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魏国风云 第022章 名剑龙阳(上)

第二卷 魏国风云 第022章 名剑龙阳(上)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陆宇被他连续几个疑问给问得头大,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一边脑里胡编,一边答道:“第一个问题,葬龙坡山崩乃在家师计算之内,小弟只是代天行命罢了;第二个问题,那些山贼确是小弟所杀,待有时间你我切磋两招便可知小弟所言非虚;而最后一个问题,实是小弟接到家师之命,返回师门,故小弟进大梁之时是由北门而非从南门而来。”

    西门候听得瞠目结舌,不禁佩服鬼谷子的“神算”,又暗暗佩服陆宇的剑法,顿时觉得陆宇深不可测。当然他不知道这些话都是陆宇胡编乱造的。当下便兴奋地说:“如此便再好不过,能与陆兄切磋剑法,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而陆宇把话说出来之后又不免有些后悔,鬼谷子当日杀那几个山贼的剑招之精妙,自己目前最多也只学得一成半成而已,若真让他演示一遍,说不定会立即穿帮。现在西门候却一口把要与自己切磋剑法的事给应承下来,自己变成骑虎难下的局面,也只好硬着头皮先答应下来。

    心想反正先把西门候唬弄过去,以后有没有机会切磋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西门候大乐,举杯说道:“来!就为小弟能认识蛟龙侠这样的豪杰,干了!”说罢便一则尽。

    陆宇又是尴尬一笑,硬着头皮把这一小杯烈酒喝下了肚。

    “好!”西门候哈哈一笑,吩咐花姑们给陆宇倒酒。

    正闹着,忽然听到包间外的大厅传来一声动人的弦音。

    陆宇与西门候正在包间吃喝,忽然听到二楼大厅有一女在弹唱,那歌声甚是悦耳,令陆宇不禁起了好奇心,心想在妓院里竟然能听到如此动人的唱功。唱的内容是什么他听不懂,只是觉得听起来有若天籁之音,特别舒服。

    那歌声似乎吸引了此楼所有的一切人,原本隔壁与大厅传来的嘈闹声顿时都静了下来,不只是陆宇这个包间。

    仿佛那是从天上飘到人间来,伴随着古筝,歌声清纯而空灵,嘹亮之处充满着醉兰坊的每一个角落,低沉之时,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喘,生怕破坏这完美的意境。

    直到一曲唱毕,顿时暴起如雷贯耳的喝彩声,经久不息。

    陆宇也忍不住跟着喝起彩来。

    西门候笑道:“想不到陆兄对音律也有兴趣。”

    陆宇尴尬地说道:“西门先生见笑啦。小弟只是觉得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故情不自禁随着大家一起叫好罢了。”

    西门候手往大腿大力一拍,大叫一声:“好一个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妙,说得真是妙!来,就为这一个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再干三杯!”

    陆宇心里正在叫苦,小柔嗔道:“二位就只记挂着我们玉儿姐的悦耳歌声,把我们姐妹几个都抛之脑后了!奴家不依,这都要怪陆爷,奴家要罚陆爷再喝三杯。”说着便抢着又把陆宇的杯斟满了酒。

    西门候怀里搂着那名叫做燕儿的花姑,笑道:“你这是要把蛟龙侠灌醉在此处吗?本人可不同意,怎可如此偏心。”说完又是哈哈大笑。

    陆宇这才知道这优美歌声的主人叫玉儿。想起自己的怪梦中,那两名女子其中之一也叫玉儿,总不会这么巧就是同一个人吧?却不知道其是否也人如其名,像玉一样美丽动人呢?

    推托不过,陆宇又连续喝了好几杯,这种烈酒他以前几乎完全都不会去碰。之所以觉得是烈酒,感觉每一口都像是在燃烧一般地从喉咙烧到直肠。但是这种酒却又与他喝过的白酒有所不同,除了有一股淡淡的花香之余,还伴随着一丝甜味。这大大地减少了里面酒精的味道,喝起来又像在喝鸡尾酒一般容易。

    但是他知道,这种酒的后劲一定会很强。

    突然,外面又响起古筝的声音,把所有才刚嘈闹起来的气氛又给压了下来。当众人以为又有一曲天籁,却不料听得一把悦耳的女性声音说道:“听说蛟龙侠陆宇正在醉兰坊,可否请移尊步,出来一见?”

    由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位玉儿的身上,似乎除了她一人之外,连空气也被凝结了,所以刚才她说的这一句话,陆宇甚至怀疑连在楼下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西门候与陆宇面面相觑,没想到这玉儿一开口说话便点名要见陆宇。西门候故意露出妒忌的表情,小声说道:“这玉儿姑娘是醉兰坊的头牌,面子特别大,不是你有金子就能见到。如今她提名想见你,这可真羡煞小弟呀。”

    陆宇心里暗忖一个青楼女子竟然这么有架子,那岂不相当于二十一世纪的大明星,自己确是应该出去会一会她。

    在西门候的陪同下,踏出包间,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地往陆宇身上射来。陆宇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就像一个明星出现在演唱会的舞台上,被期待着他即将上演的个人秀。

    二楼大厅的中央,一位女子以薄纱遮面,梳着如燕尾一般的发髻,两弯柳眉下那对晶亮而幽深的眸子如盈盈秋水,显得十分灵动有神。虽然无法看清她挡在薄纱之下的面貌,但却为她增添了一分神秘感,令人忍不住想去揭开来一睹芳容,却又怕侵犯了这位柳弱花娇的尤物。一身淡紫色的长褂衬托出她玲珑浮凸的身段,肤若凝脂的一双柔夷,令人难以想象刚才那曲天籁竟在这双灵活的指下所产生。

    若不是玉儿一声轻咳,陆宇觉得仿佛自己就是一幅美人画中沉醉了不能自拔,可见此女确有着吸引人之处。

    如此美女,本该生在富贵之家,却不知道为何会沦落烟花之地?

    回过神时,只见这尤物秀眉微蹙,似乎对陆宇的无礼有些不满。

    陆宇干咳了两声,打破了现场尴尬的气氛,作了一揖,对玉儿说道:“在下陆宇,见过玉儿姑娘。”

    玉儿微微一点头,柔声道:“奴家听说陆爷在葬龙坡时,以一人之力敌数百山贼,竟令得葬龙坡地裂山崩,对于如此故事,奴家甚感兴趣,却不知此事是否如实?”

    西门候抢在陆宇前面说道:“若玉儿姑娘肯赏脸到包间一坐,本人担保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全盘托上。”

    西门候此话一出,惹来在座众人的哗然。如此意思是要玉儿直接去包间陪他们几个,这可是没有人愿意的事。他们花了钱就是想来见见这位红牌美女,平时请都请不到了,现在西门候竟然公然邀她,若不是因为在场的来客都知道他是信陵君的人,估计早就有人要站出来扁他了。当然,实力要胜过他才行。

    不仅在场的人不满意,连玉儿也略有不悦,淡淡地说道:“如此说来,西门先生当时也在葬龙坡?那陆爷以单人对战三百贼人的时候,西门先生是在一旁冷眼观看?”

    陆宇暗忖此女果然十分厉害,在明知西门候是信陵君的人的情况下,仍然还敢用这种语气质疑他所说的话,完全不给他面子。要知道古人对面子十分看重,更何况是这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的手下。不给他面子,也即是不给信陵君面子,若信陵君追究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不过玉儿竟然敢如此,可见她的后台也绝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果然,陆宇发现西门候脸上的表情又是尴尬,又是带有一丝暗怒,似乎恨不得将她吞下腹中去。既奈何不了这女人,一时却又无法找到台阶可下。饶是他应变能力较快,硬是把话题塞到了陆宇身上:“玉儿姑娘何不问一问你面前的蛟龙侠,本人和他如兄弟般的关系,他当然已将事情的经过全数告知本人。”

    陆宇哭笑不得,自己确已将“事实”告诉给了西门候,但绝对不会是他在大梁城内所传播的那般神奇,连什么蛟龙侠的称号,到现在他自己心里都还不能完全接受。但此时又不能落西门候的面子,毕竟还得靠他的关系去见信陵君。当下便笑道:“两们何必因此小事而争执,那只不过是本人运气较好,区区那几个小贼,能够为民除害,亦是在下所应该做的。”

    在场所有人,包括西门候在内,顿时哗然。没有亲眼看见陆宇以声音共振引得葬龙坡山崩的现场,根本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运气好”这三个字,三百有余的山贼,在他口中竟变成了“区区几个小贼”,难道此人的本事已经达到了让他能如此狂妄之地?

    玉儿也像现场的其他人一样,陷入了深思。

    突然角落里有一个人说道:“本人与蛟龙侠的比试还未分出胜负哩!”

    众人的眼光顿时被这把声音所吸引,都不由往那处角落望去,想看看这说话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与蛟龙侠动过手。

    角落里,一皮肤白皙,方面大耳的男子站了起来,不是那荆先生还有谁?

    陆宇心想刚才倒忘了向西门候问起这荆先生的来历,不知此君是何方神圣,在城门口的时候,西门候明知他为难自己,却仍然没有开罪他,想必此人的后台也是西门候所开罪不起的人物。虽是如此,自己与此人无冤无仇,在城门处他竟然想对自己下杀手,现在又公然挑衅,若不给他点颜色看,想必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的麻烦。

    没想到刚在城门口为难自己,现在又同时出现在醉兰坊这么巧。

    还没有等陆宇开口,西门候便踏前一步冷冷地说道:“荆杰!不要以为有你的主子撑腰,你便可欺人太甚!你想比试剑法,我西门候随时奉陪。”

    原来此人名叫荆杰。陆宇知道现在自己因为葬龙坡一役,被西门候所“捧红”,此时他必定极力拉拢自己,站在自己这边,毕竟陆宇也曾表示过想见信陵君。在场的人在西门候与荆杰的对峙的眼神中看出来了充满火药味的气氛,为了不祸及自身,不少人已经离了场,只剩下角落里寥寥数名好事者仍然在等着一出好戏的上演。

    正在这时,另外一把女声说道:“难道信陵君不在,他的狗奴才便在此大放厥词,不将本君放在眼里了么?”

    陆宇随着众人的眼光看去,只见几个武士随着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的男子,束发入冠,冠上嵌满名贵珍珠,皮肤比那荆杰更为白皙,身段却多了一份纤细修长,腰间一柄三尺长的青铜古剑,剑柄处悬挂圆形玉佩,剑鞘上刻有陆宇看不懂的鸟篆,想必至少也是和章武那把青铜剑同等级别的好剑。

    再看那男子的容貌,陆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世间少有男子的眉毛像他一般细腻,看似天生而非刻意修剪,一双轻轻挑起的丹凤眼竟带着几分男人不该有的妩媚,甚至在这张瓜子脸中,挺直的鼻梁和微撅的薄唇都令人找不到有半点的不和谐。

    想必古时候的美男子如龙阳君、潘安,也不过如此了吧!陆宇暗叹,“绝色美男”这个词用在他身上,绝不为过。

    而刚才的那把“女声”,竟然就出自这名男子!陆宇不禁怀疑是否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面前这位活脱脱的美男,不仅容貌妩媚,声音竟也如女人一般娓娓动听。再看其他人时,却发现除了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此人身上之外,并没有人像陆宇一般吃惊,看来这里的人,都认识眼前这名男子。

    只听玉儿与荆杰等人同时行礼道:“拜见君上。”

    西门候低声对陆宇说:“这便是龙阳君…”

    “龙阳君”三个字一出,陆宇顿时身躯剧震。

    眼前这位美男子,原来竟是那“名震千古”的龙阳君啊。陆宇记得史册上说他是魏王的男宠,其貌美妩媚,就连魏王后宫的美女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传说此人剑术武功极高,居魏国之首,而陆宇在离开楚国的时候见识过西门候精妙的剑法,觉得荆杰的剑法与西门候不相伯仲,而自己虽在梦山时经过鬼谷子传授,但是时日尚短,故陆宇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二人,若龙阳君真如传说般的厉害,剑法在二人之上,那估计更是难以想象的了。

    西门候脸色一沉,却扮作恭恭敬敬地对龙阳君行了一礼,又低头在陆宇耳边轻声道:“那荆杰是他的人。”

    龙阳君凌厉的眼光扫过众人,最终停留在陆宇身上,淡淡说道:“本君刚才在楼下好像听说有人要比试剑法,不知是谁?”

    荆杰笑道:“回禀君上,小人本在北门与蛟龙侠比试剑法,不想西门先生突然出现,阻止了小人,令比试中断,故刚才正欲与他再约时间比试哩。”

    陆宇和西门候心里齐齐问候了荆杰的祖宗十八代。

    龙阳君奇道:“蛟龙侠何在?”

    陆宇学着西门候对龙阳君作了一礼,道:“承蒙各位抬举,正是小人陆宇。”

    龙阳君哈哈一笑,道:“原来你就是在葬龙坡大败三百贼子的蛟龙侠,果然有些侠气。来,比试剑法怎可少了本君?荆杰你就与蛟龙侠过几招,让本君见识见识。”

    西门候忙上前说道:“陆兄初到大梁,比试剑法可否择日再行?”

    龙阳君秀眉一皱,不悦道:“如此人物剑法一定了得,西门候你勿要扫兴。”

    西门候还想再说什么,陆宇却在后面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既然君上开口,那在下就陪荆先生玩几招。”

    龙阳君轻轻一笑,眼睛始终没有从陆宇身上离开:“果然够胆。若你能在百剑之内击败荆杰,本君担保以后在大魏无人敢为难你陆宇。”

    陆宇闻言剧震。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知自己的本事。仅仅一百剑,让他如何胜得过这剑法与西门候不相伯仲的剑客。

    荆杰一副得意忘形的表情,看似他也对自己很有信心,不相信陆宇能在一百剑之内把自己击败。

    而西门候却对陆宇信心十足,认为绝对难不倒他。毕竟三百余山贼都能尽杀,就算是荆杰又如何?只是他并不知道,三百余山贼,几乎九成多都葬身于山崩之时,剩下的那七八名,亦非陆宇所杀,而是鼎鼎大名的鬼谷子下的手。

    如今的情形,只好硬着头皮,把鬼谷子所授的剑法从头到尾在自己脑子又演示了一遍,从里面找出能够最有可能击败荆杰,自己又能使出的剑法。突然灵光一闪,陆宇已经有了击败荆杰的方法了。

    此时只听玉儿说道:“玉儿有个提议,各位大人若要比试剑法,大可到后院空地,那客人既可照旧喝酒作乐,又可观赏,何乐不为?”

    龙阳君闻言大乐,立即说道:“好!就依玉儿姑娘,荆杰你就与蛟龙侠到后院比试,勿要在此打烂了人家的东西。”说罢便让玉儿领路,在数名武士的簇拥下,往楼下走去。

    那荆杰自然像一条狗一般,跟在后面。

    西门候故意拖着陆宇走在最后,与他们拉开几步距离,在陆宇耳边小声说道:“陆兄请给我杀了荆杰,一切后果由小弟负责。”

    后院位醉兰坊的楼下北边,大约有百来平方,除了左右一口石井、一张石桌以外,再无他物,这也为即将要进行的比试提供了很好的空间。

    龙阳君往空地的中心一站,环视众人,手里拿了一杯酒,嘴里说道:“在比试之前,本君有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蛟龙侠可为本君作答。”

    这话听似龙阳君心中有疑问想要陆宇回答,但是陆宇却从他的语气中知道不管他问的是什么问题,自己不得不答。此人身为魏安釐王的男宠,地位之高,相信连信陵君仍要忌他几分,西门候自然不敢得罪,自己现在与西门候站在同一条战线,当然也得顺着照做,否则如果激怒了龙阳君,再演出一剧大梁追杀的话,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于是陆宇回道:“君上请讲。”

    龙阳君道:“这两个月以来,由襄陵到大梁,无人不知你陆宇的名号。似乎本君还听说你师承云梦山,不知可是真事?”

    若说在初离楚境的时候对西门候说自己是鬼谷子的徒弟,是陆宇胡编乱造以求蒙混过关,但后来却真的被鬼谷子带到了云梦山,并且在鬼谷子的传授下学了阴符七法和阴符七剑,甚至是意传的拳法。虽然没有真正拜鬼谷子为师,但是以鬼谷子徒弟的身份而居,绝非造假。陆宇原先并不想高调地宣称自己与云梦山的关系,无奈经过西门候的推波助澜,大肆宣传,自己如若不承认,岂不是变成了自己咬自己的舌头了?

    基于种种原因,陆宇只好答道:“君上所提的问题,在下的回答是肯定的。”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