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39章 再访魏宫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39章 再访魏宫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陆宇这才发觉其实魏王与信陵君长得有几分相似。比剑那晚因为距离比较远,又因为是在夜晚,故没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也不奇怪,两个人本来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长得像也是绝对正常合理的事情。

    假设这个魏王是假冒的,那么他这张脸肯定也戴了凌梵所戴的那种能以假乱真的面具,或者是一个万分神似又经过严格训练的替身,否则以龙阳君与他那种暧昧的关系,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只是保持在怀疑的阶段。

    只听信陵君黯然道:“禀大王:目前还没有线索。”

    魏王脸色一黑,又问:“是否抓到刺客?”

    信陵君眼角望向龙阳君,颇有深意地说道:“臣弟已经命人全面追查,定要还朱老一个公道。”

    龙阳君叹道:“真是令人惋惜,信陵君若用得着本君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本君必定全力协助,为朱先生讨回公道。”

    信陵君脸上抽搐了一下,却又不能当着魏王的面发作,冷冷说道:“多谢龙阳君好意,捉拿区区一个刺客,还未需要劳烦阁下。”

    魏王干笑一声打破尴尬,圆场道:“龙阳君也是一片美意,不过信陵君手能人居多,自然如他所说,区区一名刺客,捉拿归案也是指日可待之事。”转身回到王位上坐下,正色道:“陆宇听命!”

    陆宇上前一步行礼,高声回道:“臣陆宇在。”

    魏王道:“邯郸之行将于明日卯时一刻启程,不容有误,故寡人命你由此刻开始,暂住福照阁,不得离开宫中。”

    陆宇高呼遵命。

    魏王又说道:“此次寡人命你为左中郎护送公主,除了信陵君力荐之外,龙阳君还是首次在政见上与信陵君保持高度一置,寡人十分高兴!陆宇你可要好好感谢他二位,待回国之后,寡人除了兑现金言,赏赐于你之外,必会再另行加封,你可要给寡人好好地表现。”

    陆宇暗忖原来此事龙阳君也有份撮合,那时候应该在去秘道之前,不过龙阳君那时早已知道他的身份,让他陆宇担此美差,正好可以暗中掩护章武等离开魏国,看来这是一件早就已经“内定了”的差事。当下便叩头谢恩,道:“臣绝不辜负大王与两位君上的厚爱,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只听魏王又说道:“你且退下。”便命人带领陆宇前去福照阁。

    陆宇一怔,心说天还没亮便命他进宫,就为了对他说这么几句话,这些古人的心思有时还真是不容易猜透啊。但王命难违,没有你的事便没有你的事,多嘴可不是好事。不过!为什么魏王遣他退下,西门候却没被支开?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陆宇在宦官的带领之下,绕过像迷宫一般的各处宫殿,又经过一个人造的池溏,这才到达福照阁。陆宇暗忖就算放任他自己在这里到处乱窜,他亦可能没办法离开王宫。这一路走过来,光是大大小小的宫殿就超过了十处之多;每处宫殿无一不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尽显古代君王的奢华。宫殿顶的屋檐也十分讲究,檐角上与脊上的螭吻、狻猊、飞凤等神兽,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王权。

    这样的一座王宫,即使逗留上十日,宫内到处挂着路标,都未必能够游尽,才见识冰山一角的陆宇当然无法在一时半刻之间离开。况且守卫森严,估计还没能越过三道门,已经被禁卫军抓起来或杀死了。

    魏王肯定有事与信陵君他们一起商议,陆宇却不能参与,估计是魏明姬到达邯郸之后的秘密计划。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计划呢。

    如果那是重要的秘密,为何不派西门候护送魏明姬去,却要让他这么个新人来担此任务?而且,令他背脊发凉的是,从第一次见信陵君,他已经直言会在魏王面前为他说好话,让他随公主的队伍前去邯郸!那时候陆宇还未“真正”成为他的门客,按理说,西门候追随信陵君多年,怎么说也应该是推荐他而不是陆宇,虽然龙阳君一定阻挠。

    之前他总以为是因为自己身份的理由,如今再细想,却又不是那么回事。表面上看来,由他这个云梦山门人、玄微真君徒弟的身份,加上魏国公主的身份去劝说赵国参与合纵攻秦,绝对是合情合理。但是如果魏明姬不仅仅是侄女拜访姑姑,不仅仅是劝说赵王,那么除了一个原因之外,陆宇再也想不出有其它的原因了。

    那便极有可能是要陆宇去做替死鬼。

    秦对赵用兵,迫赵交回质子,也就是未来的秦始皇嬴政。在他们的计划里,主要目的是要联合成五大诸侯国的兵力,合而攻秦,不止一次地提到要劝说赵王不能交出质子,包括章武这一众云梦山派,在这观点上,他们是坐同一条船的人。虽然章武不会陷陆宇于不义,其他人却难保不会。龙阳君与信陵君虽然私下暗斗,但是在关乎国家大事的前提之下,一切都变得难以预料。

    陆宇越想越心寒,这可能性比起他之前所猜测的更具说服力,亏自己一开始还美滋滋地把自己当作了这个时代的主人公,享受各种主角光环,看来那些简直都是在自圆其说,把自己捧得太高了。

    如果能将质子杀死,再嫁祸于陆宇头上,赵国便再不用守住这看似筹码,实际上却是更像是烫手山芋。那时秦国将会把矛头指向他,迫赵国交人,然后迁怒于赵魏二国。但那时联军可能已经组成,秦国将要面对五国兵力的进攻,无暇单独攻打任何其中一国。而他们则势必要以最强之兵,彻底消灭掉秦国这个威胁,以绝后患。

    如果直至出发,龙阳君还没对他说起邯郸之行的真正目的,又或者没有通过章武之口传递给他,那么陆宇便可以肯定这个猜测是对了。剩下的,便是与自己同行的章武、凌梵等人。毕竟若真要杀死嬴政,除了要找一个可靠的人,还必须是一个高手。

    赵国若要置身事外,动手的人就必须不是赵国的人。或许背黑锅的不一定是陆宇,也有可能是武功高强的章武,都能达到同一个效果,而陆宇仍然脱离不了关系。而且,对于热衷于此次合纵的章武等人,如果能为消灭秦国而献身,这可能会是一件“无限光荣”的事情。

    龙阳君没有和他说,可能认为他与章武一样都是云梦山派的人,也一样早已作出牺牲的准备吧。

    目前只能够在到达邯郸之后再作打算,这件事虽然大有可能发生,但毕竟还只是陆宇的猜测而已。只要到时向章武求证,便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正胡思乱想间,忽然门外脚步声接近,陆宇站了起来,细听之下果然是朝福照阁来的。正犹豫要不要到门口去看,却见两道人影接近,来人已经到达,原来是信陵君与西门候。

    还没进来,西门候已经堆着笑脸说道:“恭喜陆兄,不,是陆将军。”

    陆宇向信陵君行过礼后,对西门候苦笑道:“西门兄还是不要对小弟冠以将军之名,小弟真不习惯被这档称呼。”

    信陵君笑道:“本来公主还要陆宇你陪同到怡心园赏花,大王却要你在此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本君怕你生闷,特与西门候过来福照阁探过你再回府。”

    陆宇忙表示感谢。

    只听西门候说:“宫内不能随意游走,确是闷了些,不过只是一日时光,明日启程之后,陆兄可当作游山玩水般放松下,一路欣赏沿途美景。”

    信陵君板起脸说道:“胡说!护送公主乃是重要任务,怎可儿戏。”

    西门候有些尴尬地圆场道:“君上教训得是!小人只是想提醒陆兄调节好自己的心态,不要因过度紧张而影响精神。”

    陆宇笑道:“西门兄乃是一翻好意,君上请勿怪责。小人定当竭尽全能,保护好公主。”

    信陵君又说道:“现在大王已封你作左中郎将,以后你我皆是为大王效力,在本君面前你不必再以小人自称。”

    陆宇又连忙谦虚了一番。虽然已经得到小将的头衔,不过相对起信陵君自然是低了很多级,就算自己官再高,他仍然还是魏王的亲弟弟,恐怕除了龙阳君之外,朝内的大臣们都要忌他几分,甚至看他脸色,所以吹捧一下还是要的。

    果然信陵君并无提及刚才魏王将他们留所商议的事情,只是要陆宇好好休息,其它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陆宇想起自己的红鬃马,便趁机提起。信陵君略一皱眉,道:“那确实是一匹好马。不过明日大王自然会赐马,你又何必一定要骑自己的马?”

    陆宇胡吹道:“君上有所不知,虽然宫中的马儿自然是经过训练,便于驾驭,但那马儿与小人相伴已久,自然生了感情,而且此马对小人十分顺从,到时路上将会方便得多。”

    信陵君也没有再说什么,便答应了陆宇的要求,表明在明日送行之时把他的红鬃马带进宫中。也许正如陆宇所猜,只要肖正文人在自己府邸中,他就无须怕陆宇会一去不返吧。

    显然住在宫中并不自由,就像被人软禁了一般,信陵君走后再无其他人来探望他,闷到发慌。哪里都去不得,陆宇索性躺到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被外面的声音吵醒。

    他并没有睡得很沉,自从云梦山下山以来,几乎每晚都勤加修习鬼谷子传授的“阴符七法”,躺在床上睡觉时也不忘吐纳,渐渐发现即使是在睡着的状态中也能听到一些异响,黑暗中双眼似明镜,耳朵比起以前更是灵敏了许多。

    吵醒他的是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声音并不大声,感觉得出是尽力压低了,但是那种穿透力却非常强,能无视任何阻挡地穿过大脑,让他感觉即使是捂住了耳朵,都能够“听”得到他的声音。不过这显然不是说话的人的问题,只不过在陆宇变得敏锐的听觉中被捕捉了而已。要是每个人都像陆宇这般,那个人岂不是说不了任何的悄悄话了。

    这把声音的主人应该是王宫里的一个宦官,并且是在骂人,才令原来已经刻意压低的声调变得稍微大声和更加怪异。陆宇本来想装上眼睛继续睡,此时却听到了那个宦官所说的一句话,让陆宇顿时没有了睡意。

    只听那宦官骂道:“你们这两个狗奴才,若是打翻了大王的灵丹,占了地气,非剥了你们的皮不可!”

    灵丹?陆宇内心一震,忽然间想起了用活童炼丹的事情。难道那宦官口里所说的那给魏王的什么“灵丹”,当真就是活人所炼就的丹药?

    显然外面至少在三人之数,但只能听到宦官所说的话,陆宇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估计是更小的宦官,被骂了之后不敢作声。

    又听那宦官阴声阴气地说道:“幸好没有闪失,否则你二人颈上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陆宇本想透过门缝去偷看,但听那宦官说话声音的穿透力和语气,便知此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宦官,可能还是个内家高手。如果被他察觉到自己在偷看,必会产生一些不小的麻烦。启行在即,实不应多生事端。

    看来魏王服用丹药的事已经毋庸置疑,至于暗地里指使人以活童炼制丹药的事到底能不能解决,此刻对于陆宇来说似乎已不再是力所能及之事,他留在大梁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天,即使是龙阳君能够查到信陵君囚禁童男童女的老巢,自己现在身在王宫内出不得,也无法帮上一点忙。

    许久之后,再听不到说话的声音,陆宇确定外面的人已经走远,这才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弹坐了起来。这王宫里的床确实比起信陵君府上的要高级几倍,比起二千年后的床垫还要令人舒服,若不是肚子已经饿得一直抗议,估计他还不想起来。

    福照阁主阁共计三层,第三层陆宇还没有上去过,只是在来时远远见到上面设有一口大铜钟。而第二层只设有一间供休息的阁室,即为陆宇休息的的房间,此外便宽大的朱檐碧廊。最底层是大堂,正中挂了一块刻有两个陆宇看不懂的篆体字,原本以为是“福照”,但看着却好像完全不沾边,只知道必和此主阁有关。

    陆宇从大堂走出来,两名守卫木头般地站立在自己的岗位上,陆宇经过时,二人就如蜡像般一点反应都没有。陆宇暗忖这两个人是否真是蜡像,否则刚才信陵君与西门候来之时竟然连通报一声都没有。有句话说得好,白天莫思人,夜晚莫念鬼。陆宇刚想要绕过外围的回廊,看看午饭送来了没有,却见到龙阳君那“婀娜”的步伐,正往福照阁走来。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这几个古代人圈养了,整天见到的都是这几个各怀鬼胎的面孔。

    数十步之外的龙阳君似乎有些意外,却没有停止脚下的步伐,像故意要在陆宇面前显摆一般,只见他脚下踏着奇怪的步法,便极快地“飘”过数十层石阶,完美站在了陆宇面前。

    陆宇一怔,暗忖他这轻功耍得还行啊,脚下看似没跨几步,便轻轻松松地越过数十步石阶的距离,这脚下的功夫没有十年功夫绝对难以做到。并且看他身形飘逸,神态自如,明显这轻功也是龙阳君得意的绝学之一。本来一个大男人施展轻功本应是帅气逼人,龙阳君却有如仙女下凡般轻柔,让陆宇实在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见陆宇两眼发直地看着他,龙阳君还以为他是为自己的“美貌”所动,满面春风地横了他一眼,轻声说道:“陆将军难道要本君站在门外说话?”

    陆宇一面在心里打了个深入骨髓的寒颤,一面尴尬地请他往大堂走。

    龙阳君一边走一边问道:“不知陆将军对大王安排的福照阁是否满意呢?”

    陆宇笑道:“君上千万别像其他人这般称呼在下,叫得在下头皮发麻,还是直呼在下姓名便好。”

    龙阳君又“噗嗤”一笑,道:“大多数人都为一官半职花费心机,不惜耗财耗物,难道在你陆宇眼中却是毫无吸引之处?”

    陆宇正想请龙阳君在大堂内的案几坐下说话,他却拉起陆宇的手说道:“我们上去顶层说话。”便不由分说,直接上了第三层。

    原来这阁楼的第三层那口铜钟足有一人多高,不过却不是现代常见那种圆钟,陆宇之前以为是寺院里的那种撞钟。至今此刻发才现此钟只是一面,却更像是这个时代的乐器的那种钟。暗忖这个时候佛教还没传入中国,只是自己看着觉得像而已。这口铜钟摆放的意义,原本陆宇猜测应该与每日的时辰有关,古人通常通过圭表或铜壶测得时辰,然后以击鼓击钟报时,让人知晓,可能这铜钟正是用以报时之用。不过从进王宫到此刻,陆宇都没听到钟响,又怀疑是自己猜测错误。

    心想幸好不是报时报更,否则自己住在这福照阁岂不是整晚都不用睡。

    龙阳君站在护栏处向外望了一会,才开口问道:“陆爷还没回答本君刚才的问题哩。”

    陆宇被他一时直呼名字,一时又陆爷、将军的称呼叫得哭笑不得,学着他站到护栏处,说道:“为官也好,为民也罢,都是凡夫俗子,即使是天子王侯,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埋进地下化作烂泥。”

    龙阳君一双秀目看了他半晌,直到陆宇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才说道:“幸好你这番话是对着本君说,若被别有用心之人听去,可能会被拿来借题发挥。”又道:“本君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完全看不透你。”

    陆宇又道:“难道不是吗?”

    龙阳君皱起眉头,向外望去,嘴里说道:“正因如此,才会有人不断去追求长生,企图逆天而行。”

    陆宇想起刚才听到的事,四下望了一眼,确定无人之后,压低声音对龙阳君说了一遍。

    龙阳君听完,刚松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深叹了一口气,对陆宇道:“本君很感激陆宇你在此刻还不忘此事,其实就在今日午后,本君已经查到被捉孩童的囚禁地点。”

    陆宇心里顿时“噔”一声,说道:“君上是否准备派人直捣黄龙,去解救那些可怜的孩子?”

    却听龙阳君苦笑道:“本君确已有把握将那些仍然活着的孩童救出来,但是此事已直指大王,若不能令他断了心思,以后还会有人被捉去,甚至本君以后再难以解救。”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