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一卷 初涉战国 第008章 不归之旅(下)

第一卷 初涉战国 第008章 不归之旅(下)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武一听也觉得不错,便收起了剑,领着陆宇去找地方洗澡。

    陆宇一路跟着章武,一路小心翼翼地看着路,山道又小又曲折,有些地方又非常陡峭,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会摔跤的样子。见章武健步如飞,自己几次落后,童心一起便加快脚步追了起来。走了大约一里蜿蜒的山路,陆宇便听见哗哗水声。一边是山,一边是悬崖,经过一户人家,却见窗门紧闭,应该是没有人在家吧。看来整个马家沟十几户人家的房子都是依山而搭建,而马家沟也一定很大,否则相隔一里竟只经过一所房子。

    再跟着章武拐了两个弯,大约有半里多的山路之后,眼前出现的是一处瀑布美景。山上直奔而下的瀑布,在此处形成一潭青水;脚下的山路忽然变得宽了起来,从原来的一米左右变成五六米。但是水从潭中溢出,漫过眼前脚下的山路又继续往悬崖下面流去。其实说是一潭青水,却足有一亩之大,除了悬崖这一面,潭的左右两面又是高耸的青峰,形成一个同字状。

    完了。陆宇心里暗暗叫苦。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山区,前面山路都被瀑布冲断了,却不知这里的人最初是怎么上山的?他要章武带他来洗澡,确实是想舒舒服服地洗个澡没错,但是主要的还是要先探探路,看看怎么下山。如今只走过这唯一的一条山路,来到此处又是尽头,以后怎么回家去?

    章武已经脱去那件从陆宇醒来便一直穿着的他的长袖上衣,“嗖”的一声跃入水中,水花溅了陆宇一身。

    “舒服之极!”章武在潜了十米之远才冒出头来,招呼陆宇快点下水。

    陆宇叹了一口气,心想算了,反正先洗个澡再慢慢想回去的事。

    从他身上的伤好了之后,章武给了他一件极其简陋的粗布深衣,陆宇穿在身上一直感觉别扭。那件衣服,衣襟只达到大腿处,比章武那一件要短得多,而这里竟然不穿裤子!陆宇疑惑很久,最终章武给他所谓的“裤子”,竟然只有两只裤管!而且这种裤管需要绑在脚上,不绑的话根本都穿不起来的。

    脱下衣服,陆宇仅剩下一条灰色内裤,也跟着跃进潭中。

    这条内裤,已经是从飞机失事后,陆宇仅存于身上的最后一件物品了。上衣被章武“充公”了,陆宇也不想要回来,反正都破了,而且章武也不知道多久才洗一次澡,更别说洗衣服了。

    游了一会,陆宇和章武靠在岸边水较浅处,章武一边搓着身子,一边问:“有一疑问藏在心中许久,一直想请教陆兄弟,不知当讲不当讲?”

    陆宇心说这不是废话嘛,不当讲的话你不问了不就是了。但是仍然学足章武的语气答道:“章兄但讲无妨。”

    章武道:“初见陆兄弟时就发现兄弟的穿着奇风怪异,不知…兄弟跨下那块遮羞布,看来甚是奇特,又非丝制,不知是何物所制?”

    陆宇哈哈大笑,没想到这章武竟然连内裤都不知是何物,又反问难道马家沟的人都不穿内裤么?

    章武却一脸茫然地答道:“我们中原人称之为胫衣或裤绔,但是裤绔目的是为了遮护胫部,在冬季时令腿有保暖之功,却从没见过像陆兄弟这种…唤作‘内裤’的。”

    陆宇奇道:“男女都一样?”

    章武道:“对呀,难道陆兄弟家乡不是如此?”

    陆宇笑着说:“子曰‘非礼勿视’,倘若男女都不穿内裤,那不是乱了套。”

    听了陆宇的话,章武更加讶异,像是在看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看着陆宇。

    “陆兄弟口中的‘子’,是指孔丘?”

    陆宇想也不想就答道:“是啊,孔子,陆兄总该听过吧。”

    章武皱了皱眉头,“孔丘我知道,自成儒派,儒门弟子人数颇多,但其思想皆为帝王说,并无半点实用。”又问陆宇,“莫非陆兄弟是儒门弟子?”

    陆宇哭笑不得,读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几乎都可以说是吧。但是陆宇见章武似是对孔子有点偏见,便说:“小弟不是儒门弟子,只是读过他几册书。”

    章武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又道,“孔丘那套思想甚得各国君主喜爱,只是把百姓压迫得更惨,不值一谈。”

    不就是孔老二那些罪恶的事嘛,那时候奴隶制开始没落,孔丘的复辟当然受到诸候的欢迎,劳动人民的厌恶了。

    陆宇疑道:“章兄有离开过马家沟?”

    章武道:“当然有啊,有时隔几天都会出去办事。”

    这句话正合陆宇心意,正好从章武口中探一探出去的路。于是便问章武:“但是刚才章兄带小弟过来此处泡澡,沿途只见这条小道,却不知通往外界的路在何方?”

    章武想也不想就说:“在瀑布下有一洞口,穿过瀑布就能看到,从那边出去往西二十里,便能通往离马家沟最近的一座城,名曰‘陈郡’。”

    又叹了一口气。

    陆宇想起从他一回来就面有忧色,便问他有什么事,自己能不能帮得上忙。

    章武苦笑了一声,道:“马家沟确是人间少有的仙地,既清静,又没有战争,外面的陈郡就像是一座把马家沟和外界隔绝的城堡,出了陈郡,外面可就大大不同了。”

    陆宇听章武说得似模似样,又说他出去过,又说战争,不由怀疑起来。

    首先,自己醒来的时候,那间屋子透露着一股原始的味道;第二,醒来后章武的出现,无论是穿着或是举止言论都极其怪异;第三,从屋子里出来之后到现在所见的,竟然没有半点跟世界接轨。

    章武既然经常出入马家沟与外面,不可能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什么马家沟、陈郡,这种古老的名字,还有章武所穿的衣服、所用的日常生活用品,连他拿出来的剑,都是一把一比一的仿古青铜剑,难道我们国家里面还有这么一处原始的地方,而正好章武和马家沟的人都是古物爱好者,他们一起来到这里,把整个地方弄得像个古代一般么?

    这一定是一个恶作剧。

    但是在飞机失事以前,自己和章武素不相识,后来他不仅好心救了自己,又医好了自己身上的伤,现在居然还要教他学习剑术,这些都看得出来是出自于内心的真感情,又怎么会假得了?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陆宇不敢再往下想。

    从水里上来的时候,天色也渐渐昏暗了下来。章武对陆宇说:“或许再过不久,我们便要离开马家沟了。”

    陆宇问为什么。

    章武道:“当今天下,各国战乱,天下百姓不得安宁,自秦楚交战以来,马家沟曾一度成为秦楚二国的分界处,既不属秦,亦不属楚,但当今世上,再难有与强秦独斗……”

    陆宇赶紧打断了章武的话:“你说什么,楚国,秦国?当今?!”

    章武一脸疑惑地答道:“我说错什么了吗?”又问陆宇,“陆兄弟虽然家乡远在楚庭,但是也不可能对当今天下形势全然不知吧?”

    突然换了一副脸色,铁青着脸问道:“你当时是怎么受的伤,为何为出现在马家沟?”

    陆宇的大脑一片空白,给雷劈中一般,“嗡”的一声,感觉像大脑供氧不足,眼前一片景象顿时黑了下来。

    战国?!

    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在做梦。绝对不是。陆宇这样告诉自己。世界上竟然有这样荒诞的事情,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古代么?而且居然还那么巧合,不偏不斜地刚好穿越回了战国,难道老天爷真的送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份礼物,让他有机会去破解那个怪梦,接触那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但是这种事,又让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怎么去接受?

    借尸还魂?

    陆宇又否定了这一点。在他认为,所谓的“借尸还魂”应该是原来的躯体已经不在了,只是灵魂寄附在了另一个躯体里面,而如今自己活生生地在这个地方住了都不知道几个月了,衣服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么实实在在的感觉又怎么会有错?

    身居秦楚间,亦秦亦楚民。

    两军不往来,非秦非楚姓。

    秦威慑天下,楚霸憾人心。

    籍随朝暮改,何时见太平?

    陆宇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原来屋子里的草床上,油灯里昏暗的灯光告诉他现在是晚上。

    是屋子外面嘈杂的人声吵醒了他。

    回想自己当时醒来时所发生的各种怪异事情,和章武的语言,奇怪的作风,都在告诉陆宇,很有可能真的穿越了!这种这么老套的事情竟然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可真的是命运给的一份“大礼”啊。

    也许马家沟的人都聚在一块了。陆宇心想。

    果然,当陆宇出来时,只见老老少少以一团篝火为中心,或坐在地上,或单膝而跪,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石头当作凳子坐。陆宇心里点了一下,包括章武在内总共九个人,当中有三个是女的。全部人穿的,都是古代的装束。

    古装篝火晚会么?

    其中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子发现了门口的陆宇,对着章武叫了句“师哥”,指了指一脸懵逼的陆宇。

    霎时,九双眼睛齐齐往陆宇望来。

    章武招了招手,示意陆宇到他身边坐下,然后对众人介绍了陆宇,又逐一介绍了每一个人。

    陆宇心中烦躁,只对其中几个印象比较深,其余的根本记不住名字。这些人的名字太古怪太难记了。

    其中一个是刚才最先发现陆宇的那女子,是章武喊她作“七师妹”的凌梵,长得眉清目秀,肤若凝脂,脑后挽髻,身穿宽袖紧身长袍,上面绘有卷曲纹样。这一身的紧身长袍把她的纤纤细腰完美地体现了出来,令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又怕稍微一用力就把她的美腰折断。双眸深而黑,仿佛比那篝火还要亮。陆宇见过的美女有如小林,比起凌梵仍要逊色几分。

    这美貌女子,竟有着仙女一般的吸引力,令陆宇不由多看了几眼。

    而另外一个是章武口中称为“五师兄”的辽通。此人年龄约五十岁上下,身材魁梧,粗壮黝黑,嗓声如狼,目大如牛,一脸胡子的形象让陆宇想起了隋唐的程咬金。此人太阳穴高高鼓起,看样子就是个练家子,想必也一定力大如牛。

    最后一个记得名字的是一个小子,大约七八岁,高高瘦瘦,颧骨奇大,鼻子却有点塌,绝对不是一张帅哥脸,陆宇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对陆宇表现出特别感兴趣地坐到他的身边,自己向陆宇报了姓名叫肖正文,还说自己从未见过像陆宇这样,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听见章武说道:“今恐怕马家沟再不是一个安全的栖身之地,秦人又再攻赵,逼得赵王要把异人之子送回秦国,看来秦人的野心已经很明白,下一步便是攻魏、韩等国,逐步地吞食各国了。”

    陆宇每一句都听得无比震憾,赵王便是赵孝成王,而异人便是以后秦国的庄襄王,此时应该还只是太子。而他的儿子,便是叱咤风云的秦始皇嬴政。

    辽通冷哼一声,道:“各国必定不会坐以待毙。”

    章武又道:“如今其余四位师兄各在楚、魏、韩、燕四国,尊照师尊的吩咐,我们的任务,便是联合四位师兄,说服赵孝成王与四国合纵伐秦。”

    众人点头称是。

    陆宇大骇,“合纵伐秦”这四个字如悍雷一般重重地击中他的心。没想到章武这群人竟然在开会讨论如此具历史性的大事,心想难道历史上几次有名的合纵攻秦的战争,都和这些人、或和这些人的师门有什么联系?

    只听章武又对辽通说道,“五师兄就请与李兄留在寿春辅助二师兄。”

    辽通与一花甲老者双手作揖,齐声道好。

    接着又对另外那两个女子道:“九师妹与灵姑娘、高兄弟三位,请前往新郑会合大师兄。”

    原来这里面也有不是同门的。陆宇心想。那个九师妹看起来年龄反而要比七师妹凌梵要大上几岁,姿色一般,却也不失为一个美女;而那灵姑娘则要差得多了,相貌平平,假若女扮男装的话,想必也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

    另外那个高兄弟长相却十分俊美,皮肤白得跟女子一般,说话也轻声轻气,每说一句话都让陆宇在心里重重地打一个冷颤,这令他想起了古代的同性恋之风并不比现代要好到哪里去,只不过一般都出现在王公贵族里,平民百姓哪有如此怪癖。像楚国大名鼎鼎的屈原,便有传说他与楚王之间有着一段暧昧难分的复杂关系。

    章武又对那个美女凌梵道:“七师妹便随我一齐入大梁去会合三师兄,再入邯郸去说服赵王。”话音未落,肖正文就大声叫嚷着要跟随章武一起去。

    这个章武,自己挑了个长得最美的七师妹一起去做什么任务,换作是我,我也想插队。陆宇心里想道。

    又听章武说:“小文和姬少雍兄弟也跟我一齐去罢,长长见识。”

    肖正文和另一个比他年长十来岁的男子齐声欢呼。

    章武正色道:“此次并非儿戏,你们莫要当去玩耍一般。”

    肖正文和姬少雍两人不由伸了伸舌头,安静下来。

    陆宇正在尴尬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却被章武看破了他心中所想,便问他说:“不知陆兄弟意欲何去?”

    陆宇在心里问候了章武的母亲一句。难道自己真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楚庭”去么?如果这些人真的不是神经病,或不是恶作剧的话,现在真的处于战国时代的话,自己所在的“家乡”几乎是一片荒芜之地,难道自己要回去跟当地的土著人或野人共同创造一个种族么?

    心里正暗暗叫苦,章武又说道:“若陆兄弟不急于立即返回家乡,不如与我同行,见识见识一下我们战乱的中原。”

    陆宇心里求之不得,因为他们的行程的最终目的地正是前往赵国,而这个时候嬴政正在赵国里做质子,正好可以圆了他一睹未来秦始皇的风采,又有美女同行,这种好事他怎么会放过。当下便连连说好。

    章武又吩咐了众人收拾行李,准备即刻启程。

    陆宇发现那个比肖正文十来岁的姬少雍,想起章武介绍时,说此人来自镐京,也就是西周的都城,高高大大的,剑眉下的双眼炯炯有神,也算十分俊俏,但是刚才陆宇发现他趁众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眼神时不时便往那凌梵身上瞟来瞟去,露出一股奇怪的神色,身上又散发着一种邪气,便顿时对他好感大折。

    直觉告诉他陆宇,此人必定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却不知他在这里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陆宇对玄学上观人气息的知识也自学过一些,虽然自己说不准,但有时候那些直觉总告诉自己不会出错。

    回到屋内,章武从木箱中取出了那把青铜剑,又从里面拿出另一把铁剑递给陆宇,严肃地对他说道:“剑术之事,路上慢慢再跟你讲解一二,希望你是真心与我做兄弟,而不是被派来的奸细。”

    陆宇心说你这几箱东西敢情都是军火啊,都不知是什么人,老是提奸细奸细,我一个什么事都不清楚的人,就算要做奸细也该先摸清你们的底啊。再说,与你做兄弟我倒要掂量一下是否安全呢,一屋子军火和密谋合纵伐秦这些事哪一件不是危险之极?如果是坏人,说不定哪一天我陆宇翘了辫子都不清不楚呢。

    但是当下的情况并不准许陆宇多作考虑,如果稍有犹豫,说不定这个章武回手一掏,陆宇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当陆宇作了一万重保证之后,章武才从另一个木箱中取出两套武士衣服,把一套交给陆宇,让他穿上。

    陆宇这一套是红色的。据说魏人尚红,难道穿一身红进魏国便很会吃香么?当穿上武士服之后,手中持剑,陆宇俨然一副古代侠士的风范,连章武也不禁对陆宇称赞一番。

    可惜没有镜子,不然陆宇也要看一下自己穿上古装的样子。这马家沟也是穷得叮当响,章武的房子里竟然连一面铜镜也没有。不过这一路会和那个仙女凌梵一起,她作为一个女儿家,身上应该会有镜子吧,从古至今,女子爱美之心总不会在这里就改了吧?

    反正,家是回不去了,不如跟着他们,先找到秦始皇再说,说不定能够解开自己那个怪梦,甚至轰轰烈烈地闯出一番事业也说不定呢。

    忽听章武道:“既然陆兄弟已经醒来,这件上衣,也就物归原主吧。”

    陆宇一看,只见章武手上拿着自己那件上衣,忙推了回去,说:“章大哥救了小弟,又治好小弟身上的伤,还教了小弟这么多,这件上衣就送给章大哥吧,只要大哥你不嫌寒酸就行!”

    章武哈哈一笑,也不多说,把那件上衣收了回去。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