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综武侠]皇上,求报销! > 第41章 41

第41章 41

手机阅读  书名:[综武侠]皇上,求报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芙蓉三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夜幕低垂,弦月当空。

    城外山上树林中骤起一阵骚乱, 成群的乌鸦发出嘶哑的叫声飞上夜空, 像是被什么给惊动了。

    应全一身夜行衣,一路飞爪加轻功地在树梢穿行, 混在一群老鸹里头几乎没啥违和感。

    这群乌鸦当然不是他惊动的, 应全还没那么菜。

    不过他看了心下满意,这说明了他来的时机刚刚好。

    穿过这片树木扶疏的林子,半山腰的地方有座寺庙,叫做云间寺。

    天下大乱的时候, 那些个有大片寺产富得流油的大寺庙都被当时各地想要搞事非常需要钱的那些个势力给当肥羊宰了一遍。

    因为缺人,寺里的青壮和尚们也都被逼着还俗当了小兵, 便是不被逼着还俗,没了钱的寺庙也养不起这么多和尚。

    许多大伽蓝就这样断了香火。

    打得最凶的时候, 庙里的铜制佛像都被拉去融了充军资。

    后来新朝建立, 人口匮乏, 土地需要人种,各种工程也需要人做,便对出家一事做了严格的限制,免得百姓借出家逃避赋税劳役。

    如今的寺庙道观规模都不大, 这云间寺在里头算是很大的了,又有地利之便, 偏偏香火并不旺盛, 寺中出家的人也不多。

    白天都没有几个香客, 大晚上的倒挺热闹。

    应全凝神听了听不远处寺里的动静, 嘴角翘了一翘。

    他主要是来踩点儿的,顺便碰碰运气。

    把极乐楼屋顶掀翻的事儿真是神来之笔,看来今天还能有收获啊。

    应全简直想给这么优秀的自己点个赞。

    飞爪无声地飞出,应全脚尖微微一点,脚下树梢便如被微风拂动般轻轻晃了一晃,而应全已经借力无声地高高飞过院墙,落在寺中的大树上。

    嚯,可真是够热闹的。

    应全居高临下,只见许多带着昆仑奴面具的黑衣人摸黑往寺中一偏僻的小院里聚集,脚下都颇有几分功夫,黑暗中仿佛许多缄默的鬼影子。

    小院里只有一间厢房亮着灯,烛影摇动,把气氛渲染得更恐怖了。

    不过那些黑衣人并没有往亮着灯的屋子走,而是鱼贯进入了旁边那间厢房。

    好几十号人挤一个小屋子里头,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里头有地道。

    应全估摸了一下大概的位置,冷笑一声。

    倒的确是个好主意,山外云间寺,山里极乐楼,绝好的掩护啊。

    没跟上那些黑衣人,应全对亮着灯的那间厢房比较有兴趣。

    听声音,里头有俩人在吵架。

    但看影子,里头可是该有三个人的。

    没出声的那个是谁呢?会不会是他一直在找的人才呢?

    想想还有点儿小兴奋呢~

    应全正欲跳到那边屋顶上去掀个瓦片,没想到又来了两只小螳螂。

    **

    极乐楼被捅出了大篓子,房顶都被掀飞了,刚换了没两天的新主子又突然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关键这还是那个新主子自己引狼入室,旁人连干这事儿的是谁都不知道,光是想法子处理那天楼里的那些个客人保住极乐楼的秘密就是个大/麻烦。

    这么一来,不出应全所料,极乐楼不得不停业整顿了。

    原来的那俩幕后老板的心情估计挺复杂。

    应全对极乐楼的兴趣淡了,暂时没走只是为了防止无情到来前事情在生什么变故。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多少银子都是银子,多了也不烫手不是。

    顺便,他还想把那个设计极乐楼的人才也一并搂走。

    工部那些个官儿一个比一个像打酱油的,底下养着的那些个工匠被管束的跟小鸡...崽子似的,光会闷头照规矩干活,半点儿出格的创新都不敢有,有也没用,破规矩不改一改,就算做出什么好东西来,好处也到不了他们身上,还可能因为坏了规矩被处罚,得不偿失。

    如今朝野内外与其说是和平,不如说是勉强维持着一种颤颤巍巍的平衡。、

    内有内忧,外有外患。

    柴永焌当然是有宏图大志的,只是碍于种种现况束手束脚的不得施展。

    但总有需要的那一天。

    应全对他家小皇帝非常有信心。

    人的影响都是相互的,应全被柴永焌驯养成一条只要有爱就不会噬主的恶犬。

    柴永焌也被应全上辈子留下的那些奇思妙想给潜移默化,思想和行事与他那些个英年早逝的父祖们大有不同。

    又常年围观应全升级装备,甚至还亲手帮应全改造过各种诸如飞爪一类的辅助工具和暗器啦、鞭子啦之类的武器,当然,主要是打下手。

    所以他尤其理解什么叫——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应全把人带回去,哪怕一时用不上,好吃好喝先养起来也不吃亏啊。

    怀揣着对人才的向往,应全去问老酒。

    但这个人显然分量不同,被那两个幕后主谋给藏得很深,老酒也只是摸到了个大概,只知道这人应该还活着,具体被关在哪里就摸不到了,主要老酒也没什么兴趣,关心一下那人的死活都是因为了解应全的缘故,若要人就得应全自己去找了。

    应全并无不满,人还活着就行了,藏在老鼠洞里他也能给挖出来。

    只是没想到,这三挖两挖的,居然跟陆小凤他们挖到一起去了。

    **

    捞到宫九应全本该马上回京的,依旧滞留在此主要在等无情来接手,确认一切都在掌握没有变故,之后他们就好回京了,也是闲着无聊才出来挖挖人才。

    巧了,陆小凤他们是因为同一个原因摸过来的。

    陆小凤他们等的当然不是无情。

    假银票的事情不能闹大,在事情落定之前最好秘而不宣,故而柴永焌派无情出去查案下的是密旨。

    除了无情之外,也就只有同住一府的诸葛神侯大概知道他出差去了。

    诸葛神侯多老道,根本不会主动去问皇帝派爱徒去干嘛了这种事儿,只心照不宣地给人打掩护。

    这并不难。

    无情身有残疾,虽在六扇门任职,却很少有任务被派到他头上,多半时间都是留在后方研究卷宗,或者整理资料当当军师什么的,一贯都是宅男来着。

    京中那些老狐狸都未必知道的无情出京的事儿,陆小凤他们更不可能知道了。

    他们等的是极乐楼装修完毕重新开业,好派人来买酒。

    结果就碰上了应全在前边儿捣乱,也是惨。

    老酒自然不会把消息透得那么彻底,那就太可疑了,大佬稳住酒坊老板的人设坚决不塌。

    但他也给这俩挺讨人喜欢的小辈指了条明路,还大方地给行了个方便。

    酒坊是卖酒的地方。

    极乐楼那里每天都要消耗掉大量的美酒。

    家门口就守着个有名的“杏花村”,幕后老板本着减少成本的原则也会就近采购啊。

    自以为身份隐藏的很好,可派来的人一看就是之前没做过这行生意的小萌新。

    生意做久了,往来的客户之间,尤其是大客户之间基本上都知根知底,这是必须的,不然什么时候被坑上一把都不知道。

    而且账上永远都要留着一笔活钱以备不测。

    像是极乐楼出来采买的这波来无影去无踪,隔三差五就要来上一次,次次都要买上一大堆,还都全额付清的“肥羊”,简直跟秃子头上的苍...蝇那么显眼,虱子都不足以形容这个大客户显眼的程度。

    花满楼家里是做大生意的,耳濡目染,一听就知道这里头有猫腻。

    得了老酒吩咐的酒坊管事也痛快,直接就跟他们说那家客人每一旬都会来采买,算着日子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陆小凤和花满楼便打算等到时候跟踪一下。

    不料极乐楼被应全拆了,陆花二人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买酒的人来,时间紧迫,只能另寻他法。

    俩人便又去大通钱庄找了分号钱掌柜来询问,想看看还有没有被忽略的地方。

    谁知道三问两问的,陆小凤和花满楼就发现这掌柜不老实啊。

    这个钱掌柜的确不清白,不过能做大事,还一做多年,人家心理素质还是有的。

    奈何前脚刚被个神秘的九公子给强制收编,后脚九公子就神秘失踪音信全无,费了大力气修建起来的极乐楼还被人给砸了。

    事儿都敢在一块儿了,陆小凤和花满楼偏赶在这个时候上门,钱掌柜就绷不住露了些相。

    陆花二人乃是倾盖如故的好基友,十分有默契,面上没说什么,转头就暗搓搓地盯上了钱掌柜,一路跟到了云间寺。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虽然应全是先到的,谁让他发现了陆小凤和花满楼,但陆花二人没能发现他呢,所以他是黄雀,那俩是螳螂,没毛病。

    于是应全就看着远远追踪钱掌柜而来的陆花二人占据了他之前看中的地方,做了他之前想做的事情——掀瓦片。

    **

    厢房里确实是有三个人,但第三个人明显是被控制住的,不仅像是被点了穴身体不能动,眼睛上还被蒙了眼罩。

    此外还有两个面具人在吵架。

    不管是对看得到的陆小凤还是对看不到的花满楼来说,那面具都属于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身形声音都没有改变,光遮个脸有什么用,马上就知道他们是谁了好吗?

    陆花二人都没有料到答案回忆这么一种方式被猝不及防地送到眼前,都有些哭笑不得,不过随着下面两个人越吵越凶,陆花二人就渐渐笑不出来了。

    这争执中的两个人自然就是极乐楼最初的创建者,也是假银票一案的两个主谋。

    这俩人陆小凤和花满楼也都熟,一个是大通钱庄山东分号的钱掌柜,一个是负责查案,才把朱停给抓了的捕头铁马。

    这完全就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戏码。

    可惜编剧和演员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半路插进来乱改剧本,导致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下面的戏码该怎么演了。

    所谓知己知彼,宫九想要皇帝屁股下的龙椅,自然要先知道皇帝的底细才好把人从椅子上给拉下来。

    于是他默默潜伏,开始大量收集情报。

    应全便是如此进入宫九视线的。

    他不管怎么说也有皇族身份,门路比其他人更多,知道的也比其他人更多。

    把假银票的事情短时间给闹大捅出来只是第一步,亲自道极乐楼兴风作浪是为了守株待兔。

    宫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应全给引过来,然后拖住。

    在他看来,只要应全不在皇帝身边,龙椅上那个废物就像是去了壳的扇贝,能被轻松料理。

    就算是宫九被逮住带走了也不要紧,他又不是自己单枪匹马把所有人都给揍服了才抢下极乐楼的,极乐楼里早有他安插的人手。

    宫九消失了,这些对他十分畏惧忠心的手下也会继续自己的人物,给钱掌柜和铁马吹耳边风递话。

    不断加重他们的心理压力,让他们觉得朝廷马上就会派人来处理此事,到时候他们肯定要兜不住。

    这的确是...个事实。

    俩人犯下的罪行也的确足够掉个脑袋的了。

    这个时候似乎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一方势力。

    但就这个问题,钱掌柜和铁马这对塑料合作者出现了重大分歧。

    钱掌柜想的是投靠傅宗书,他觉得傅宗书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连皇帝都要让他三分,肯定罩得住。

    铁马则不同,他想投奔的是南王——所以说南王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铁马不像钱掌柜,他还有野心,投奔南王可以让他搏一搏从龙之功,将来就可以脱下这身皂服,出将入相。

    不得不说,想的真美。

    钱掌柜的胆子还是相对而言要小一些,在不知道傅宗书其实也早有反心的前提下,觉得还是投靠丞相靠谱。

    俩人就争论起来了,谁也说服不了谁,又彼此都有对方的把柄没法分道扬镳,铁马一时就起了杀心。

    只凭他们的身份才干,根本连木高峰都不如,白给人家都不见得收。

    以为大反派收手下就不需要门槛吗?

    可若是他们带着假银票的事情去投奔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件事情操作好了,是真的可以对局势造成大影响的。

    陆小凤和花满楼听得满身冷汗。

    花满楼目不能视,感官越发敏感,听出铁马语气有异,身上骤然发出杀气,暗道不好,便蓄势准备救人。

    陆小凤也是如此。

    无关善恶与否,这个时候下面这两个人谁都不能死。..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