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武侠修真 > 反派都想打死我 > 50. 都是命门惹的祸

50. 都是命门惹的祸

手机阅读  书名:反派都想打死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骗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烂陀寺前人声鼎沸,佛香袅袅。

    前所未有的人气让镇上本地居民看的大跌眼镜。

    香炉周围,淡淡的香雾升起,让人感觉宁神安详。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小青年端着手机,旁边几个年轻男女凑了过来,片刻后,每个人的脸上均是有些诧异。

    “看到了吧?他根本不是什么大师,赶紧回去吧,别丢人现眼了。”熊定撇了撇嘴,锐利的眼神来回扫视着面前几个年轻人的面部表情。

    好半会,小青年收起手机,扶了扶太阳底下闪闪发亮的金丝边眼镜,淡淡说道:“都是贴吧个人用户上传的,没有任何一个事件是正经的新闻稿。”

    “什么意思?”熊定虎目微睁,眼角含煞,“你是说个人用户上传的故事都是杜撰,是无中生有?”话说完,他心中又暗自窃喜,尽管只读了初中,但这个‘杜撰’和‘无中生有’都用的很有水平。想必场中没有人能看出他的文化水平低下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说,我就是喜欢凌住持这个人,与其他的无关。”金边眼镜小青年看了眼远处的凌白,暗暗心喜。

    “我喜欢尼玛。”熊定终于爆了粗口,讲道理不听?行,拳头总要听吧?“都给老子滚,不然见一个打一个。”他大声喊道。

    熊定不是张狂,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

    说话间,身后的二十多个小弟都抽出了钢管,眼神不善的向前一步。

    “可惜了。”

    凌白不食人间烟火的声音响起。

    “可惜什么?”熊定对凌白的话相当重视,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难道长的帅的人说话就是更有说服力?

    凌白摇摇头,面色悲苦,低诵了句佛号,“阿弥陀佛,佛说不可说。”

    “不可说?”熊定楞了楞,不可说那你为什么要说可惜,耍帅吗?他顿时有些怒不可遏,他想,他真的收购了。他曾经发过誓,不想再看到凌白那张忍住注目的脸,为此,他在镇上称王称霸,在经过农贸街的时候却总是刻意的绕过。

    凌白叹了口气,难道他要说18年全国打黑除恶,你们都会被打的哭爷爷喊爸爸?

    想起明年初春,全国各地飘荡起的红色横幅,各种激荡人心的标语让普通人热血沸腾,让黑恶势力胆战心惊。

    “打黑除恶,灭霸扫痞,除暴安良。”

    “依法严打‘村霸’‘街霸’‘乡霸’等恶势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坚持打小打早,露头就打,除恶务尽。”

    “黑恶不除,国无宁日!涉恶不除,社会不宁!”

    “有黑打黑,无黑除恶,无恶除霸,无霸除痞!”

    .......

    想到这,凌白不禁也有些热血沸腾,看向熊定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熊定莫名其妙,被凌白看的鸡皮疙瘩暴起。他定了定神,脸上浮现一抹凶狠之色,厉声道:“凌白,我说了,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可你偏偏要出现在视频里,在新闻里,在电视里,在报纸里.....到处都是你,这已经够让我打到你不能出门了。”

    “我知道了。”凌白点头,脸色祥和的笑笑,“熊施主,你我之间的恩怨,不过就是因为陈年旧事而已。既然你想打我,那就打吧。佛祖当年割肉喂鹰,只为救人,而今我凌白为了度化你,被打一顿又算什么呢?”

    凌白的声音如浩瀚佛音,振聋发聩,清晰的传遍每个人的心里。

    先前在熊定的示意下看过诡异事件对凌白身份稍有怀疑的人,此时嫌隙尽弃,均是钦佩的看向他。

    “凌大师,不愧是佛门尊者。”金丝边眼镜小青年由衷赞叹。

    四十多岁的大妈已经抽出了随身携带的线香,啧啧自语,“长这么帅,肯定是真佛。”

    .....

    周围人群的反应让熊定始料不及,他没想到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凌白还不忘安利行骗。

    破庙那些破事镇上谁不清楚,今天,他凌白要当着他凤凰小霸王的面鱼肉乡里做那灭绝人性的行骗之事,就是不行。

    “为了正义。”

    熊定首先给了自己一个心理暗示。他看过很多战争类型的电视剧,里面都说打战要师出有名。今天打凌白,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不让无知的百姓受骗,不让投机取巧的歹人为非作歹!一切都是为了正义,正义万岁!

    熊定热血沸腾的夺过朱凯哥手里那根五十多公分的钢管,话不多说,直接闷声上去锤。

    凌白没有避让,双手合十,神情祥和,像是老母亲般看着熊定冲上来。

    钢管当头砸落,嘭的一声闷响。

    人群惊呼出声。

    熊定很满意吃瓜群众的反应。他在镇上打了那么多年架,自认为也是街头搏斗的高手了。无论是力量、速度,砍人技巧,他都练的炉火纯青,直入化境。就刚才那一棍,力度就拿捏的相当精妙,既不会把人打死,又能让凌白在医院躺上个十年八年。

    想象中的血水顺着脑袋瓜流下的场景没有出现。

    凌白此时又像老父亲般有些威严的看着熊定,淡淡道:“熊施主,打够了吗?这一棍是否已经消除你心中的怨气?当年的事情.....”

    “你提尼玛的当年。”熊定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耗子,竟然完全忽略了被他一钢管砸下,凌白若无其事这一细节。他攥着钢管,来回走动,“你说你长那么帅干什么?凭什么让所有女人都喜欢你?帅有什么了不起?从那天被沈雨寒拒绝开始,我就发誓,我熊定,不帅照样有人喜欢。”

    “所以,你现在有女朋友吗?”凌白问道。

    空气瞬间凝滞。

    熊定恍然,是啊,我有女朋友吗?

    “没有。”他怅然若失的回答。

    “那不就是了,熊施主,其实你长的也算不错,勉强能达到差强人意的地步。但为什么没人喜欢你,有没有想过,帅不是女孩子的首要择偶标准。你看看我,身边的女孩子从来不是因为我长的好看而喜欢我。”凌白目露真诚。

    熊定怔了怔,完全被绕了进去。

    “那沈雨寒为什么要拒绝我?她说她喜欢你,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说女生的首要择偶标准不是长的好看,那她喜欢你什么?”..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