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手机阅读  书名: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氧乐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最快更新误惹霸道校草,我的贴身萌小乖最新章节!

    闻言,苏艾萌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当男人提及之前的那个事情以后,一脸轻松的笑了笑点着头。

    “嗯,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闻言,成治御还是一脸很配合的认真想了想,半响,语气一副很是轻松的开口说了一句:“我想要的很简单,今天你陪我一天,你后续需要我配合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

    闻言,苏艾萌沉默了,有些犹豫的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她心底一直都知道云哲玺的内心其实是十分介意他和成治御单独相处的可是毕竟是她之前答应过的事情,她不能出尔反尔。

    还有她此刻最想要的人还在人家手里,说不定以后还有需要他的地方,如果现在出尔反尔的话,以后可能在想得到帮助就会更难了吧。

    想到这里,苏艾萌几乎是下意识开口,同意了男人的要求。

    “好没问题,我答应你陪你一天,但是同时你也要付出一点什么才行!”

    成治御当然知道苏艾萌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自己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喜欢苏艾萌这种故意给自己下套的感觉。

    他就是喜欢苏艾萌故意要挟自己的感觉。

    闻言,成治御一脸好脾气的笑了笑,伸手比划出了一个ok的手势后,又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们走吧。”

    见状,苏艾萌起身的瞬间,视线淡淡的回头看了一旁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云哲玺,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此刻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

    她知道他现在很生气,她更知道自己现在要是不走的话,等下就更别想走了。

    毕竟会掀起一场抢人风波的,所以,她要趁着现在他还没有反应的时候赶紧起身离开。

    成治御看着眼前抓着自己手往外面走的女孩,嘴角的笑意不禁加深了,表情一脸宠溺的凝视着身前的这抹背影。

    两人离开以后,空气中安静的有些诡异,裴骄视线轻轻的看了看满脸阴沉的男人呢,其实心底不懂的事,明明就很在意两人在一起为什么还让他们单独离开。

    “云哲玺……”

    裴骄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一旁眼疾手快的黎芷欣给截住了眼神有些无奈的白了女孩一眼,伸手举起了酒杯敲了敲玻璃桌:“来来来,为了庆祝大家又回归到了原位。我们走一个。”

    云哲玺没有搭理黎芷欣,定着一脸冷漠到可怕的表情,转身就离开了菲密斯。

    目视着云哲玺带着一身杀气离开的身影,裴骄有些担心的开口问了一句:“他不会追杀去了吧?”

    闻言,暮云赫朝裴骄投去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轻轻拍了拍了她的手,微笑道:“放心,云哲玺自己心里有分寸。”

    听到回答以后,裴骄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缓缓回身,一脸心不在焉的吃完了一顿烛光餐。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当裴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了一个件干净的房间内,雪白的墙壁,与之前相比完全就是天差地别的区别这个里面散发着淡淡清香,有点像酒香,也有种很清新的感觉。

    裴骄支起身子,思绪不明了的环视的这边的环境,一个装饰突出了这是一间女孩的休息室正当她在思考的时候,不远处的房门就被拉开了。

    “醒来了?”

    裴家不用抬眸,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的声音,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进来的人不是暮云赫尔而是她!

    看出裴骄的疑惑,黎芷欣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眼前的床上的女孩,道。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进来的不是暮云赫,而是我多吧?你放心,他有点事情去处理了,很快就会回来。”

    闻言,裴骄一脸疑惑地抬眸,视线平视着眼前的女人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记得刚开始还在和她们吃着饭,后来不知不觉……为什么她就算连睡着了,也完全不清楚。

    自己不会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裴骄心底不禁泛起了嘀咕,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在眼眶内不断转动着,脸上的表情布满了后怕的神色,轻蹙了蹙眉头。

    见状,黎芷欣看着她进采纷呈的表情,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狐疑的开口问道:“你一个人在哪里瞎想什么呢?”

    闻言,裴骄收回了自己的心情,表情一脸复杂的看向走到自己跟前的女人,轻声问道:“小萌呢,苏小萌,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她知道苏艾萌不是那种很容易打动的女孩,她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答应别人的条件,那想必必定是有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不想像她那种个性怪癖的性格,绝对不会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闻言,黎芷欣露出一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的表情,双眸含笑的凝视着眼前的女孩,笑了笑道。

    “怎么,你很担心苏艾萌吗?”

    听言,裴骄没有说话,只是视线淡淡的凝视着眼前的黎芷欣,点了点头。

    见状,黎芷欣大有一副你放心的表情,对视着此刻满脸疑惑的女人道:“成治御倒是还没有你心底想的那么无赖,他纯属是陪苏艾萌干大事去了。”

    裴骄似懂非懂的听着,心底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率了。

    苏艾萌就是在为自己去报仇了,心底开心是开心,但是你报不准别人以后会不会反击她啊。

    裴骄刚预备说出自己的内心的担忧,就被黎芷欣率先开口打住了:“你就不要瞎想了,你脑子里的那点事情,在我们面前都是不会发生的。”

    “亏你还是世界富豪前几名的裴家人!这样也太怯兜了吧?!”

    说着,黎芷欣不由得露出一脸很是鄙夷的表情。

    看着,裴骄的心底深深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自尊心被践踏的滋味。

    这种感觉让她恼火,又有些羞愤难当!

    “我没有!”

    裴骄一脸愤恨的开口回答。

    黎芷欣听着,只是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表情。

    …………

    于此同时,另一边的苏艾萌渐渐的已经被眼前的这个无聊的男人折腾的有些来火了,一双好看的眸子火光涌动,盯着那人的背影都可以烧出一个洞来了,只可惜的是她的眼神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我说你这个人有完没完了!?我出来不是陪你来闲逛的,你说你要买衣服逛了那么久一件衣服都没有买到,你说你要看装备,这么久了你还是一副都没有买。成治御你是故意来逗我玩的吧?!”

    闻言,成治御听到身后小女孩的埋冤以后,心底不仅是不生气,还有一丝丝的欣喜她终于是忍不住了吧。

    成治御轻笑出了声,双眸含笑的缓缓转身,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的女孩,故意一脸疑惑的开口反问道。

    “怎么,你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苏艾萌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被气笑了的开口说了一句。

    “喂!成治御你别给我在这里打哈哈啊!我答应愿意出来陪你,纯属是因为你同意把那个女人交出来的。”

    闻言,成治御觉得更有意思了,紧跟着反问了一句:“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个女的,不是个男的呢?”

    “成治御!”

    苏艾萌语气有些愠怒的开口低吼道。

    闻言,成治御立马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认真了一些,只是语气中还略微带着一种隐隐约约的笑意。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过去。”

    后来才知道,其实成治御一路上拉着自己走走停停都不是白走的,她们一直都在慢慢朝目的地前进。

    苏艾萌没有想到繁华热闹的深处还有如此一幕,更没有想到这个人气颇为旺气的赌场里面尽然还有这么腐朽的地方。

    苏艾萌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和物,看着眼前满脸狰狞的一遍又一遍扑向自己的女人。

    忽然念头一闪,觉得自己内心的自认为的一些狠毒的手法,在成治御的眼前都不足一提。

    简直就是在关东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

    从刚一开始进来,苏艾萌就在不断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视线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眼前的那个人。

    “邹子雅?!”

    苏艾萌发出惊叹的声音。

    只听见女人发出了一生很是暗哑的闷重声,不知道为什么苏艾萌心底一颤,变得开始有些不忍心了起来。

    一脸难为的开口问了一句身边,身影很是高岸的男人道:“你不会是要把她弄死吧?!”

    虽然在没来之前,苏艾萌内心是很渴望亲手了结了她。

    但是当视线接触到眼前这一幕以后,苏艾萌一颗狠猊的心顿时就变得柔软了。

    视线落在对面对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看着她发了疯似的挣扎,内心隐隐约约闪过一丝难受。

    “还是不要这样吧。”

    闻言,男人语气极其冰冷的开口说了一句。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改变这两个字,她的结局已经被我设定好了,就不会再有任何改变。今天她必须死,否则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

    于此同时,另一边的苏艾萌渐渐的已经被眼前的这个无聊的男人折腾的有些来火了,一双好看的眸子火光涌动,盯着那人的背影都可以烧出一个洞来了,只可惜的是她的眼神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我说你这个人有完没完了!?我出来不是陪你来闲逛的,你说你要买衣服逛了那么久一件衣服都没有买到,你说你要看装备,这么久了你还是一副都没有买。成治御你是故意来逗我玩的吧?!”

    闻言,成治御听到身后小女孩的埋冤以后,心底不仅是不生气,还有一丝丝的欣喜她终于是忍不住了吧。

    成治御轻笑出了声,双眸含笑的缓缓转身,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的女孩,故意一脸疑惑的开口反问道。

    “怎么,你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苏艾萌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被气笑了的开口说了一句。

    “喂!成治御你别给我在这里打哈哈啊!我答应愿意出来陪你,纯属是因为你同意把那个女人交出来的。”

    闻言,成治御觉得更有意思了,紧跟着反问了一句:“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个女的,不是个男的呢?”

    “成治御!”

    苏艾萌语气有些愠怒的开口低吼道。

    闻言,成治御立马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认真了一些,只是语气中还略微带着一种隐隐约约的笑意。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过去。”

    后来才知道,其实成治御一路上拉着自己走走停停都不是白走的,她们一直都在慢慢朝目的地前进。

    苏艾萌没有想到繁华热闹的深处还有如此一幕,更没有想到这个人气颇为旺气的赌场里面尽然还有这么腐朽的地方。

    苏艾萌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和物,看着眼前满脸狰狞的一遍又一遍扑向自己的女人。

    忽然念头一闪,觉得自己内心的自认为的一些狠毒的手法,在成治御的眼前都不足一提。

    简直就是在关东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

    从刚一开始进来,苏艾萌就在不断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视线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眼前的那个人。

    “邹子雅?!”

    苏艾萌发出惊叹的声音。

    只听见女人发出了一生很是暗哑的闷重声,不知道为什么苏艾萌心底一颤,变得开始有些不忍心了起来。

    一脸难为的开口问了一句身边,身影很是高岸的男人道:“你不会是要把她弄死吧?!”

    虽然在没来之前,苏艾萌内心是很渴望亲手了结了她。

    但是当视线接触到眼前这一幕以后,苏艾萌一颗狠猊的心顿时就变得柔软了。

    视线落在对面对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看着她发了疯似的挣扎,内心隐隐约约闪过一丝难受。

    “还是不要这样吧。”

    闻言,男人语气极其冰冷的开口说了一句。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改变这两个字,她的结局已经被我设定好了,就不会再有任何改变。今天她必须死,否则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