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735章 红眼

第735章 红眼

手机阅读  书名:明末边军一小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白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韩铠徽预估的万人敌等后手并没派上用场,东路火器的杀伤力及震撼力比想象中大,步卒们表现也不比前日的饥民好多少,甚至在惜命这点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移动网

    在中了矮墙后守军三次排射后,他们不出所料乱成一团。

    支援的他们弓箭手火器手又被矮墙后大火箭压制,无法提供有力援助,看矮墙后枪兵又有杀出来的趋势,领兵的掌旅吸取前日教训,果断下令撤退,此波流贼的攻势就有些虎头蛇尾的结束。

    不过这只是恶战的开始,这波流贼刚退,矮墙后的守军甚至没来得及打扫战场,那波流贼沿着道路撤到对面塬面后,流贼在塬坡上十个阵面中,又有一个阵面在喝令中从道路冲下,继续对防线展开进攻。

    然后这波流贼刚退,又有一波流贼下来,他们踏着战友的尸体不断前进,根本没有给守军片刻的喘息时间。

    这天流贼足足对甲五号攻了十波,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才收兵回营,矮墙前方已经血流成河,刺人的血腥味弥漫。

    矮墙后的守军也从开始的振奋到疯狂,到最后陷入麻木。流贼的攻击每次时间并不长,但频率高,强度大,往往前波刚去,后波又来,守军们甚至没来得及打扫战场,抬去尸体,又要开始迎接战斗。

    特别他们每次的进攻时间间隔太短,让人精神高度紧张,特别体力承受不了。反观对面流贼,各阵面只需攻一次,然后一天都轮不到他们,他们在兵力上占了绝对优势,只是这种地形摆不开罢了。

    守护第一道矮墙的守军们。这天就在不断杀人,不断搏斗中渡过,身体与精神上都达到极限。

    第二天上午。韩铠徽就不得不将甲五号别处矮墙的守军调来换防。到了第三天下午,孙传庭也不得不将禁沟、西塬等处的新军调来与远望沟的守军轮换。

    短短几天时间。陕西新军已经找不到新兵,每天鲜血与疯狂都在这条不宽的塬沟上上演,而每天流贼也至少发动十波的进攻,生命在不断消耗,特别在流贼那边,人的性命在他们眼里更为轻贱。

    最后双方都杀红了眼,伤亡越发扩大,但不管怎么打。远望沟防线仍然屹立。

    五天后。

    崇祯十六年五月初十日,甲五号防线,下午。

    满坡的尸体,到处是残破的旗帜器械,灼热的阳光暴晒在黄土上,热腾腾的让人全身难受。空气中充满浓烈的硝烟味与血腥味,在猛烈的阳光下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怪味。

    “轰”的一声巨响,一门虎蹲炮发出雷鸣般的吼声,大股凌厉的硝烟与火光中,百多个拇指粗的铁丸争先恐后喷出。这些五钱重的弹丸横扫出去,飞扬的泥土碎屑中就夹着一片片血雾。

    凄厉的惨叫中,十多个巡山营的步卒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还有些人留在地上打滚,无一例外的,他们身上都出现一个个血洞,伤口触目惊心,他们滚在地上,一边发着难以形容的痛苦声音。

    “上前”

    押阵的老营兵发出愤怒的咆哮。

    斜坡上的步卒犹豫着,拥挤着,未等众人动作,相夹路口的三道梯崖上又探出黑沉沉的铳口。就听爆豆般的鸟铳声响起,崖上白雾腾腾。坡上的步卒又齐唰唰倒下一片。

    中弹的士兵滚落在地,他们捂着伤口。发出惨绝人寰的嚎叫。

    “将他们火器压下去”

    押阵的老营兵怒吼着,一边将几个意图逃跑的弓手砍翻在地。

    慌乱迟疑中,忽然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叫,却是几个圆滚滚的东西从矮墙内抛了出来。

    “万人敌”

    众人惊恐的尖叫中,这些东西落在斜坡中,就听一声一声炸响,大股大股的浓烟腾起,夹着些凄厉的嚎叫,一些躲避不及的步卒被炸得血肉模糊。不但这个路口,各矮墙处雨点般的万人敌抛出,巨响声阵阵,坡上道下的巡山营官兵被炸得鬼哭狼嚎。

    被炸中的人翻滚在地,他们鲜血淋漓的,一边大叫,一边拼命的挣扎爬动。

    余下的人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恐惧,嚎叫着就往山下奔去。

    “不准后退”

    一个穿着黄色棉甲的老营兵还想阻止众人溃败,忽然一声鸟铳的轰响,他的胸口出一股血雾,他整个人向后飞去,从斜坡上一直滚落,却是被矮墙后一个靖边军猎骑兵击中。

    鸟铳一声声响,一个又一个意图阻止的老营兵被击倒在地,余下的老营兵再也不敢阻挡,正好有枪兵吼叫着从矮墙内杀出,领兵的掌旅趁机喊道:“撤退,全部撤退”

    立时巡山营士卒潮水般的溃退下去,也宣告他们今日对甲五号的第七次进攻失败

    那巡山营掌旅领着残兵垂头丧气上了源坡,各台面上坐着巡山营士卒,上面搭着草厂,遮挡住越来越猛烈的阳光。一些厮养在走动,抬来一桶桶的水。已经快五月中,放在后世的阳历,就是六月多快七月,临近伏夏。气温已经越来越高,没有草厂遮挡阳光,没有饮水补充水份,谁又能在炎日下呆立那么久

    不过要获取草厂饮水,也要看各营掌械司磨的本事,要获得粮草,主刍们更要使出浑身的解数。老营对外营的供应不可能面面俱到,还要靠他们自己争取,本质上闯营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士卒们在草厂下麻木坐着,看这些溃兵上来,也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残酷的战事已经磨灭他们的一切激情。

    靠近塬顶的台面上立着一杆坐纛大旗,大旗边聚着一些略显精锐的士卒,老胡与孔三站在大旗下,边上一个神情彪悍的年轻人,却是二人的亲将八条。

    那掌旅来到老胡面前,他欲言又止,神情有些羞愧:“胡爷”

    老胡摆了摆手:“什么也别说,带弟兄们去歇息吧。”

    孔三递过去一个水壶,里面放了些盐,可以很好地补充人体流失的盐份,那掌旅接过了,咕隆咕隆喝了半壶,精神才好一些。

    他神情疲惫的领着残兵上了塬顶去,营务掌械在那边搭了个营地,巡山营生火造饭就在那里,比起台面这边,营地中也可以让士兵们更好的休息。

    一些监战的老营兵也上了塬顶去,那哨总经过时,还恨恨的看了老胡他们一眼。

    老胡看这些老营兵垂头丧气的,他们这队人也少了很多,不由有些兴灾乐祸:“这次老营损失很大啊,怕死了有十几人吧”

    他看孔三只是沉默地看着下边,左右偷望了一眼,低声道:“怎么样,还打吗”

    孔三看下面沟中硝烟弥漫,到处是火炮与火铳的声音,喊杀声不绝,他沉声道:“打,准备下一波吧”

    老胡叹了口气,嘟噜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啊。”

    远望沟守军的坚决出乎各人意料之外,其实守沟的兵力在闯营各人看来并不多,新军加营兵差不多两万人。而此次闯营攻打潼关,连饥民什么算上,总兵力有三十万人,差不多是明军的十倍多。就算加上防守禁沟,潼关的明军,稳打稳多十倍的兵力还是有的。

    只是这种让人恼火的地形,恶毒的防线,再多的兵力也发挥不出来,勉强要堆人数,就是三日的那场惨败经历。所以经过那场惨败后,闯营改变了作战方案,以步卒为主,饥民为辅,加上一些老营作为监督。

    这种方案的改变就是战斗核心转移到十五万外营步卒身上,核心的老营不能动,最多作为督战队存在,饥民办不上用场,恶仗硬仗只能步营顶着上。地形险恶,守军坚决,各种犀利武器倍出,所以各步营打得很辛苦,特别胜利遥遥无期让人沮丧。

    巡山营今日是第二次参战,前两日他们也曾攻打过甲五号,并曾经一度攻破第二道防线,逼到第三道矮墙前面,当时引起很大的轰动,连很多老营将官都注意到他的存在。

    当然,事情的结果是巡山营伤亡惨重,特别营中和老胡等不对付的军官士兵消耗完毕,所以今日又轮到他后多少有些应付了事。

    但其实就算认真打也很难打进对面塬坡那些防线,那日巡山营以巨大的代价攻入第二道矮墙,但随后守军组织枪兵反袭冲锋,又将失去的据点夺了回来。他们在矮墙内外反复拼杀,当时那种血腥的拉锯战老胡现在想想仍然胆寒不已。

    特别让人害怕的是那些陕西的新军,个个悍不畏死,凶悍无比。

    其实他们人数并不多,各营现在也知道了,明军在远望沟分了十几处防守之地,每处差不多千人,内新军一半,然后又有三或五道矮墙防线。也就是说,每个防守之处新军不过四五百、五六百人,分到各矮墙上更少。

    反观这边,每处对应的总有四五千,五六千兵力,连饥民什么算上达万人。就算地形所限不能一拥而上,但每波次千人进攻,源源不断的车轮战各营伍都言,换成对面只有营兵防守的话,他们早打过沟去了,可惜。

    闯营意图与对方拼人命,拼消耗,消耗他们的兵力,打垮他们的意志。现在看来,各方面期望遥遥无期,有没有消耗到守军兵力不知,己方源源不断被消耗倒是真的。未完待续。cc2907201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