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797章 前锋

第797章 前锋

手机阅读  书名:明末边军一小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白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诸君,王斗的读音是斗争的斗,不是一斗米的斗。又南回旅者兄,王斗活动范围多在北方,跟白杆兵和秦良玉交集不大,所以书中没有相关情节。)

    四月十五日下午,靖边军全军到达居庸关。

    其实各军骑兵早在半日前就到达了关城,尖哨营的夜不收们更昨日便到。而且早在动员之时,他们就纷纷出宣府镇哨探,此时更是大部齐出,火力全开。

    余下的步兵,辎重们,因为大部火炮辎重先期向居庸关运来,他们一路行军,一路吃喝睡都有人照料,他们专心赶路便可。所以十五日的下午,不论骑步炮箭等兵,二十三万人,尽数到达居庸关。

    如山海关一样,居庸关其实是个系统的防务工程,全关建在关沟上,共有四道关口。最北是八达岭关,又称北口。然后南下一些是上关。接着才是居庸关关城,最后是南口关。

    从北到南,四关纵列在一条大峡谷中,彼此相距一二十里。

    居庸关关城更建在这条长近四十里的山谷中间,扼守着北面进入京师门户,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特别两边山势雄奇,翠峰重叠,伴着清流花木,素为燕京八景之一,被称为“居庸叠翠”。

    居庸关城有南北二门,皆筑有瓮城,整个城池呈椭圆封闭形,周约有八里。城的一半雄卧在西面的金柜山上,另外一部分在东面翠屏山上缠绕,然后南北两座城门就坐落在谷中平阔的台地上,二门相距约有两里。

    此外关城还有附属的敌台、东西山角楼、水关闸楼、铺房、炮台、烽火台等建筑近三十座,城池东侧的永安河谷还有南北水门各两孔。

    王斗后世曾坐飞机从此经过,当时所望皆是苍莽连绵的大山,然后看到一条峡谷切开延绵山岭,尤如鬼斧神工。这条峡谷距京城百里,故名居庸塞或军都陉,便是此时的居庸关长城。

    也因扼守咽喉之地,加之居庸关形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当然,就算天下险地,也必须有得力之人防守,历史上李自成直逼居庸关,守将唐通、太监杜之秩等人迎降,巡抚何谦伪死私逃。如此雄关,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到了李自成手中。

    靖边军到达居庸关后,北到八达岭,南到南口关,密密沿着关沟河谷驻扎,军马绵延数十里。

    王斗等人直入关城,居庸关城类似一个兵镇,内有粮仓、军械库、衙署、儒学、演武场等建筑,规模不小。还有行宫,密集的牌坊,众多的庙宇等,内城隍庙、关王庙、关帝庙更不可少。

    王斗等人从北门瓮城进时,就看到瓮城内有真武庙,还有一块重建的碑记,《居庸关重建真武庙碑记》。

    “迨至我太祖高皇帝龙飞淮甸,奋拯中原,驱逐百年之,复还万代之纲常,命大将军魏国公徐达北征,屡有真武灵助之显……为设关立庙,遂祠上帝于北瓮城重地之内,灵应香火,保障佑护,北镇沙漠通宣大,以制三边,南拱京师翊皇陵,而奠上国。”

    居庸关历朝都有修建隘口关防,但现今关城,却是大将军徐达、副将军常遇春于洪武元年规划创建。然后后世不断缮治,这块碑记,却是万历年间重建。

    王斗等人上了香,追忆先贤,然后进城巡弋,更顺着城墙上到金柜山与翠屏山上。城台城墙皆以花岗岩石与厚城砖包砌,一些石条甚至重有一吨以上,合缝处灌以灰浆,咬合一体,坚固异常。

    王斗站在金柜山敌台上眺望,柳烟织翠,碧涛涌浪,关沟历历在目。此时河谷水边旌旗遍布,密密麻麻的营帐蜿蜒向南,一直消失在山的那边,蔓延到十几里外的南口关那处。

    人叫马嘶,金戈之声交鸣,再看眼前斑驳陆离的城台基石,那种时间历史的感觉陡然剧增。此次大战关乎历史兴衰,不知后世会如何评价这一战?介时自己所站的这一处,又是否会竖立一个纪念石碑,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呢?

    太子及跟随的诸文官被安排到行宫及衙署、儒学歇息,王斗将居庸关城南门城楼设为行辕,召集各官将在这里议事。

    其实除了衙署外,城楼不远紧依城垣处还有个户曹行署,宽宽敞敞的一个四合院,红柱青瓦宽檐廊,规模不小,不过王斗更喜欢待在城楼上,他喜欢那种登高远望的感觉。

    在城楼二层,巨大的作战地图挂出,还有详细的京师地方沙盘推出,各军官将,陕甘各将,前来参战的蒙古各部落头人密密围成大圈。又有王争、王英、王雄、王豪、钟宜源、韩厚、韩思、温文韬、高得祥等孩童站在一旁观看。

    此次作战,军事学院的学生们都有随之出征,实地体验那种军旅故事,他们当然没有发言权,只是站在一旁静观,细细感受。

    “我军已到达居庸关,下一步,就是攻占昌平,控制朝宗桥,巩华城,安济桥,挡儿岭……”

    参谋部长温方亮指着沙盘说道,他道:“沙河源于关沟水,离昌平城有二十里,正统年间建朝宗桥,跨北沙河上。边上有巩华城,周二里,有四门,素为皇帝北征及谒陵巡狩驻跸之所。然后南五里是南沙河,上有安济桥,同样是正统年间所建石拱桥。”

    他说道:“安济桥又南下约十里,就是挡儿岭,上有唐家岭铺递。历来大军北上,皆驻跸唐家岭铺递,如成祖亲征阿鲁台,宿营唐家岭。英宗亲征瓦剌,也是驻跸唐家岭。此处也是我军作战布阵主要所在。”

    温方亮道:“唐家岭铺递南约十里是清河店,上也有一铺递。在清河店南不远,也有石拱桥,名广济桥,长约三十步,亦是京师通往西北及帝陵必经之桥。此为流贼主要布阵作战之所。”

    温方亮说道:“相比挡儿岭,先期控制朝宗桥、安济桥更为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我大军的出行,还有饮水。依各方的情报汇集,从昌平南下,一直到挡儿岭止,东西南北有较大堡镇二十三个,内有上规模水池水井九十七口。分别是史可庄的柳池、鲲化池。武家庄的大爷池、二爷池、三爷池。王家庄的……”

    他一一道来,各庄各堡的水井水池,如数家珍。

    尤世威等人站在一旁,人人听得心下佩服,这才是出征打仗啊。

    王斗也是点头,能考虑到作战布局的种种细节,参谋部真是锻炼出来了。特别他们还考虑到大军细致的用水问题,这非常难得,毕竟这不是小事。

    依王斗知道的,明清时期京师气候亢燥,雨泽稀少,吃水一向是个大问题。

    据史料估计,明后期北京城市人口约有八十万到一百万,水井一千二百多口,算起来城内每隔一里就有一井,但由于人口众多,每口井必须供应数十户,甚至上百户人家使用,居民用水,并不是个容易的事。

    当时因为京师富室官员较多,还诞生了庞大的挑水夫,多是山西人,此时京师水井也多属公井,居民汲取较自由。到了清时,各水井被八旗随营的山东火夫把持,依井卖钱,用竹牌子计数。

    一般一担水要八十文钱,这是指甜水,苦水减半,干旱时节一担水更要一百六十文钱,桶仍奇小。

    所以当时京师用水是很困难的,特别水有甜、苦之分,苦水不能饮用,只能洗濯。

    而放在京城近郊,人言“近郊二十里,无河流灌润”,护城河水污秽,根本不能使用,一切食用之水,胥仰给于土井。

    不过华北这个地方,河流毕竟少,就算打井,也多有井水苦涩的问题。不单京畿,就是山东,河南,也多是井泉苦咸,久饮之则患痞。也就是人变呆傻,病症四出。

    而且打得出井水还算好,北地土厚水深,土薄石厚,汲井非常不易,长江以南掘土五尺就见泉水,淮河以北,动不动掘井需要二三丈。在那些黄土台原区,如山西西南部、陕西关中地区,地下水埋藏更深。

    时人言“长安城北有平原,井深五十丈”,“毕原,井深五十丈”,“陕西澄城,井深三十丈”,“山西万泉县,县中水井深者八九十丈,浅者也达五六十丈。”

    为什么江南多美女?也只是有水的缘故,清初蒲松龄就讲了河南冶陶镇的故事。那店家婆年纪二十多岁,却脸脏得跟鬼画符似的,手背上的泥积得有寸把厚。

    却是当地无水,平日居民都靠雨水过日,所用之水非常昂贵,她丈夫不舍得花这个钱。还是客人花了二分银子买了盆水,那店家婆洗了手脸后,面如芙蓉,胳膊如莲藕,端是一个不衫不履淡妆的美人儿。

    没水洗水洗脸,清洁身体,再美的人也变丑了。

    所以放在华北平原,京畿附近,井水苦咸,或是没有河泉,无法凿井的村落,多是储蓄雨水用于饮食。一般每村会有一到二个水池,用于解决人畜日常生活用水。

    其实就算村庄附近有河流,水池也是各庄各堡必备之水源,毕竟去河里挑水太繁难了。花费再大,耗时再久,各村也要凿池修渠,夏秋积雨水,冬秋扫入雪,储藏雨水泉水。

    一些文人雅士,还喜欢贮存梅雨水,准备几百个大瓮,接水后用煤炭烧之,将瓮口严封,取之可以烹茶,可以做酒,吃喝个一年不愁。济南的居民喜欢窖藏雪水,同样用炭火消毒,以备来年使用。

    总之此时北地种种,对后世用惯自来水的人来说极为不便与不可思议,但大军必须用水。所以除控制沙河外,附近村庄的水池水井也在参谋部的考虑之内。

    村民们贮水不易,到时该给多少补偿,也必须考虑进去。

    其实若控制福海与昆明湖是最好的,两处湖水宽阔,足供大军用水,但那方是留给流贼的战线,却不能因小失大。

    参谋部安排了细致的后勤问题,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足使大军立于不败之地。又有将官的详细人员安排,如迎战流贼是谁,哪几军。迎战奴贼是谁,哪几军。

    又何人领军大侧击,兵力安排,器械安置等等,方案布置非常庞大,最后报由王斗同意。

    尤世威等人站在一边,见自己人等也被安排进去,非常高兴,不过先期这昌平,朝宗桥,巩华城,挡儿岭等地……

    尤世威猛的站出来,对王斗拱手道:“元帅,末将愿为前锋,领军夺下昌平城,以壮我大军声势!”

    他这一出声,立时如捅破了马蜂窝,陕甘各将,还有那些蒙古人,一样大声叫嚷,都希望能出战立功。

    他们纷纷道:“元帅,末将也愿意前往。”

    “元帅,末将愿协同尤老将军前往。”

    “元帅,给末将这个机会吧。”

    “元帅,末将去夺下顺义城。”

    “元帅,末将与麾下儿郎,定可以夺下巩华城。”

    他们中以陈永福与高杰叫得最大声,显然非常渴望立功。

    各人叫喊着,内中很多人争个面红耳赤,差点扭打起来。

    王斗看着众人,微笑点头,士气可嘉,这是好事。

    他略一沉吟,先期让他们出战也好,相比靖边军,他们军力不会太强,但也不会太弱。他们一色家丁精骑,在明军中也算精锐,这样流贼对上他们后,既可以感觉他们的强悍,也不会有螳臂当车的无力感。

    特别何人夺下昌平城与大局无损,让他们出战,确实可行。

    当然,这内中那些归附蒙古各部首先排除,王斗主要让他们打满洲人与八旗蒙古人。

    他看向尤世威,说道:“也罢,尤将军,陈将军,高将军你们都出战,由尤老将军节制。”

    他抽出一根令箭给尤世威,交待道:“昌平城虽安排了我师内应,但最好不要攻城,将贼兵引出城外作战。贼将刘泽清、邱磊等人败后,将他们一路往京师方向驱赶便可。又昌平城光复后,可于城东的东龙山白浮泉安排兵马,防止流贼可能自顺义等处来的援兵。若他们来援,同样击溃他们,将他们往京师方向驱赶,但不夺顺义、怀柔二城。”

    他沉吟了半晌,道:“至于俘获的流贼官兵,皆任由当地百姓处置。”

    尤世威大声领命,慷慨激昂的接过令箭,陈永福、高杰等人脸上都现出喜色。

    王斗又安排玄武军的中营、左营、右营接应,以中军及中营将官雷仙宾节制,在大军控制昌平城后,立时展开种种布置。

    最后王斗对尤世威道:“你等兵马今日就尽数集中到南口关处,待明日天色一亮,立时出击,夺取昌平城!”

    尤世威猛的向王斗拜下,他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大声喝道:“元帅放心,末将定督促好兵马,顺利夺下昌平城。”

    王斗搀扶起尤世威,微笑道:“本帅对此深信不疑。”(未完待续。)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