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海战之四十六:抗命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海战之四十六:抗命

手机阅读  书名:乱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玉狮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www.MPXIAOSHUO.COM】,无弹窗网络小说!

    甫一交火,“窝尔达号”在舰体未受严重损害的情形下,即要“脱离接触”,甚至进而“撤离战场”,大出“冠军号”之意料。

    目下,“冠军号”之于“窝尔达号”,距离虽近,但较之“射声号”之于“巴斯瓦尔号”以及之前的“冠军号”之于“马赛号”,情形是大不一样的。

    “射声号”之于“巴斯瓦尔号”、“冠军号”之于“马赛号”——一方为承受撞击,近乎停机;一方为避免相撞,大幅减速,因此,被加特林机关枪暴击的“巴斯瓦尔号”和“马赛号”,若要同施暴者“脱离接触”,必有一个由低速转高速的过程。

    对于这个时代的蒸汽、风帆混合动力战舰来说,这个过程,甚是缓慢。

    “近乎停机、准备承受撞击”的“巴斯瓦尔号”,直到烈焰熊熊,都无法做出适合的反应;“马赛号”则属于“为避免相撞、大幅减速”的一方,因为原航速略快,“由低速转高速的过程”略短,所以境况稍好,勉强摆脱了加特林机关枪的残虐。

    而处于“线列作战”状态的“冠军号”和“窝尔达”号,却都保持着相当的航速。

    而且,因为是相向而行,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二舰就会错身而过。

    这就是在“线列作战”中,一个回合之内,对轰的两只军舰,每一门侧舷炮,都只有一次射击的机会的缘故。

    “窝尔达号”既无需一个从低速转高速的过程,又是同“冠军号”对向行驶,一旦左舵,便可以迅速脱离同“冠军号”的接触。

    另外,“窝尔达号”和“冠军号”的距离虽近,到底没有近到“巴斯瓦尔号”之于“射声号”、“马赛号”之于“冠军号”的程度。

    “窝尔达号”突兀的左转叫“冠军号”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几门六十八磅炮接连开火,可是,目标既已偏离原航线,仓促之下,这几发炮弹,或者未能击中“窝尔达号”的要害,或者落空,只有一枚开花弹擦到了“窝尔达号”后右舷炮下方的水线。

    这枚开花弹倒是十分灵敏,即时爆炸,可是,因为角度的关系,爆炸产生的大部分能量,都未能直接作用于舰体,只将“窝尔达号”的舷壳,撕开了一个半米长的口子,进水是一定进水的,但口子太小,只要堵漏、防损得力,十有八九,“窝尔达号”是不会沉没的。

    反倒是“窝尔达号”的后右舷炮,虽在急速左转之中,依旧准确的击中了“冠军号”中央烟囱下方的水线,不过,一来因为该位置装甲厚重,二来因为在转向之中,“窝尔达号”这一炮的角度也不好,因此,未能给“冠军号”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眼瞅着“窝尔达号”即将兔脱,咋办?

    “冠军号”还不能右转追击——那样一来,必定会和“窝尔达号”后头的“维拉号”撞个满怀。

    而且,多半是“维拉号”的舰艏,撞击“冠军号”的左舷。

    那样就亏大发了。

    因此,没法子,“冠军号”只能维持着原航线,眼睁睁看着“窝尔达号”逸去。

    堵截“窝尔达号”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左二支队”身上了!

    不过,“维持着原航线”的,居然不止“冠军号”和她的“左一支队”——

    孤拔的“放弃‘线列作战’”、“左舵”、“同敌舰队脱离接触”、“撤离战场”的命令,不是只给“窝尔达号”的,左转的同时,“窝尔达号”打出了旗号,将上述命令一一展示给其后的“维拉号”等舰。

    可是——“维拉号”没有左转!

    “维拉号”既没有左转,后头的“奥尔良号”、“特雷维尔海军上将号”,自然也就没有左转。

    怎么回事儿?!

    看不清旗舰的旗号?

    不可能啊!

    此时,双方刚刚开始交火,拢在一起,不过只射出了十余枚炮弹,海面上,还算不得“硝烟弥漫”,能见度还是很好的,“维拉号”不可能看不清旗舰的旗号啊!

    “窝尔达号”上,孤拔暴怒:“布鲁斯这个老小子!——他到底想干些什么?!”

    “维拉号”舰长名叫布鲁斯,在“北京—东京”舰队——包括还在西贡至杭州湾外海的海路上晃悠的“第二批次”——中、高级军官中,年纪最大——在西贡的时候,刚过完六十五岁生日;资格最老——十五岁即加入海军,足足五十年的军龄。

    这样子的一位“老将”,眼见就要退役了,军衔还是中校,职务还是三等巡洋舰舰长,不尴不尬,不上不下,则其为人,要么脾气太好,任人搓扁揉圆;要么脾气太坏,人人敬鬼神而远之。

    是滴,您猜对了,布老先生是后一种人。

    布鲁斯天生一副孤拐脾气,是那种任谁都看不上眼、不怼人心里头便不舒坦的典型,而且,布老先生怼人是不分对象的——上级、同级、下级,一律“一视同仁”。

    在“北京—东京”舰队中,布鲁斯是萨冈最为头痛的一个下属——这位老先生最喜自作主张,而碍于其资历和年纪,作为晚辈,萨冈又不好对之太过疾言厉色。

    譬如,之前大掉头的时候,“维拉号”不肯紧跟旗舰动作,而是等到“窝尔达号”转过了九十度之后,方才跟上——

    布鲁斯的想法是:若紧跟旗舰,那么,掉这个头,就得转上二百七十度,不但过于麻烦,且可能贻误战机,“维拉号”的正确做法,是暂时放慢航速,待“窝尔达号”转过九十度、艏北艉南之时候再跟上,这样,“维拉号”及其后的战舰,就都只需转一百八十度就可以了。

    “维拉号”既放慢了航速,其后的战舰,自然也都得放慢航速,包括“风怒号”。

    这是“风怒号”被“鲁汀号”赶上并撞做一团的重要原因。

    呶,这就是典型的“自作主张”了。

    不过,“维拉号”是次虽“自作主张”,大方向上,到底还是跟随旗舰行动的;现在可好了,居然不肯跟随旗舰行动?!

    这就不是“自作主张”了,而是“抗命”了!

    是的,孤拔上校,您说对了,俺老布就是准备“抗命”了。

    *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