艾萌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自己,而这些秘密都是给自己和老哥创造维系紧密关系的事情。

    她很感动,但是对于自己眼前的这个哥哥,她还是有一肚子的疑惑。

    因为最近的这段时间,她和小萌几乎没有很多单独相处的时间,就连以前一同回家的乐趣也被无情的剥夺了,她是真的挺恨那个男人的。

    “所以,你就决定回来一探究竟?!然而我还很不凑巧的让你撞见了那么狼狈可怜的一幕?!”

    言毕,裴骄突然有了一种很是搞笑的心态,这到底都是什么事自己的老哥好不容易千里迢迢的赶回来看望自己。

    结果却很不辛的被他撞见了,自己此生以来最狼狈,也是最可笑的一幕。

    闻言,裴羽炯眉头深深的拧着,脸上的表情有点不是那么好对上裴骄嘲讽自己的神情,微微道了一句。

    “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这样对你,你放心,从今以后我来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闻言,裴骄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那种从内心深处的相信,即便是不回答彼此也是可以感受道的。

    车子在黑夜中缓缓行驶,不知道是行驶了多久,直到抵达目的地以后裴骄已经不省人事的沉睡过去了。

    裴羽炯很是轻松的将女孩从副驾驶位子上抱了出来,一路朝深处走去视线坚定不移。

    打开门,裴羽炯没有第一时间就去打开灯光,而是顺着微弱的月光在黑暗中摸索着,朝楼上精心为她准备的卧室走去。

    他舍不得吵醒面前睡得一脸恬静的女孩,太久太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看过眼前的女孩了,裴羽炯轻手轻脚的给女孩擦拭了面颊以后,动作轻柔的在一旁坐了下来。

    视线饱含深情的凝视着床上,此刻正睡得香甜可爱的裴骄。

    “这么多年没有见,你睡着以后的习惯还是没有变。”

    裴羽炯笑着看着面前,将被子死死的夹在自己的一双白花花的大腿缝隙里无奈的轻笑了笑,宠溺的意味显而易见。

    他伸手,动作极为轻柔的去拉着另一半被她冷落的被子,轻柔的给她盖了过来。

    “傻丫头,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有我我会第一时间的给你挡在前面,让你不再受任何一丝的伤害。”

    言毕,裴羽炯起身,步伐轻悄的退出了房间。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