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719章 潼关

第719章 潼关

手机阅读  书名:明末边军一小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白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最快最新小说在/三/江/阁/wwW.SanjiangGe.cOM,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唏律律……”

    一匹矫健的塘马在驿道旁扬起一溜尘土,那腰背上插着令旗的传令兵直奔到赵荣晟与李正经面前,高声道赵千总,李千总,孙督那边发下话来,可否让大军行进的步伐再加快些?”

    “加个屁快啊,孙督不行军条例啊,新军一天走五十里,是最合适的,快了慢了都出问题……事前就有规定,改来改去的?行军不是儿戏,该多少就多少,将老子的话传,今天就走这么多!”

    李老甲长挥挥手,打发走那个传令兵,身旁的赵荣晟笑呵呵道老李,条例是这样讲,不过你这的口气……”

    李正经不以为然老子一向就这么……再说了,那塘马是傻的,不会将老子的话修饰一下?”

    赵荣晟哈哈大笑起来,李正经看着赵荣晟,猛的一拍大腿我靠,刚才那塘马营部的?叫来着,他不会将老子的话原原本本传给孙总督吧?不少字”

    听赵荣晟笑声更大,李正经痛心疾首,他大声埋怨我说老赵啊,你还当不当某是,也不知提醒一下?”

    赵荣晟不答应了,叫道我你么笨啊,都不带拐弯的……”

    二人斗起嘴来,李正经曾是陈晟、鞠易武人等的老甲长,赵荣晟则是牟大昌、韩铠徽等人的甲长,现在也都位列千总职位。www.SanjiangGe.cOM三江阁

    虽说二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但相互的脾气性格都颇合对方胃口,此次又一齐成为雇佣军军官援助陕西,一路上,就这样相熟起来,而且成为了忘年交。

    不过二人都是脾气火爆之人,时常不常的斗嘴,此时二人策马在一座山包之上,一些同样策马的护卫散落土包周边,在下面干燥的官道,红色的士卒洪流。正从西边蔓延。远处渭河如带。

    不久前流贼逼近消息传来,孙传庭急召陕西巡抚冯师孔、西安知府简仁瑞、还有按察使黄絅、参政田时震、一些兵备道,又有靖边军雇佣军将官吴争春,高寻。赞画温士彦等人议事。

    同时孙传庭又紧急檄传陕西各将。新任陕西总兵高杰、固原总兵郑家栋、临洮总兵牛成虎、榆林总兵王定、宁夏总兵官抚民人等前来西安府。

    最后商定结果。以陕西巡抚冯师孔守商州,随之有榆林总兵王定、宁夏总兵官抚民,余者随他一起防守潼关。以西安知府简仁瑞等人负责转运粮饷。

    消息传来,闯贼以刘芳亮为将,麾下十万兵马攻打商南,商州,虽说从南阳西进不远,大部分就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到商州的近千里山路,极不好走,更不要说攻打。

    所以一般从河南到陕西,多走潼关一线,特别随有车辆辎重的。

    不过孙传庭不敢掉以轻心,除以一省巡抚加二镇总兵守护外,还请吴争春派遣雇佣军甲等兵二总,由黄蔚领之,暂充冯师孔的抚标营,作为监督与后备之用。

    黄蔚权力很大,虽是游击衔,但抚标营的参将郝尚仁、副将孙守法、孙枝秀等人都要听他节制。

    对此,冯师孔没有异议,一是他不敢违背强势总督孙传庭之令,二是他现在孙传庭督标营人马,原来是雇佣来的靖边军战士。

    靖边军之强,天下闻名,在陕西得失大局之间,冯师孔自然选择,他虽然性子偏软,其实也算名吏,不是不明是非之人。

    随后,孙传庭打发各将回镇准备,除给他们克期到达的时限外,就先率督标营、还有两万新军奔赴潼关,先期作好防务准备,只有驻扎西安不远的总兵高杰,率正兵营紧后一步出发。

    孙传庭对靖边军印象最深的便是各方条例化,因此也在新军中作这等尝试。只是行军打仗,条例化哪是那么简单的?识字者少,对条例军规的理解便浮于表面,识字者少,一些基本经验只能口口相传。

    口口相传,稍稍大点的败仗,老兵种子一去,新来的兵卒就茫然无措,原来的经验也很可能失传,就算这些经验是原本军伍用鲜血与生命换来。

    所以这时名将作用非常大,因为他懂得一些基本的经验与知识,甚至将这些知识作为家传秘法。

    而靖边军的做法,是将打仗练兵作为操典,历来的经验教训与条例编成教材,这样就算士卒消耗多少,也可以源源不断再诞生出来。

    当然,说来简单其实也难,毕竟靖边军的教育,整个宣府镇的教育,都是大明别处不能比的,现在军中底蕴也非常深厚。比如靖边军中现习以为常的赞画,孙传庭就非常缺乏。

    文人不知兵,武人不习字,如何看沙盘,如何看地图,如何看帐册?如何谋算,如何规划?除了打仗一窝蜂,就没有办法了。

    还有那沙盘地图,基本的测绘人员,孙传庭都苦于不足。他这些年苦心收罗的幕僚们,撒到陕西各处,便如大湖里的点滴墨水,转眼消失无踪了,深深感觉不够用。

    所以此次大战谋划,很多是依靠雇佣来的那些靖边军人员。

    还有行军、扎营,粮草供给等,也多是靖边军中赞画吏员们在规划,孙传庭虽然知兵,但与靖边军相比,就感觉后勤粮饷供给非常混乱,毕竟执行团体不能比,不得不安排靖边军人手处理。

    此次新军行军扎营等杂务,也由这些雇佣来的靖边军将官们谋划,特别吴争春委任赵荣晟、李正经率二部人马督促负责。

    大明此时行军要求不多,最大的要求就是克期到达。此时情况,将官们在接到调兵火牌,为了不误了限期,或是无力统协全军,反正将官领家丁狂奔。网

    出兵几千人,跑一天,掉了三分之一人马,跑两天,掉了三分之二人马,跑三天。不知还余多少人马。

    最后按期到达。除了二、三百有马家丁,余者队伍稀稀拉拉,可能十天半个月,才会相继到达。最大的情况。极有可能三分之一人马不知所踪。不知从何寻找。

    这种行军情形,当然是靖边军不能容忍的,他们也要求克期到达。然这种克期到达,基本是全员到达。就算有掉队,有生病,有水土不服的士卒,也不会超过全军的百分之一,而不是那种出兵三千,最后赶到只有三百。

    所以除了平日训练,伙食供应,医士准备,一路的行军规划非常重要,全程多少里,每天该走多少里,何处可以下营,何处有水源,何时可以起程,都有专门的安排,严格的执行。

    不是今天状态好,就多走,别天状态不好,就慢走。

    依探马得知的流贼情况,还有前方路况,赞画们已经规划了,从西安到潼关三百里路,每天走五十里正好恰当,所以孙传庭那边要求大军们加快步伐,要监督的二部靖边军催促,被李正经拒绝了。

    他与赵荣晟策马在土包上,两杆千总旗身后飘扬,看着士卒的洪流,从西到东不断而过,那些士卒都是青壮,他们穿着红色的衣甲,一色的红缨毡帽,脚上打着行滕,穿着布鞋。

    不过铳兵穿红色棉甲,枪兵穿红色齐腰甲,一部分枪兵还有着臂手与镶铁棉甲。却是作为枪营中的精锐士兵,临战时候站在前排,专选训练时表现胆气足,技艺高者,算是军中壮士,他们月饷,也有一两五钱。

    此时已过立夏,天气转暖,有时会下雨,但天气总体干燥,大队人马踏在官道上,激起漫天的尘土。

    看士兵们扛着长矛与火绳枪专心赶路,很多人满脸风尘汗水,也顾不得擦一下,因为官道旁边,来来往往都是奔走的马匹,在监督指引这些人的行军。

    “注意,后队跟上……”

    “注意,前队避让辎重……”

    “注意,鼓点声音不要落。”

    二位千总部下,各自负责一部分,指引这些新兵蛋子行进,便是各营的官将,一样要听从这些靖边军乙等军安排。作为新式军队的开始,他们一样是新人,需要从头学起。

    作为第一次大规模持续行军,这二万新军问题太多了,二位千总就看到各自部下,罗良佐、赖得祥、陈晟、韩铠徽等人,个个累得不轻。

    赵荣晟看到好友罗良佐从下边经过,他策在马上,肥胖的身子在马上扭动着,用他若帕瓦罗蒂般浑厚的声线高声道将士们表现不,来一曲军歌,振奋一下精神。”

    鼓点军乐伴奏下,带着秦腔的军歌响起,开始杂乱,慢慢变得整齐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罗良佐远远的声音传来非常不,再来一首。”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军歌的轰响中,浩浩荡荡的军伍不断从山包前经过,火红的河流,似乎倾泻不断,那些陕西新军经过土包前,看到赵荣晟与李正经二人时,无不投来敬畏的目光。

    新军招募的多是乡野朴实之人,天性畏官,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怕政府。

    对督标营这些靖边军,他们是畏惧的,不言等级,训练时充为教官的这些靖边军们,对他们非常严厉,动不动就打军棍,那种害怕,数月下来,是骨子里的。

    同时,新军对他们又是尊敬的,虽然训练严格,但平日歇息的时候,又对他们和蔼可亲,时不时讲些新鲜话题,让这些土里刨食的农家子弟,外面的大千世界。

    让各人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原来世界这么大,有趣之事这么多,教官们在这些人心中,也留下学识渊博,文武双全的印象。

    教官们有时还会请他们下下馆子,吃喝一顿。家中有困难,也会慷慨帮忙,所以在新军中颇得人心。

    同时,雇佣军的待遇,也让他们非常羡慕,乙等军普通小兵,每兵每月也有五圆,那银圆可是好……还有他们的盔甲,他们的火铳,他们的长枪。都非常精良。

    那铳还是火石铳。不用火绳,上了铳剑,可刺又可射,每兵还有马匹。岂不让人羡慕?

    做人做到这个份上。真是没话说。所以这营雇佣来的一营靖边军,无意中成为陕西新军很多人的目标榜样,他们还兴起认义兄的风潮。希望找个雇佣军们做大哥。

    一张张朴实的脸,在赵荣晟与李正经二人眼前晃动,他们投来的尊敬又畏惧的目光,成为一副副凝固的画面,似乎永恒留存下来。

    李正经难得叹了口气他们还未练成,就要面对大战……希望少死点人,老子……老子总觉得,这些人就象我们的,实在是不愿……”

    赵荣晟也难得沉默,当年他是小兵时,只想奋勇杀敌,等成为甲长,就肩上的责任。

    已经不是一个人,而要为甲中着想,军职越高后,肩上的担子越重,训练陕西新军几个月,岂又能没有感情?他也叹道此战只是开始,这些关中子弟,今后要打的仗不少……死的人,怕也会不少。”

    李正经道是啊,死的人会不少。”

    随后他一拍脑袋,激得头盔一阵的金属作响,他骂道老子说这些作甚?当兵入了伍,就准备马革裹尸的一天,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平白说这些丧气话。网”

    赵荣晟也是哈哈一笑,豪迈的道不,老李难得说句实在话,我们是军人,打仗,就是我们的职责!死算,我们靖边军是为天下太平而战,随着大将军,旌旗指处,群丑必然灰飞烟灭。”

    李正经骂道是老子在说实话好不好,你是满嘴的跑风……”

    “你才是……”

    二人又继续斗起嘴来,土包下的护卫听到二人对骂声,互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

    ……

    或许陕西新军,或是大明别的军队,还处于当兵吃粮,拿饷作战,上官号令阶段,然靖边军中很多人,已经进入主动求战时期,有着的理想与目标,一种使命感与责任感。

    很多人已经有一种想法,追随大将军,为天下太平,为这块土地的人民更好生存而战。

    源源的士卒向东再向东,他们浩荡的洪流,从东望不到西,从西望不到东,一面面孙字旗帜,在风中翻滚不停……

    东端的一座原上,此时数百骑战士,正肃然看着下方火红色的河流经过,这些骑士个个穿着长身罩甲,罩甲上粗大的铜钉,给人以极大的压迫力量,还有他们的八瓣帽儿铁尖盔,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质光。

    他们不远处,一杆孙字大纛高高竖立原上,孙传庭骑在一匹白马上,他全身的盔甲,带着弓箭与宝剑,罩着披风,正专心听着那塘马传回的消息。

    他的身旁,有一些幕僚,还有一些充为赞画的当地官员,吴争春与高寻二将,还有营中书记官,赞画官,镇抚官,医官,抚慰官等策马在旁。

    援助陕西的雇佣军营部规模更大,赞画从一伍扩到一甲,医士从二甲扩到一队,镇抚兵也有三甲,塘马有二甲,他们的赞画主官,就是从河南刚,又跑到陕西的温士彦。

    此时他戴着幞头,穿着紧身青衫,腰佩利剑,外面罩着短袖大氅,形象儒雅又带着英气,也在旁含笑听着那塘马的禀报。

    “加个屁快啊,孙督不行军条例啊,新军一天走五十里,是最合适的,快了慢了都出问题……事前就有规定,改来改去的?行军不是儿戏,该多少就多少,将老子的话传,今天就走这么多!”

    那塘马一板一眼将李正经的话原原本本传达,毫不改变。

    靖边军选拔塘马,首先的要求,就是古板,各方的话语,由不得自由修改。否则道道命令传达下去,最后变成意思很难说。在战场上,这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对这塘马来说,他的责任就是传话,别的事不是他该考虑的,靖边军中要求也是先尽到职责,再考虑别事,所以他一字不变的将李正经的话传了。

    听了他的话,场中各人面面相觑,孙传庭身旁的幕僚,还有那些充为赞画的当地官员。很多人露出不悦的神情。雇佣军到达陕西后。有意无意的将触角伸到四面八方,已经引起很多人不满。

    特别孙督是人?他是三边总督,你区区一个千总,就算是靖边军的千总。又岂能以这种口气与上峰?这些靖边军。真是越来越飞扬跋扈了。

    高寻扬了扬眉。此时他穿着军官的短身罩甲,下方战裙,闪亮的鳞甲衬得他更是英武非常。不过他神情不动,没有责备李正经的意思,身旁的吴争春则是皱了皱眉头。

    他是正统的靖边军人,李正经的话就算有道理,然这种语气,有目无尊卑之嫌,还会影响到靖边军与孙传庭的关系,此事可大可小,他喝道李正经的?孙督,末将这就将李千总招来训斥。”

    孙传庭哈哈一笑无妨,李千总是性情中人,本督非常欣赏,而且是本督孟浪了。军律定下,就该严格执行,此事,是本督之,李千总有功无过。”

    温士彦抚须一笑,给了孙传庭一句马屁孙督虚怀若谷,吾辈之楷模,下官佩服。”

    这话让孙传庭哈哈大笑,心情大悦,对李正经的芥蒂更是烟消云散,身旁众幕僚也是大笑,气氛又恢复了融洽。

    看着下方兵马不断经过,孙传庭扬起马鞭,振奋道按行程,再走三天,我师便可到达潼关。而且基本上是全员到达,除了寥寥掉队,生病的士卒。此皆是吴将军,高将军,温赞画等谋划之功。”

    吴争春等人客气几句,孙传庭的肚量与豪迈让他们意外,不得不说,这个疯狂的男人,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他很狂傲,然更多隐藏在骨子里面。

    孙传庭感慨地看着下方行进的队伍,在他眼中,大军行进井然有序,而且这种行军效率……要学的还很多啊。

    看太阳慢慢西斜,下方人马如潮,他心中那种豪情充溢胸腹,忍不住来到原边。看到他的人马与大纛,下方的陕西新军都忍不住投目注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注意,所有将士,向孙督臣致意!”

    “万胜!”

    下方经过一片枪兵,所有的长枪兵战士,都举起手中的长矛,向原上的孙传庭欢呼。

    “万胜!”

    又一片的铳兵,一样举起的火铳欢呼。

    “万胜!”

    又一片士兵,阵阵的欢呼声回荡在渭河南岸的道路上空,如潮的声浪一浪盖过一浪。

    所有经过原下的陕西新军们,看到孙传庭时,都向他致意,眼中带着崇拜与感激。孙督是他们的衣食父母,给他们分田分地,让家人可以过上好日子,又给军饷与安家银,他们愿意为孙督而战。

    看着下方将士密密挥起武器,人潮涌过时,排山倒海的“万胜”声接连不断。那种激情洋溢,烫得孙传庭内心一阵阵火热,唯有新军才有这种激情,唯有新军才有这种力量,非那种死水波澜,麻木不仁的旧军可比。

    孙传庭不由自主挥起手,向下方的将士们致意,更引起声浪不断。

    他身后的幕僚们,也是感染得个个热泪盈眶,一个幕僚喃喃道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将新军练起来。”

    吴争春与高寻等人也看着,营中镇抚官道场面还是小了点,气势有些不足。”

    他身旁抚慰官道已经很难得了。”

    大军从原前滚滚而过,漫长的行军纵队一眼望不到远,一面面红旗,在道路上空飞舞。西斜的太阳已经化为夕阳,温暖的阳光撒来,给行进的队伍,还有原上的孙传庭,度上了一层金黄的光辉。

    这一幕,将永远镌刻在历史上。

    ……

    当日临近傍晚,大军在渭河边扎营,陕西新军仿效靖边军。两万人分为六个营伍,内中特别一个辎重营。各部还有炊事车,先期赶到扎营之地,烧水做饭,让将士们一到达,就有热水洗脚,热饭供应。

    对靖边军来说,有条件的时候,落脚时尽量供应将士用热水洗脚,是必要的军律。如此双脚血脉活络畅通。第二天可以走得更远。至少也保持状态,同时还可以减少病患。

    扎营时吃到热饭热菜,更是必要的要求,当然。对陕西新军。对孙传庭与其幕僚们来说。就颇为新鲜了。不过短短几天下来,他们亦觉得此种做法好好多多,起码行军几天。掉队落伍的人很少,生病的人更少。

    人叫马嘶的声音,滚滚人流前来,在靖边军雇佣兵们的指引下,在各自方位标旗指引下,有条不紊的下营,集结、套马、挂车,立帐,吃饭,歇息,井然有序。

    “看看,这才是训练有素,诸位,没有靖边军指引,新军们就是乌合之众……”

    孙传庭静静看着大军扎营,身旁的靖边军各将各官已经去忙了,身旁只余一些心腹幕僚。

    他有些出神的看着那边通红的天空,深沉的道方才你等言那李千总对本督不恭,言靖边军插手新军,插手陕地越深,然不让他们插手,我们做得好吗?”小说网不跳字。

    他神色有些悲哀我们起步太晚了,我们的人才,更是太少了,方方面面都极为不足,不靠永宁侯的部下,靠谁?想要不让别人指手划脚,就要自身过硬,然……”

    他身后一个幕僚沉痛道孙公放心,他们点点滴滴,学生都记在心头,载在案中,总会有迎头赶上一日。”

    孙传庭点点头陕西的未来,大明的未来,还要靠诸公。不过现在练兵打仗,或是民政屯田,都与往日不同,本督苦于人才不足,听闻永宁侯现在许可留学生……”

    他顿了顿,这留学生一词,感觉怪怪的。

    不过王斗总搞些稀奇古怪的出来,想想也不以为意,他道本督会与永宁侯协商,争取派一批人,入宣府镇军事学院与民事学院,还有师范大学学习的资格。”

    众幕僚都是用力点头,他们虽一腔热血,愿意追随孙公干一番大事业,但事到临头,才区区一批幕僚,不足以统领方方面面,还需要大批实干的基层人员,各方面的优秀人才。

    而这些人员,是他们缺乏的,靖边军雇佣军到达后,越是亲身接触,了解越多,越感觉到彼此的差距。所以再不情愿,不让他们插手只是痴心妄想,除非各方面层次,提升到与宣府镇一样的高度。

    看幕僚们有些沮丧,孙传庭又哈哈一笑有所得便有所失,没大不了的,换言之若没有这营靖边军,吾等连眼下局面都没有。”

    杨嗣昌、丁启睿、侯恂等人都督过师,然常常调度不灵,就是因为没有直属的精兵。

    现督师侯恂,身居开封府内,听说除了从陈永福那拔来数十扈从外并无一卒,现在城内便如木雕泥塑,各官将明面上对他客气,实际谁也不当他一回事。

    若不是雇佣了这三千精兵,谁回到陕西会样?

    会有眼下一言九鼎,一应万从的形势?会有两万新军招募训练,前景一片大好的局势?孙传庭,只需给,未来陕西新军,未必不能与靖边军相比肩。

    看着天边的夕阳,他热切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领幕僚们巡视营地,各营士卒已经很快安顿下来,因为是内线行军,不必立寨,只挖一些壕沟,还有一些紧要之处撒上铁蒺藜,又有守夜巡弋人员。

    不过此时辎重营还在源源不断的运输,从西安到潼关,靖边军赞画们,设立了多个屯粮地点,不单只是供应行军队伍。

    这些辎重部队,也以独轮车居多,便是那种轻车样式,以硬木打制,有辕条,有孔位,临敌可插上挨牌与拒枪,不过孙传庭想方设法,在营中添了一些马车,增加运输能力。

    营中粮草统计预算,也由雇佣军中的辎重队在负责,他们精于计算。可以很好的为大军进行统筹,必要的时候,西安知府人等,都要听他们指挥。

    孙传庭集合了全省的大将军佛郎机炮,也建了一只有五十门大将军炮,二十门臼炮,一百门中小佛郎机炮的炮营,由聘请来的靖边军炮官进行训练,此时也由牛马拉着前来。

    孙传庭可与闯贼的炮营一战,假如他们火炮拉来的话。

    从靖边军分享给他的情报中。孙传庭还惊讶的。闯贼竟有了一只庞大的铳营,由原来投降的各部新军作为骨干,装备的,还大部分是缴获的东路火器。引起孙传庭的重视。

    他向王斗购买器械众多。除了火器盔甲军服外。还有很多万人敌,毒弹、灰弹等,此时一起由辎重营运来。陕地库存的火箭,如飞刀,飞枪,百虎齐奔等等,也一古脑的收罗来。

    孙传庭,一定可以守住潼关。

    ……

    崇祯十六年四月十六日,孙传庭带着幕僚赞画,还有雇佣军各将,两总的甲等军,比大队人马及早半日到达潼关,这被称为雍州第一关所处。

    他们从西门进入关城,潼关有九座城门,九大关楼,每门皆有瓮城、城门、箭楼,西门由于连接西安官道,城墙前较平坦,不过也有城楼与箭楼,还有内门与外门。

    进门之时,城门前方已是熙熙攘攘,大量的运粮队伍不断进城,沉重的,满栽辎重粮草的马车与独轮车,在辎重兵的用力拖拽下,鱼贯以进。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粮草重要性不用质疑,孙传庭等人不可能赶走粮车,让先走,他们等待好久,才能够继续前进。

    挂游击军职,雇佣军官杨虎与当地潼关守将,迎接了孙总督一行。虎爷率领的一部军士,内中一总的猎骑兵,三总的骠骑兵,在营部命令下,先期一步赶来防守,他们还负责哨探。

    依虎爷的介绍,望远沟对面原上,已经出现了零散的流贼哨骑。

    不过估计他们的主力人马,至少要五到十天后,方能够到达潼关附近。毕竟按路途,从襄阳到潼关一千多里,他们步卒一天走三十到五十里,起码全部需要二十到三十天,才能赶到目的。

    不过流贼马队众多,一些哨骑部队,已经相续出现,虎爷这些天带着麾下,至少杀了数十个。

    虎爷夜不收出身,麾下的猎骑兵,人人有骑铳,可以在马上开铳,射程比马弓远,又个个有好马,他们在马上打了就跑,加之本地军士作向导,神出鬼没的,流贼哨骑对之无可奈何。

    不过流贼马兵越来越多,虎爷这两天已经有所收敛,他并不愿白白折损麾下力量。

    对情报的重视,流贼其实比官兵还重视,而从湖广到河南的驿站已经基本废黜,待陕西方面得到消息,流贼大部已经在河南的道路上走得很远。

    但毕竟是主地,已方还是有防守等方面优势,他们的哨骑马队,也不可能有攻城能力,所以倒不必要担心,但从今天开始,加紧潼关防务,却是刻不容缓。

    孙传庭静静听着,待杨虎说完,他亲切的拉起虎爷的手,赞道多亏杨千总,我师才能对流贼了如指掌。”

    虎爷不动声色抽回手,抱拳道孙督过誉了,这是末将该做的。”

    随后孙传庭不顾身上疲困,摆摆手止住幕僚稍稍歇息劝说,领众人上了西门,潼关形势,长,南北窄,整座城池看来既像马鞍,又像金元宝,孙传庭也准备从西到东、到南,巡视全城。

    他们上了西门,当地的守军已经在戒备,城墙上到处是巡逻之人。

    众人顺着城墙往北,很快看到渭河,这一段城墙一直到北门,一直是建在渭河边上,城墙离河岸不远,最宽处不到一里,涨水之时,城墙便作为河堤之用。

    然后到达北关,这里是渭河、黄河交汇处,河水更是宽阔,站在高高城墙上,见黄河浩浩荡荡东流,视线极为开阔,众人皆有心胸一畅之感。

    一幕僚叹道大好河山,岂能沦于流贼之手?”

    众人皆是点头。

    而在这里,城墙离河岸处也更为狭窄,普遍不到一里,很多还是泥泞河摊地,流贼若攻打,在这些狭小的门前地带,想要大规模集结是不可能的。

    城墙上的火炮,甚至可以打到河水里去,将攻城的敌人,拦腰打成一段段。

    城内守军再出击,攻打这些城墙城门的敌人,除了往黄河里跑,没有别的出路。

    而且这些段的城墙普遍高在五丈多,敌军想要爬上城墙,首先就要累个半死。

    这些地方的城门,还皆是内侧走向,如同马面的侧面,攻城的马队冲到此处,不知不觉就缓了速度。而拐到这里后,城上的守军还能对他们的队伍腰部进行有效的杀伤。

    小北门是水关,潼河穿城而过,与河水入城的南水关呼应,二水关在涵洞上都建了观楼、箭楼,可以有效的防御敌人从水面上攻城。

    在小北关上,已经可以看到对面的山西省,那方的风陵渡,还有风陵堆与中条山。此时黄河上一些渡船正两岸往来,却是潼关的守军,与风陵渡的山西守军呼应联络。

    吴争春抽出的千里镜眺望,随之有千里镜的人,还有孙传庭,也纷纷抽出千里镜,往黄河对岸张望。(未完待续……)

    第719章 潼关

    第719章 潼关是 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www.wcxiaoshuo.com

    免责声明:本文小说内容为转载作品,内容章节均由网友上传,与三江阁(http://www.sanjiangge.com/)无关,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