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手机阅读  书名: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氧乐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等到她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凌晨12点了,整整昏睡了32个小时醒来的第一刻就是捂上了自己的肚子。

    “我的孩子呢?”

    一痛,云哲玺眼睛痛楚的看着此刻满脸苍白的女孩,面对她的问话,他张了张口,一脸为难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苏艾萌眼看着云哲玺一脸很是难为的表情,心下一抽,一脸呆滞的停顿了一秒,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播放键一般一动不动的像个雕塑呆桌在床上。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宝宝,妈妈对不起你真的真的对不起你。”

    苏艾萌一脸失神的喃喃呓语道,目光麻木不仁的望着前方。

    看着,云哲玺心如刀割一般缓缓的迈动着步子靠近,伸手将女孩拥进了怀里,大手带着丝丝暖意,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拍抚着女孩的肩膀。

    “小萌没事,小萌不难过,小豆豆的爸爸在这里呢,我已经答应小豆豆会帮他好好照顾妈妈,等他下一次再度回来陪你。”

    闻言,苏艾萌眼眶顿时一热,小脸憋的通红说话的声音一抽一抽的低低呜咽起来。

    “嘶唔嘶唔”

    小豆豆这个小昵称,是当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怀孕了,产检的时候看到b超里面的小阴影,一时兴起取得。

    后来越加越喜欢,越加越觉得很亲昵,这个昵称谁都没有说过,只有在她们母子二人单独在一起的状况下才会叫的。

    苏艾萌想不到云哲玺是怎么知道的。

    兴许是感受到了云哲玺若有若无放纵的安抚,苏艾萌哭着哭着,原本是低低的呜咽声逐渐一点一点转换成了放声的嚎啕大哭。

    裴骄站在旁边看着,心底紧紧的揪着很不是个滋味,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的时候,门口,缓缓的走进了一个人。

    沈欣欣面露焦急的提着一篮水果走了进来,步伐匆忙的走进了苏艾萌的床边,看见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的女人。

    目光微微暗了暗,语气担忧的开口,好心的询问了一句。

    “小萌,你不要紧吧听说你小产了,没事,现在你年纪还孩子的事以后还多的是机会,你不要太难过了,这是我买的一点”水果。

    话还没有说完,沈欣欣蓦地就被拽过了身子,衣领处一只白皙的手正死死的大力揪着。

    她一脸惊恐的凝视着近在眼前的女孩,裴骄一脸怒火中烧的瞪视着眼前虚伪的女人,一双黑瞳此刻正泛着重重火光。

    “说!是不是你!”

    “什么?裴骄你吓到我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闻言,沈欣欣一脸惊慌的摇了摇头,满腹不解的看着眼前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女人。

    裴骄看着沈欣欣一副恶心虚伪的嘴脸,忍不出嗤笑出了声音,目光鄙视厌恶的睨嗔了女人一眼,哼声道。

    “你不要再装了,肯定就是你苏艾萌受伤的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向外透露过,你是怎么就知道了还这么准确无误的找到了病房里来?”

    听言,沈欣欣一颗心愣登一响,眸光不安的闪了闪,努了努嘴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苏艾萌倏地推开了身边的男人,虚弱的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下床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了两人面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裴骄下手真的太重了,苏艾萌到了的时候,沈欣欣好像是因为憋气,一张画着精致淡妆的脸,硬生生的憋得通红。

    仿佛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因此而窒息。

    苏艾萌冷冷的注视了她一眼,伸手,用着自己此刻吃奶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带着狠劲掰开了裴骄的手,将女人拯救了出来。

    刚得到解救的沈欣欣,一脸迫切的深呼吸着,抬眸,神情无比感恩的看向苏艾萌,还未等她开口一个响亮的巴掌就甩了下来。

    “贱,人!”

    沈欣欣一脸错愕的望着眼前,双眸猩红狰狞的苏艾萌没有想到身体如此虚的苏艾萌,此刻力气还居然如此之大。

    打到她现在整个耳朵都开始止不住的发出了嗡嗡的响声,完全反应不过神来。

    “小萌,你误会我了。”

    因为那个响亮的巴掌声,沈欣欣开口的时候,还是完全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勉强的将分贝提高了几个度。

    身后,云哲玺担心沈欣欣会报复,不管当下到底是不是她策划的,她的嫌疑已经是很明显的一个事情了。

    云哲玺大步走到了苏艾萌的身边,一手紧紧的揽过了情绪激动地苏艾萌,大手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拍抚着。

    视线不带一丝感情的冷冷的注视着眼前,整个右脸包含一只眼睛都红肿的不得了沈欣欣,下逐客令道。

    “我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现在,就当下我一点都不想要看到你,最好是赶紧麻利的带上你的东西给我滚,不然我要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后果自负。”

    闻言,沈欣欣看了一眼,一脸散发着恐怖至极气息的男人,怔了一秒即便是一直以来的纠缠,沈欣欣也不曾有见过男人厌恶到,露出这般可怕的神情。

    沈欣欣一脸畏惧的缩了缩脖子,转身,就如同一只过街老鼠一把,仓皇逃窜的逃离了病室。

    见状,裴骄还是一脸极度不解气,看着被沈欣欣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篮,大步快速的走了过去一脸嫌弃的提着朝病房外,沈欣欣的背影处砸了过去。

    好巧不巧,沈欣欣即便是逃得快,还是没有未能幸免被沉重的果盘撞了一下小腿,顿时一软,整个人就朝前面扑了下去。

    见状,裴骄一脸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抬脚就准备走过去,却被病房内缓缓走出的慕云赫给钳住了手腕,慕云赫淡淡的摇了摇头,一脸反对的蹙着眉头道。

    “不要去了。”

    毕竟人家在国外,家庭背景还是很雄厚的,虽然不足以抗衡,但是沈家一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譬如今天的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

    现在不过去,不是给她捡漏子,而相反的是更好的保护了自己。

    裴骄不能理解,回头,一脸不甘心的瞪视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慕云赫一眼。

    “放开!为什么不让我上前,为什么要这么便宜的就让她给跑了。你知不知道小萌这一次受了多大的伤害!”

    裴骄说着,情绪都开始有些止不住的崩溃起来,奋力的甩着被男人牢牢钳住的手。

    慕云赫此刻就像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大力士,抓着裴骄手腕的手,并没有因为她的剧烈挣扎而有一丝丝的松动面无表情的拉着抵死不从的裴骄回房间。

    回到病房内,裴骄下意识的抬眸,神情紧张关切的寻找着苏艾萌的身影却发现苏艾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身边,云哲玺一动不动的陪护着,对于刚刚进来的她们置若罔闻神情无比专注的凝视着床上的女人。

    视线沉沉的垂着,浓密的长睫挡住了云哲玺所有的一切情愫,周身散发出了浅浅淡淡的悲凉。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底的感受,他也不曾表露出自己一丝丝的情绪,沉浸到裴骄都错觉的以为,他快变成一座雕像了。

    裴骄愤怒的甩开了慕云赫的手,冲到了男人面前,一把用力的推掉,云哲玺放在床上的手。

    “就是因为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们不需要你现在过来假惺惺,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小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她现在还会是以前那么满脸幸福,无忧无语的女孩子。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小萌也不会想要在看到你!”

    “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裴骄冷冷的逐客道!

    一边恶语相向,裴骄一边止不住的发泄着自己的一腔怒火,一把抓着男人的身子,就朝外面撕拽推搡着。

    裴骄的吵闹声很大,苏艾萌轻轻的蹙了蹙眉头,就好像是形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她没有睁开眼睛,云哲玺也没有反抗。

    被推到门口的云哲玺,视线还是一瞬不瞬的紧紧凝视着床上闭目沉默的女孩身上。

    “碰!”

    伴随着房间门被重重的关上,两人之间就像是被隔上了厚厚的一副石墙。

    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不愿意出来。

    苏艾萌缓缓的睁开双眸,视线空洞麻木,定定的看向头顶上,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很想哭,可干涩的眼眶就像是许久未留水的干枯河堤,一滴眼泪也留不出来。

    只是这么怔怔的出神的望着。

    转身,裴骄就看见苏艾萌满脸绝望的望着天花板,视线空洞无望的看着。

    心底一抽,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一团,生疼不已裴骄心疼的看着床上的人,缓缓的移动着步伐朝床上的人走去。

    手轻轻的落下,在女孩的面颊旁抚了抚,说话的声音深怕叨扰了女孩,语气极为轻柔的道了一句。

    “小萌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代表着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太难过了我相信小豆豆还会回来找你的。”

    “哟,还有一个会出气的人啊?!”

    裴骄踹了踹地上的人,巨大的男人顿时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腰腹,难受的转了一个反向。

    看着,一旁的黎芷欣也从后面的沙发内站了起来,走到了女孩的身边,懒懒道。

    “一个晚上的时间,你该折腾的饿应该也都折腾完了吧,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去处理吧保证比你利索,手脚比你麻利。”

    裴骄转眸,一脸极度不懈的看着身后那一排的男人。

    真的很难理解,昨天晚上居然是在他们这群众目睽睽的黑衣人眼睛下,睡的觉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看着面前一个一个被拎起来往外走的男人,裴骄一脸不屑的抓住了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咔咔”两声响,就听见男人悲痛的哀嚎声。

    “嗷”

    裴骄拍了拍手,淡淡了瞟视了男人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见状,黎芷欣看了一眼,一脸大小姐模样的裴骄,绕过了地上的一片凌乱走到了包厢面前。

    “玩够了吧,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闻言,裴骄一脸不爽的瞟了她一眼,开口语气冷冷的说道。

    “谁和你玩了,我告诉你,他们没一个人都不能比我刚刚那个人下场好,不然苏艾萌的伤就白受了。既然你信誓旦旦的说你手下人会比我做的麻利,我希望不要让我看不起。”

    “我会等你的结果的。”

    说完,裴骄转身头也不会的离开。

    病房内。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苏艾萌便已经醒了,看了看除了自己以外好无其他,空荡荡的病房心底有些失落。

    苏艾萌翻身下床,刚走出一步就被牵绊住,一回眸,就看见了右手背上还吊着一个针罐头顶上方有一个剩下半瓶的药瓶。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云哲玺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提着刚刚跑出去买的早餐,看到面前已经站下地的苏艾萌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苏艾萌没有说话,视线淡淡的定格在面前一脸关切安顿自己的男人,她被男人缓缓的按回了床边视线顺着他的语气和动作,缓缓的移向一旁。

    “医生说你最近都不可以吃太过腥辣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下去给你找了一家商铺,让他给你炖了一碗汤,和一碗小米粥。”

    闻言,苏艾萌视线淡淡的定格在男人手中的动作上,看着他把还热气腾腾的早点,一个一个的揭开摆放在自己的面前。

    “你是想先喝粥,还是想先喝汤?”

    云哲玺一脸温柔的开口,询问道。

    听言,苏艾萌视线定定的看向床头柜上,正因热死而生出许多水珠的塑料袋中的东西,手缓缓的抬起,直直的指向它,道。

    “我想吃那个。”

    闻言,云哲玺看了看一旁随手给自己买的油条和豆浆,一脸为难的装过头就对上了苏艾萌一脸坚定不移的视线。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