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65章 刺杀之计(中)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65章 刺杀之计(中)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大约在每日的午时三刻,朱亥便会来到这里,而在午时之末,则有人从这间武馆的后门出去,直接赶去魏王宫。

    由于只是一日时间的观察,故不能确定是否每日都是这种规律,而且龙阳君已派人在背后跟踪,但入宫之后却失去线索,故龙阳君在函中要陆宇多点耐心,多等一日,再通过帛函通知。

    直到整折帛函念完之后,陆宇才发现代姬的手在发抖,脸上竟没有半点血色。

    陆宇柔声道:“你害怕吗?”

    代姬抬头望向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陆宇哑然失笑,又问道:“到底是怕还是不怕?”

    代姬这才回答道:“代姬不怕,只要能服侍陆爷,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怕。”

    那真挚的情感,令陆宇不禁有些心动,心想自己也许是多虑了。

    陆宇又道:“在这所大宅里,除了那个小寰和我,其他人你都不可相信,知道吗?”

    代姬乖巧地点头。

    陆宇吩咐她把帛函烧掉,心想应该找个机会与凌梵或玉儿再核对一下函里面的内容,另一面还要再托凌梵想办法监视代姬,看看是否有可疑之处,这才能消除掉对代姬的戒心。

    这也是出于无奈。只剩下几天的时间,绝不能出一点乱,否则全盘皆散。

    其实他早在听完她的故事之后,已经在直觉上相信她不是信陵君的人,她是一个单纯的女孩,智商方面也绝对没有玉儿或凌梵那般聪颖。只不过越单纯的人也越容易被利用,往往在被人利用后还浑然不知。

    即使她不是信陵君的人,也要防。防的是信陵君派人来接触到她。

    不过陆宇没想到要在这府里遇上凌梵真的是非常难。

    幸好上天眷顾,在将近黄昏的时候,送来晚膳的人居然是凌梵。陆宇心说一声天助我也,在凌梵放下晚膳要离开的时候及时地引开了代姬的注意力,在房门口抓住机会三言两语地告诉了凌梵。凌梵认真地看了他一下,点头会意,陆宇这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有时想想真像是如有神助,像刚刚凌梵送来晚膳,可能是她故意要过来看看到底陆宇和代姬在做什么?陆宇甚至感觉到有一种正房夫人前来捉奸的感觉。

    西门候也不见了一整天,不知做什么去了。平时他总会找借口过来找他,有时是信陵君所派,有时是拉他去寻乐,今日居然整日不见,令陆宇感觉有点怪怪的,似乎他再出现的时候便会有事发生。

    果然不出所料,西门候在戌时与亥时交接之时突然来敲门,神色匆忙,说是信陵君有要事要见陆宇,把他叫了出来。

    陆宇吩咐代姬早点休息,不必等他,便换上武士服与西门候一同出来。

    奇怪的是,西门候不是带他去正厅偏殿,却是直接把他带出了信陵君府。门外的马车早在等候,西门候亲自驾车,陆宇倒是享受了一次夜游大梁。当然这不像旅游般轻松,信陵君如此神秘,必定没有什么好事。

    直到下了马车之后,陆宇发现眼前熟悉的那间民房,正是当初西门候带他来见肖正文的房子。

    门口处有四名武士分成两边把守,如此寒冷的冬夜,站岗显然不是一份美差,幸好陆宇得到信陵君重视,如果成为普通的武士,那可能挨多半日陆宇便会受不了。

    但门前这四人仍打起十二分精神,从他们的神态看来,如果有什么异常,他们将会在第一时间作出应变。

    见到西门候与陆宇,四名武士恭敬地向他们行礼,其中一个又帮他们打开了那道木门。

    西门候与陆宇先后走进来,只见信陵君赫然坐于之前肖正文躺着的草床,只不过上面铺了几层精美的兽皮,否则以信陵君这种身娇肉贵的人怎会放低身份坐下来。在他的旁边,正是那一手持武器、一手持火把,面无表情的朱亥。

    如果只看这一个方向,别人还会以为自己像要被审问一般,心生怯意。但陆宇知道此刻自己还是安全的,因为他才刚成为信陵君的“新心腹”。

    信陵君的对面,两名武士押着一个披头散发、跪着的人。

    那房子里的湿霉味道和腥臭的草药味早已消失不见,可能是特意为信陵君所清理。陆宇心里已有一丝端倪,隐约猜到了那个被押着的人的身份。

    见到陆宇来到,信陵君面露喜色,然后又转变为怒容,指着那个披头散发的人喝道:“还不给本君将事情如实道来?”

    陆宇向那人望去,那人衣衫多处破烂,显然是被剑刃划破,血渍斑斑,由于头发已经散开来,遮挡了大半脸,故看不清这人长得什么模样。

    听到信陵君开口,不等那人把头抬起来,两名武士已经“帮”他面向信陵君。

    陆宇终于见到一张肿了半边的脸。另一边脸虽然没肿,却也都是泥渍,几乎面目全非,只能见到深黑的眼球中反应着火把的光,里面射出一道充满怨恨的眼神,那感觉就像是在看灵异片,只不过那吓人的鬼已经被人压制,动弹不得。

    那人发出粗重的呼吸声,不知是说不了话,还是故意不说话,众人等了半晌,仍等不到他的回答。

    这时朱亥突然开口说道:“君上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如果你肯老实把事情说出来,或者君上可留你一条全尸。”

    那人仍然不说话,却往地上啐了一口血。

    陆宇终于知道,他不是不肯说话,而是已经说不了话。

    信陵君显然被他的无视激怒,正欲发作,朱亥已经深明他意,嘴里叫道:“大胆狂徒,竟敢对君上不敬!”

    话一说完,只见朱亥手中挥动,那奇特的武器飞了出去,正砸在那人脑门。只听到一声骨骼爆裂声响起,那人哼都没有哼一声,头便垂了下来。

    陆宇也终于看清楚朱亥手中的武器,那原来是一柄流星锤,乍看如铁锤,锤头如南瓜般造型,末端连接有软索,看刚才他出手时,长柄仍握在手中,故猜测那长柄应该是中空的,并且设有机关,软索藏于里面,使得他收发自如。

    想到这便是伤了肖正文的凶器,陆宇心中不由冒起怒火。

    只听信陵君对他说道:“想不到这厮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不过也不失为一条硬汉。”

    陆宇配合着问道:“君上,不知此人是…”

    信陵君等的便是陆宇的提问。果然他立即说道:“此人乃荆杰的手下之一。”

    陆宇故作一脸惊讶,同时望向信陵君。

    西门候接过信陵君的话,说道:“今晚戌时三刻,小弟发现有三四个人行踪可疑,都蒙着脸,便立即命人跟踪。本欲回府通知陆兄,却怕错失良机,幸好遇上朱先生,才将这些贼子的阴谋识破。”

    陆宇眼角瞥到朱亥并不说话,仍然面无表情。

    西门候又道:“趁他们正欲对两个孩童下手,我与朱先生立即动手,可惜只抓到这一个,其余三人仍然逃跑了。”

    信陵君道:“如今已经打草惊蛇,但却证实了孩童失踪一事确与龙阳君有莫大的关系。”

    陆宇心想这些事你们早已安排好了,如今随便抓了一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毒打到说不了话,又将他杀死,都死无对证了,怎么说也说得通。他猜想信陵君很可能是借这个人的“身份”,进一步巩固陆宇对他的信任,准备借陆宇之手去打击龙阳君,否则绝不会在他面前演这么多场戏。

    看来信陵君还是很“看得起”陆宇的。

    不过陆宇露出的怒色却不是装的,信陵君还以为他是因为儿童失踪案,却无人知道他的怒火针对的是朱亥。

    这朱亥的武功应在西门候之上,只不知他手中流星锤的软索有多长?陆宇望着那南瓜一般的锤头,心中已经有了对付他的办法。

    此人若不除,难解陆宇等人心头之恨!就当作是送了龙阳君一个顺水人情吧!陆宇心中愤愤地想道。

    信陵君命人将拖出去埋掉,又向陆宇“保证”必定通过种种手段去追查失踪儿童的囚禁点,救出所有失踪的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形象。又表明一定扳倒龙阳君,不令他继续为祸儿童,还天下一个公道。

    陆宇听得耳朵里都快长茧才被信陵君放回去。

    回到房中时陆宇更为惊讶,凌梵竟然在跟代姬谈话!

    这凌梵确实厉害,他才离开了一个时辰不到,她便亲自过来,看似来陪代姬说话解闷,实际上是因为要防止信陵君方面的人。

    这让陆宇非常开心,虽然凌梵也是为了让计划不受影响,但陆宇送给她的那支玉簪确实是起了作用,令她不再像之前一样冷淡。

    见到他回来,凌梵露出难得的一笑,主动说道:“既然陆爷回来了,那奴婢就先告退了。”说着便起身向二人行礼,退了出去。

    代姬也放下手中的针线,走过来为陆宇宽衣,又拉着他的手说道:“陆爷快过来看奴婢的手工。”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