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我修补的剧情又崩了 > 第56章 056锁魂链

第56章 056锁魂链

手机阅读  书名:我修补的剧情又崩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暮死朝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沈白缩在荷包里面,看了看那个小小的血瘤一样的小东西, 吞了吞口水, 有点犯恶心。

    “师尊,这是什么?”

    云寒眼神微沉, 直接一道剑气刺去。

    “啊啊啊——!!”那血瘤一样的东西尖叫着, 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握住了喉咙,然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倒在地上,流出一片的血水。

    “是成精的蛊虫。”只是看了一眼, 天色蒙蒙亮起,四周似乎突然从黑暗之中褪去颜色。

    沈白看了一眼, 越发觉得恶心,“难不成就是这蛊虫害了这里的所有人?”

    “养蛊必将被蛊蚀。”云寒轻声说道。

    他刚刚一走进, 就觉察到一股血腥味道, 随后那老树精一出来, 表面看去是被怨灵缠绕,但云寒只需看仔细些,便可看出那老树精早就被那蛊虫所占。

    那蛊虫应该是生了灵,反噬那位魔修后, 便一直潜伏于此,寻找着迷途的散修, 然后将他们引诱在此, 最后再将他们吞噬。

    那老树精应当就是那蛊虫的老巢, 那蛊虫必须以血为生, 不敢轻易离开了此地,却是碰巧让他遇上了。

    空气之中突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那废墟之中的小城镇似乎带着点点不舍,白骨之中突然生出妖治的花,缓缓将此处包围起来。

    沈白看得惊奇,那些白色的花朵逐渐驱散了刺骨的血腥味,天色亮起,微风而起,似乎一切都消散了。

    “师尊,那是什么花?”

    “血绒,以白骨为料生长。”

    沈白看着,那白色的小花一丛一丛,似乎所有的怨念也就烟消云散。

    云寒只是一眼而过,并不多做逗留,只是缓缓离开此地。

    沈白回过头望了一眼,又看了看自家师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系统,我感觉师尊知道的好多哦,他都在云峰待了百年了。’

    【呵。】

    ‘……’

    沈白打了个哈欠,灵魂体虽然不需要进食,不过却还是需要休息。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自家师尊一眼,然后缓缓的缩进荷包里面躺下来,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然后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沈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上拂过,下意识的,沈白张开手臂都抱住了。

    那东西挺大,有些凉凉的,沈白抱住后蹭了蹭,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沈白发现自己抱着自家师尊的手指,师尊盘坐在一棵梨花树下,合着眼,似乎在冥想。

    一瓣小小的梨花落下来,从自家师尊的脸颊上轻轻擦过,像是一场漫不经心的相遇。

    然后那一瓣梨花混着不小心染上的一缕冷香,落入了这个荷包之中,梨花很轻柔,打在沈白身上也不算太重,沈白莫名的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沙沙——”

    风声响起,沈白把梨花放在荷包里面,然后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一片草地,后面就是梨花林,一片又一片的梨花,盛开得无比的洁白。

    云寒的眼帘轻轻睁开,那双眼睛带着几分水墨色,尽管时常那双眼睛里面一片虚无,甚至是一片冷冽之意,但是偶尔也会有朦胧的时候,像被仙雾围绕着的冰山,带着仿佛要被融化的错觉。

    青草的味道,白云悠悠而动,有着细微的阳光穿过枝桠缓缓落下。

    很温暖,即便如此,云寒却依旧像是化不开的浓稠,清冷之月,孤远高悬。

    云寒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将沈白从荷包里面拿出来,仍由着沈白踩在他的手掌上。

    “可曾休息好了?”云寒轻声问道。

    他的声音一贯冷清,此刻却带着一分慵懒气息。

    ...

    沈白点点头,只是看着云寒。

    云寒不解,“你总看我作甚。”

    “师尊好看。”沈白直白说道。

    那双眼睛里面似乎有着点点情绪流动。

    云寒并不看重自己的相貌,也或是在云峰久了,常年望着自己那张脸,也就失去了辨别之力。

    况且他是剑修,剑修之人,都甚少在意自己的外貌。

    不过一副皮囊。

    云寒抬头,斑驳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如同冷玉一般透彻,云寒微微闭上眼,感受着风中的灵气。

    那些灵气并不如何亲近他,许是怕了他这一身的剑气。

    但云寒一般修炼,也甚少吸取空气之中的灵气,一是不够纯粹,于他无益,二是他所需灵气甚多,这一小片天地会被他吸取得干干净净,不利于四周草木生长。

    他在云峰之上,云峰之下便直接埋着几条的灵脉,他设下阵法,可使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他在云峰待了百年,整整百年。

    云寒睁开眼睛,那些温暖的阳光似乎无法化解他身上的冷清。

    “待我回去,为你重塑肉身。”云寒看向沈白说道。

    沈白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云寒一直在等着,过了好一会儿,沈白站起来抱住云寒的手指,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师尊,我不值得你为我伤神。”

    云寒沉默半响,缓缓开口,“我说过,你既拜我门下,我必当护你无恙。”

    沈白心下动了动,想起那晚在云峰的月色下,云寒在月色跟雪色之中,是天地之间第三种绝色,也是这般说的。

    沈白笑笑,抱住云寒的手指就忍不住的亲了亲云寒的指尖。

    然后下一刻,沈白突然蛋蛋猛的一疼。

    沈白微微弯腰,不知道系统突然又犯什么毛病了。

    ‘系统,我师尊在的时候,给我点面子好么。’

    【不好。】

    ‘……’

    ‘你想再体会一把被我意淫的感觉么。’

    【……】

    ‘啊别,系统有事好好说啊,别跪下啊哎叫什么爸爸啊,爸爸没想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啊别脱啊,跪就跪了,别脱啊,哎别拉我的拉丝啊,这是干什么,爸爸一直是爱你的,别求着我给你,真的别,干什么呢,别含,啊,别含得这么紧,何必呢你,啊出来了出来了,别咽啊不用咽下去的啊,你说说你,不用感谢我,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

    下一刻,沈白突然就捂着自己的蛋蛋一脸的忧伤,突然就躺下来在云寒的手掌上微微发抖。

    “怎么了。”云寒问道。

    沈白挥挥手,“没什么。”

    沈白几乎是从牙齿里面吐出这三个字的。

    ‘我觉得,我的蛋要被你捏碎了。’

    【我不介意真的帮你捏碎。】

    ‘爱护蛋蛋,人人有责,从你做起,从现在开始。’

    【呵。】

    云寒似乎休息够了,他站起来,将沈白放入荷包,然后继续朝着云峰走去。

    路过一片花海的时候,云寒摘下一朵小花,然后递给沈白,沈白抱着娇嫩的小花,看看自家师尊,又看了看这朵小花,一时间心情复杂。

    小花是粉白色,每一片花瓣都充满了活力,充满了一种生机。

    沈白嗅嗅,小花的香味很舒服,但是沈白下意识的觉得这股花香,远远比不上自家师尊身上的冷香。

    沈白靠着荷包蹭蹭,这荷包日日夜夜放在师尊的身上,自然不可避免的染上了几分自家师尊身上的气息。

    带着几丝冷意,然后一股暗香浮动。...

    沈白一下就坐下了荷包里面,看了看自己抱着的花,又透着小小的出口看了看自家师尊,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系统,你在么。’

    【处理工作。】

    ‘你也有工作?!’

    【……】

    【废话。】

    ‘……’

    ‘系统,我心思乱的很。’

    【面对你家师尊的时候,你的心思永远都乱的很。】

    ‘我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是的,我在嘲讽。】

    ‘……’

    您真实诚。

    ‘肯定是师尊长得太好看了,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是么。】

    系统没什么情绪的响起。

    ‘系统,你手下也有很多宿主么,像我一样来完成任务的?’

    【还好,我是数据,按照规定办事就好。】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他们也会跟你提出条件么?’

    【他们都不骚。】

    ‘……’

    你真该庆幸你没有实体。

    不然我真的忍不住踹死你。

    ‘我有点好奇,系统你平时都是在做什么的。’

    【我编写了一套程序,处理大部分的任务发布接收以及发布。】

    沈白挺惊讶,‘你自己不就是数据么,还能编写出程序数据?’

    【所以被举报过来当任务系统了。】

    ‘……’

    有点,有点好奇。

    ‘那,举报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太多了,你想听哪一条?】

    ‘比如被举报长相有碍社会发展,太过宁人不爽看着就像扁你之类的?’

    【很可惜,我被举报的三百二十一条之中,没有一条跟你所说的相关。】

    ‘……’

    三百二十一条,你是怎么做到的?

    合着你是毁灭世界去了吧,不然怎么凑到三百二十一条的?

    沈白拿着小花晃悠晃悠,突然伸了个懒腰。

    ‘系统,我们能打个商量么。’

    【你说。】

    ‘下次让我履行诺言的时候,能让我爽到吗?’

    系统沉默了良久,良久,似乎有些沉闷的开口,【之前都没爽到么。】

    ‘是的,一点都没有。’

    其实之前沈白什么感觉都没,就感觉到无数酥酥麻麻的电流流过,然后,就没了。

    他几乎坚持不到两分钟。

    简直是对他男性尊严的挑衅!

    当然,这个理由沈白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真的,我觉得这种太过隐私的东西,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自力更生完成。’

    【很可惜。】

    ‘不要感到可惜,毕竟你是数据。’

    【不,我是可惜没有一具男性身体让我解刨了解得更加清楚。】

    ‘……’

    沈白脸色突然就变了变,‘不,我觉得你保持现状就很好了,其实电流很棒,我差点就忍不住。’

    【射出来?】

    ‘不,尿出来。’

    【……】

    【听上去很棒。】

    ‘……’

    【我想试试。】

    ‘……’

    我觉得,我好像知道了你为什么会被举报的原因。

    ‘系统,你特么在数据界也是一朵奇葩吧,是不是总是被其他数据排挤,特么你不被举报,谁被举报啊。’

    “嗷呜——”沈白捂着自己的蛋蛋,再次一脸忧伤。

    沈白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中指,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

    【下次我们试试。】

    不,绝对不要!

    沈白恨不得直接扇一巴掌给自己,让你嘴贱。

    ‘我不要,我觉得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这种变态要求的,死了这条心吧,我家师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作为我家师尊的弟子,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你总会有需要我帮你解决的事情,当你面临的难题更大时,而你无法掌握的时候,你迟早会寻找我的帮助,而这,就是我的下一次要求。】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清纯可爱的你,突然变得如此的无耻,我怀念以前我们纯洁时光,那时候你是处,我也是处。’

    【现在也是。】

    ‘是的,所以我希望把这些一切都在不言中的美好持续下去,系统,不要破坏你在我心中美好的形象。’

    【什么形象。】

    ‘热情大方,正气凛然,总是默默付出却不想着回报!’

    卑鄙无耻,强权主义,总是变态的提出更加变态的要求!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

    【而你总会有需要的地方,而这就是我下一次的要求。】

    ‘……’

    不!你不能这么变态!

    沈白捂脸,每次跟系统交易的时候,总有种仿佛他们有着什么说不出的py交易一样。

    不,一定是我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

    沈白抱着自己身前的小花,然后努力的在脑海里面开始狂揍小纸人,小纸人挺可怜,身上就贴着‘系统’两个字,然后被揍得爬也爬不起来后,沈白爽了。

    沈白深呼吸了一口,嗯,空气是如此的芬芳,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而在自家师尊连续赶路的半个月后,沈白终于抬头望见了那耸/入云端的凌云仙宗。

    真快!

    沈白很想给云寒竖起一个大拇指,云寒却是在附近的小城镇找了一家客栈休息了。

    沈白被装在荷包里面,荷包里面每天都会放进来一朵娇嫩的小花。

    每一天的颜色都不一样,但不可否认,都非常漂亮。

    荷包的花香混合着那股冷香,让人飘飘欲仙。

    沈白没事就抱着小花,他数了数今天的花瓣,嗯,也是单数的,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师尊。

    “师尊,你不想回云峰么。”

    云寒垂下眼帘,却是没有回答。

    云寒是想要回到云峰的,他在云峰百年,习惯了冷清的一切,原本他也以为自己不会为任何事物上心。

    当晚,云寒站在城镇之中最高的古树之上,看着那轮孤月,思绪了良久。

    他披着月光,似梦非梦,带着一片的冷清,那月光都不足以映照出他一分绝色。

    他把沈白独自放在客栈之中,他设下了结界,除非一位飞升大能过来,否则绝对任何人都无法打开那道结界,然而结界里面的人,却随时都可以出去。

    “沙沙——”

    风吹起,古树的落叶摇曳在风中,他的眉梢闪过一片的红光,那片红光落在一旁,化作一个男子。

    一个跟他一般模样的人,只是那外衣却红如鲜血,里面白色的衣服跟红色交织,如果在雪地里,那是一副最美的画面。

    “我要他。”

    云寒并不做声。

    那红衣之人只是重复,“我要他。”

    云寒仰头,似乎是一句叹息。

    红衣之人朝着那间客栈看去,似乎想要过去,却被云寒握住的手腕,云寒用着冷冽的目光看向他,“回去。”

    “我要他。”红衣之人加重了语气,他看着云寒,却是嘴角...浮起一抹嘲笑,他伸出手,放在云寒胸膛,“也是你,想要他。”

    云寒目光闪烁过一丝情绪,却又迅速收起。

    红衣之人微微仰头,神色一片落寂,“云峰好冷,好寂寞,我想要他陪着我,我要他。”

    云寒闭了闭眼睛,伸出双指,凝聚着真气缓缓压制。

    那红衣之人似乎有些难受,只是幽幽的朝着沈白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消散在原地,只留下一片的红烟。

    云寒的嘴角流出一抹血迹,他拿出帕子,缓缓擦拭着。

    他站在古树上一夜,整整一夜。

    衣袍染上点点白露,露水似乎都怕湿润了他的身,当东方升起那一抹鱼白之时,云寒才动了动。

    他朝着古树之下落下,若轻云之蔽月,若流云之回雪。

    云寒朝着客栈回去,站在房间之前,他能感觉到,自己设下的阵法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但他的阵法,本也只是为了防止外界什么妖魔鬼怪进去。

    云寒推开门,门内一片的冷清、安静。

    小小的荷包放在桌上,里面谁也没有,而在荷包的旁边,却是放着一支梨花。

    似乎刚刚摘下,上面还有着点点小水珠,看着无比的娇艳。

    梨花散发着点点的清香,有开得娇艳的,还有含苞欲放着的,白色的花瓣像是一场破碎的梦。

    云寒伸手拿起梨花,他微微嗅了嗅。

    很是清香。

    云寒拿起荷包,把梨花放入荷包里面,然后使了一个凝结之术,将梨花封印在荷包之中,这样能够永远的保存着梨花此刻最美的一面。

    然后,云寒缓缓朝着云峰回去。

    他踏入虚空,宽大的衣袍纷飞,白色的衣袖跟衣摆有着靛青色的暗纹,头上戴着白玉发冠,垂下两根银色流苏。

    流苏微微晃动,整个人影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冷清再次染上了他的眼底,他如同一道凛冽的剑气,人人只见一道白光朝着云峰而去,然后消失在天边。

    那是连皎月都自愧不如的光。

    云寒缓缓落入云峰,镜湖之中,小亭缓缓立在其中,湖内有着莲花开得正盛。

    “哒——”云寒脚尖轻轻踩在湖中。

    镜湖散开点点波澜,一圈又一圈,又迅速的恢复平静。

    镜面映出他的身影,他落入那小亭之上,一侧的仙鹤小童朝着云寒行礼,却被云寒抬手挥挥。

    仙鹤小童豆子眼睛眨眨,然后化作仙鹤模样,从小亭之中离开。

    它日日夜夜守着这魂灯,魂灯未灭,它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云寒看着那盏微弱的魂灯,从纳戒之中取出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伸出手腕,白玉一般的手腕被匕首滑过,绽放出一道血痕,流出滴滴鲜血。

    那鲜血打在魂灯之上,魂灯更加亮上几分,云寒取出魂珠,放在其中,整个命魂灯突然大亮起来,温暖的柔光缓缓流转。

    云寒伸手抹去自己手腕上的血痕,只留些一道浅浅的印子。

    他突然朝着镜湖之中跃去,却是任由着自己没入了镜湖之中。

    “哒——”

    只有圈圈波浪微微晃动,这里风不动,云不动,只有冷清以及寂寥。

    无比寂寥。

    ——

    沈白再次回到了宁若风的躯壳里面。

    当沈白从宁若风的躯壳里面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的寒气,比在云峰还要冷。

    他发现自己竟然被装载一个寒冰棺材里面了,寒冰棺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坚硬无比,沈白敲了好久,都没能撬开,有点,有点后悔了。

    ‘系统,我就这么走了,师尊会不会不高兴啊,他还说过之前帮我重塑肉身。’

    ...    沈白放弃从里面打开寒冰棺材了,在里面翻了个身,然后跟系统说着话。

    【你师尊故意放你一次,你若不走,岂不是辜负了你师尊的美意。】

    ‘可是我就是觉得有点闷闷的感觉。’

    【心里闷闷不舒服,那是欠日了,欠日了怎么办,射出来就好了。】

    ‘……’

    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在无耻这一方面,您的确是我的前辈。

    沈白又在寒冰棺材里面翻了个身,‘系统,我还要被关在里面什么时候啊。’

    【宁千机正在赶回来。】

    沈白又翻了个身,‘好冷哦。’

    【要运动一下么。】

    ‘运动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默默做就好,通常一个人运动,有益培养自己的毅力。’

    【宁千机来了。】

    沈白喜出望外,哥哥你终于来拯救我于水火之中了么!

    沈白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外面,然后下一刻,一股强劲的妖力朝着这里袭来,一道青色影子落下。

    果然还是熟悉的哥哥,熟悉的宁千机。

    沈白双眼泪汪汪,宁千机在寒冰棺材上面解开咒法,然后将寒冰棺材打开,沈白猛的朝着宁千机抱去。

    “哥哥我好想你。”

    宁千机伸手拍拍沈白的后背,嘴角却是冷笑,“玩够了,知道回来了,嗯?”

    沈白下意识的身体一僵,然后猛的从棺材里面跳出去,转身就想跑。

    “咔嚓!”冰冷的东西直接缠上了他的手腕。

    沈白眨眨眼睛,抬起手,只见他的手腕上,突然被套上一个手铐,白玉一般的手铐,紧紧的拷在他的手上,上面还有着银色的锁链,只是那锁链非常细小,另一头果不其然的放在宁千机的手上。

    沈白:……

    一回来你就给我这么大的一份大礼包,你就没有问过我想不想要么!

    沈白欲哭无奈,他看看手铐,又看了看旁边的宁千机,宁千机笑着,挑挑眉,然后将手铐的另一个手铐,“咔嚓”一声就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银色的锁链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消散在了空中。

    但是沈白却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手腕有什么东西被缠住了,他抬起手,扯了扯,那银色的链子便再次出现,似乎也就这么长了,他抬抬手,宁千机的手腕跟着动了动。

    沈白抽抽鼻子,“哥哥,为什么锁着我。”

    “若风乖,再不听话,哥哥就把你关在笼子里,若风是头听话懂事的小蛟,对吗?”

    对……你个妈卖批哦!

    沈白不乐意的摇摇手腕,不高兴意思明显。

    宁千机上前摸了摸沈白的脑袋,轻声说道,“只要若风乖乖的。”

    “就松开我的链子么?”沈白抽抽鼻子问道。

    宁千机笑得更温柔了,“哥哥就把链子放得更长些。”

    沈白:……

    合着你还是没想把我给松开对吧,宁千机,算你狠!

    沈白直接扭过头,不爱跟宁千机说话了。

    宁千机也觉得小孩闹脾气了,不能再闹下去了,他缓缓牵着沈白的手,然后从此处出去。

    沈白这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处暗室,一出去,就有点眼熟的宫殿。

    玉浮山?他们怎么又回到玉浮山了?

    沈白转转眼珠,一出宫殿,立刻就扑在宁千机身上,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

    “哥哥,我好想你哦。”

    宁千机捏捏沈白的脸颊,忍不住的亲亲自家宝贝弟弟的额头,自从宁若风的灵魂再次消失后,他先去鬼界,又去第五家闹腾,要不是那第五家的家主是在忍无可忍了,说了一句静等,他都快拆...了第五家。

    不过总算他的弟弟平安的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沈白晃晃手上的链子,“哥哥,这个链子冷冷的,我不喜欢。”

    宁千机也晃晃自己的手上的链子,“若风乖,习惯就好,你也不希望哥哥把你关起来吧,哥哥会心疼的。”

    沈白:……

    心疼你倒是别关啊。

    沈白再次在宁千机怀里蹭蹭,“那哥哥我乖乖听话,不要链子好不好。”

    “若风觉得呢?”宁千机反问。

    沈白猛的点点头,“我觉得很好。”

    宁千机摇摇头,“但是哥哥觉得不好,若风,你是这世上哥哥唯一亲人,哥哥怎舍得你受半点委屈。”

    沈白抽抽鼻子,我觉得,我现在就在受委屈。

    “这锁魂链即便是他日我陨落,或是若风你不幸夭折,我们灵魂都是相连着的,我们会生生世世在一起,高兴吗若风。”

    沈白:……

    ‘系统系统!’

    【啊,他说的是真的。】

    ‘……’

    “我觉得,我不高兴。”沈白老实回答。

    宁千机伸手点了点沈白的鼻子,语气无比的亲昵,“瞧你,高兴得都开始说胡话了。”

    沈白:……..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