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综]少年,想成为英雄吗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手机阅读  书名:[综]少年,想成为英雄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善了个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又敌变友,接受无障碍还能闲着唠嗑。

    十分艰难。

    那一日白境突然上门, 死柄木吊新仇旧恨一同爆发, 要报在雄英白境按着他在地上摩擦的旧账。

    酒吧直接毁了一半。

    其中经历不多描述,只说结果。

    敌联盟新加入了一个成员。

    事实上, 这个组织从建立初到现在也就死柄木吊和黑雾两个成员, 死柄木吊是组长,脑无是武器,源源不断的供应,只剩下唯一的员工黑雾, 当助手又当保姆还当调酒师还当管家。

    拿的还是一份工资,干的是全组员的活, 当白境加入时,他挺赞成的。

    虽然这崽好像, 脑子出了点问题。

    不过也许少年人叛逆时期总会不正常些, 死柄木是个很负面的例子。

    黑雾操碎了心。

    “来, 和我去搬酒。”

    黑雾招呼白境去仓库,后门停了一辆小货车,车里是黑雾刚批发的各类酒水。

    虽然这是个没什么生意的酒吧,但总不能酒柜上没酒, 这是原则问题。

    白境搬着酒箱,利落的来回。

    “你看着瘦, 但力气倒不小, 怎么想起来从雄英退学来我们敌联盟?”

    黑雾一直在观察白境, 发现他为人踏实, 从不偷懒,最重要的是会分担他的事务,同时也能制住发疯时的死柄木吊。

    就像一剂特效药,让陷入牛角尖的死柄木迅速清醒。

    天气阴沉,距离体育祭已经过了很久,季节变换,从短袖穿到长袖,酒吧二楼也有了白境的一间专属房间。

    “理念不合而已,比起舍己为人的英雄,我更喜欢肆意些生活。”

    黑雾:“职业英雄也并非全都是舍己为人。”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东西。

    “下个月我们有新的计划,老师制造了一批新的脑无,可以大范围实验一次。”

    黑雾撸起袖子,站搬了站梯爬上去,“起子递给我。”

    白境站在下方,递上起子,二楼传来声响,也许是死柄木又从床上摔下来,他睡觉很不安稳。

    “老师是谁?”

    黑雾一直一一团人形黑雾的形态出现,穿着酒吧侍应服,小三件,打着领结,还挺斯文,他拿着起子修理突然坏掉的灯泡。

    “老师就是老师,日后你会见到他的……嗯,短路了。”

    白境下意识扶住梯子,仰着脑袋望着。

    在usj袭击实践中,黑雾和死柄木吊以绝对邪恶的方式出场,白境最初以为这个组织一定天天打架见血各种争斗算计,但真正进入这里,完全颠覆了白境的认知。

    敌联盟的首领,很幼稚。

    管家很全能。

    二楼又传来叮叮哐哐的声响,白境皱眉:“他到底在干什么!”

    黑雾:“估计起床气犯了,你上去喊他吃饭。”

    “我会直接揍他。”

    黑雾叹了口气,“轻一点揍。”

    他们并非没有怀疑过白境。

    但可能中二少年自带气场,说着征服世界也丝毫不违和,白境半点也不像是正义的英雄角色,他打人的时候比死柄木吊还凶残。

    试探一段时间后,黑雾很顺利的接受了他,只是死柄木吊还心里不爽快。

    白境端着杯热牛奶上了楼,黑雾的意思,起床喝杯热牛奶有助于平稳情绪。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死柄木每天起床总要发会儿脾气。

    白境开门时,床铺上空无一人,被单从床上拖到地板上,柜子上一只苍白泛青的断手,有这只手在,死柄木吊一定还在屋子里。

    ...

    白境打量了一圈,然后推开了浴室的门。

    死柄木吊赤着脚跌坐在地板上,水流直冲着他的脑袋,蓝色耷拉在脑后,露出俊秀苍白的面庞,身上的衬衫被打湿,像只落汤鸡。

    他听到动静,头也没抬,抄起垃圾桶砸了过来。

    白境侧过身体避让。

    “滚!谁让你进来的!”

    死柄木吊嗓子沙哑,湿透的发下一双固执阴郁的眼。

    白境半蹲下来,将牛奶放在死柄木吊手边,在他抬手之前,笑道:“你要是敢把牛奶拍飞,我就把你吊在屋顶上抽你。”

    死柄木吊的手顿在半空,微微颤抖。

    上个月死柄木吊跟他摆脸色耍脾气,正好黑雾出门不在,白境暴脾气毫不收敛,直接将死柄木吊在了屋顶上,直至他哭着说错了才放下来。

    “喝了它。”

    死柄木吊:“……”

    白境没搭理死柄木,他整理浴室,同时将水阀关了。

    等白境忙完,再度望过去时,杯子里的牛奶只剩下了一小半。

    “你到底想要什么。”

    死柄木吊沉声开口。

    他一直望着白境,一直一直,似乎从白境进门开始,死柄木吊的眸光就从未移开过。

    白境把地上的死柄木拽起来扔上床,少年动作并不温和,死柄木陷进床里,下一秒一只僵硬的断手也砸到了他的脸上。

    死柄木胸口起伏剧烈,血流上涌,“不准对我父亲无礼!!!”

    “抱歉,你的手太多了,我分不清哪个是你父亲。”

    白境神色平静,毫不意外,显然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他折身开窗通风,感觉这个组织主业其实是照顾死柄木,副业才是征服毁灭世界吧?

    他当初是不是来错了地?他应该直接投奔他那个老师,那才是真正想着干正事的角色。

    不然这个速度,他猴年马月才能碰上刀剑们?

    还不如一个人单闯。

    白境内心肆意冲动了几秒,又归于冷静。

    “下个月你有什么计划?”

    死柄木吊抚摸着“父亲”,“大闹一场,还需要什么计划?那些愚蠢的人,直接杀了。”

    白境单手扶着窗台,和死柄木吊压抑的气质比起,窗边的少年像一阵风似的,眉眼如画,笑容浅淡。

    和死柄木吊完全不一样的光明又美丽。

    美好的东西,唯一存在的价值便是被摧毁的那一刻。

    死柄木吊竟迫不及待幻想少年那一刻的到来。

    这个虚伪的家伙,那双漂亮的眼睛染上血花一定十分艳丽。

    “没别的了?听说老师最近在搜寻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类,你不想为老师分忧吗?”

    他总是装出一副体贴又温柔的假象,死柄木吊深知这人的虚伪和可恶。

    但言谈间,死柄木吊还是不经意被夺取视线。

    死柄木难得有安安静静听人说话的时候。

    所以黑雾才同意将白境留下来。

    “我们应该为老师分忧,多抓些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类。”

    少年这话目的性很露骨。

    死柄木的心突然从高空坠落,烦躁不已,他下意识抓挠着脖颈,“你想见老师?不,你不能见他!你目的就是这个?!你只想见他?!”

    死柄木突然发起疯来,红着眼狰狞质问。

    “父亲”以及其他不知名的断手缠住了他的身体,一个怪异的形象,此刻突然发起疯来,莫名可怜。

    “我应该杀了你!你总是打乱我的一切!!你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死柄木的手紧紧按着桌角,整个桌子快速石化,窗外席卷进来的风一...吹,只剩下粉末。

    被这家伙碰到一点,真是不得了。

    难怪连黑雾都很少亲近他。

    “发疯起来,无差别攻击啊。”

    白境摇摇头,不想和他辩驳,拧开门,死柄木试图抓住他,被白境先一步握住了手腕,“咔嚓”一声脱臼。

    “好好说话。”

    死柄木急促喘息着,目眦欲裂,狰狞偏执,他直直盯着冷漠的白镜,突然落下泪来。

    断手挡住了死柄木的半张脸,只露出那双哭泣又愤恨的双眸。

    “你们都一样……”

    我和谁一样?

    死柄木说话说一半,白境离开酒吧,走到在半路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羽生同学!!”

    白境停下脚步人潮人往的街道,白境戴着帽子,口罩几乎盖到了鼻梁,居然还有人能认出他?

    白境回首,从一家书店匆匆忙忙跑出来的绿谷出久惊喜的朝着白境挥手。

    “你怎么突然休学了?体育祭也不见人影,爆豪这段时间一直在发脾气。”

    书店里禁止大声喧哗,绿谷出久拉着白境来到角落的阅书区,“要喝饮料吗?”

    白境:“不用了,谢谢。”

    绿谷出久笑容灿烂,和曾经比起似乎哪里不一样了,“没关系,我们不是朋友吗,我知道你喜欢喝豆奶,隔壁店有卖,你等我一会儿。”

    绿谷少年似乎怕白境拒绝,立即起身小跑着去了隔壁。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到达隔壁,语速飞快,“一份豆奶,加糖,拜托老板,快一点。”

    白境:“……”

    绿谷确实变了。

    白境仰靠在小沙发上,神情莫测,以前的绿谷被拒绝后可不是这种态度。

    “不过,绿谷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豆奶……”

    白境呢喃着。

    想不通。

    绿谷捧着豆奶不消五分钟就回到了书店。

    白境翻着桌子上的书,咬着吸管,“你说爆豪最近一直发脾气?为什么?”

    “最好的朋友不告而别,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的。”

    白境突然沉默,缓缓抬头望向说出这种话的绿谷出久。

    绿谷愣了下,墨绿色的眼瞳中似乎有星星在闪烁,“……我将羽生当做我最好的朋友,也许我没有爆豪那么敢于表达的性格,但我想,羽生心里应该也把我当做朋友,不是最好的也没关系。”

    “我们好久没见了,今天碰见,真是幸运。”

    绿谷出久万分庆幸自己今天选择来书店,而不是去别的地方。

    绿发少年眼里的喜悦几乎快溢出来。

    朋友很少,别人对他稍微体贴一些,便掏心掏肺。

    不过绿谷这样的性子,即便对方是陌生人,他也会给予毫无阴霾的坚定微笑。

    白境突然觉得清光评价自己的说辞并无不对。

    他性子凉薄,不告而别,竟不觉得愧疚。

    应该愧疚吗?

    白境皱眉,恍惚沉思。

    好像,是有一点点。

    “……不过,爆豪的性格也并不敢于表达啊,他很闷的。”

    绿谷:“……”

    白境吸了一大口豆奶,“走,趁着我还在静冈,我们去找爆豪玩。”

    绿谷:“!!!啊啊?那个,羽生,我们一起??”

    不要吧,总觉得爆豪看到了,可能会更生气。..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