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2章 瞒天过海(上)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2章 瞒天过海(上)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龙务之如今对陆宇来说仍有用处,因为陆宇确是对这古代战国的地理环境并不熟悉,就是在现代,他也没去过多少地方,光凭一张羊皮地图,没有现代手机的导航,陆宇相信自己确实看不懂。

    说起来也有些可笑,这人自一开始,便以龙务之的身份示人,而陆宇又自称是玄微真君的徒弟,辈分比龙务之高了一截,当日若硬是要他叫一声师叔,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翻脸。不过既然是信陵君所安排的,想必演戏也要演全套吧。接下来的途中,不知是否有机会可以逼得他露出真面目呢?

    那也至少要等到进入赵国之后。

    不过陆宇一天没有见到凌梵和肖正文他们,始终还是放不下心来,毕竟信陵君府里门客众多,即便是已经知道信陵君府上有一条秘密通道,但是陆宇也深知那条秘道并不是十分安全,因为只要有一点不小心发出的声音,很有可能被会被信陵君监听到。所以凌梵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信陵君底中带走小正文和代姬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更何况西门候必定会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若不是因为自己被派遣护送公主前往邯郸,陆宇还真想要在半途中溜回去接应他们。因为他也想见识龙阳君口中的那条秘道是在哪个位置。

    用过膳食之后,之前向陆宇请示的武士又过来对陆宇说:“禀将军,是否下令立即渡河?”

    陆宇回过神来,问道:“那是什么河?距离此地有多远?”

    那名武士显然不知道陆宇还不知道,便恭敬地答道:“那正是河水,距此地只有三里。”

    陆宇又问那武士:“你叫什么名字?”

    那武士道:“小人卫聪。”

    陆宇点头道:“传令下去,立即渡河!”

    一条宽阔的河道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天气寒冷,河面已经结冰,陆宇以为要渡水,没想到这河水都结成冰了,但却不知冰层有多厚,是否可容这一帮人马从上面通过。

    却见河道处数十名官兵已经过来迎接。为首的应该职位比较高,只见他直接前来面见陆宇,并恭敬地说道:“禀陆将军,卑职已经检查过河面,请将军放心渡河!”

    陆宇点头谢道:“有劳大人。”当下便与众人渡河。

    龙务之在众武士当中一脸傲慢,不时对几个武士指指点点。似乎在众人之中,除了魏国公主之外,就轮到他和陆宇的身份是最高的。陆宇不免暗笑,自己和这些禁卫和武士乃是魏王钦点,他龙务之只不过是信陵君派来的,美其名曰协助陆宇,要凌驾在众人之上却是名不正言不顺,说白了众人只不过碍于信陵君的面子而已。

    正想着,龙务之靠近了陆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务之此前对师叔你礼数不周,还望师叔勿要见怪,毕竟那时是为了确认师叔你的身份。”

    陆宇一时之间不知这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突然师叔前师叔后的叫,只怕不是为了套近乎而已吧?

    便笑道:“我从来都不会讲究那么多,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师叔,那以前有什么误会就此带过,莫要再提了,大家尽心为君上办事便是。”

    龙务之大喜,又说道:“师叔果然大人有大量,务之此前不知多担心师叔没有放下,会在途中为难务之。如此一来,务之便放心了。”

    陆宇心中不屑,暗说我才不会那么小气,花精力在你身上就为了为难你。但嘴上却哈哈一笑说道:“即使不念在同门情分,至少也是共事一主,况且我陆宇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龙务之又道:“如此甚好!不过师叔,师侄有一事相求,不知师叔……”

    陆宇暗忖原来你是有求于我。便顺着他的话问道:“务之何事相求?”

    只听龙务之说道:“师叔可否找个机会在众武士面前表明务之的身份,毕竟他们受命于大王,又听命于你,务之很多地方均需他们帮忙,只怕有时他们并不听从……”

    陆宇暗笑众武士果然不服他,便笑道:“此事有何难?但务之你也要清楚,他们既受命于大王,故你对他们的要求不能太过分。”

    龙务之面露喜色,连连应喏,又打了一万个包票不会乱来。

    由于在冰面上行走速度并不是很快,陆宇心下也是无聊,便和那龙务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其实要揭破龙务之的面具很简单,云梦山门人所学,无非不离纵横之术,兵法谋略,阴符七法之术,这龙务之冒充的是之前候荣的身份,那么必定要会候荣的一些可以唬人的本领,令人相信他就是真的龙务之。而此人却不知陆宇早已见过真正的“龙务之”,并且与他一起刺杀了朱亥。故只要陆宇想揭穿他假冒的身份,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不过既然信陵君敢派他假扮龙务之,那么或多或少他应该也有点能够唬过陆宇的本事,而且现在距离赵境还远着,两百多公里才走不到十分之一,并且整个行程上还需要利用这龙务之,现在揭穿他,对陆宇来说,实是坏处多于好处。

    但是陆宇突然之间想起一件事!饶是现在天寒地冻,想起来之时还是令他不由冒了一身冷汗。那就是三日之后,肖正文和凌梵、代姬的到来,肯定要与这龙务之碰上,到时应当如何是好?

    这可是个天大的问题!即使龙务之不认识章武,凌梵的真实面容他没见过,但是代姬和肖正文两人是肯定躲不过呀!况且信陵君正是以肖正文为人质扣在府中,迫使陆宇回魏,如果被龙务之见到,岂不是一切都穿帮了?

    这时,陆宇刚好想到慕川和慕河两个人。

    何不趁此机会,暗下令他们两个去解决掉龙务之?或许对他们并不公平,但这正是给他二人一个绝佳的考验。如果他们能够帮自己除掉龙务之,那么这两个“小弟”就算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陆宇暗忖时不宜迟,必须要尽快找到慕川和慕河二人私下商议的机会,期间还一定要找个充分的理由支开那龙务之,争取在三日之内解决掉他。

    这对陆宇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新的困难挑战。

    其实本来不至于要致这龙务之于死地,但是按目前的情况来看,陆宇要与章武等人会合,并混入队伍中一同前往邯郸,则必须除掉龙务之,再无他法了。

    众人马赶了一天路,此时已日落西山,据卫聪与探子消息,再往北行一里路,便有一处地形适合扎营休息。陆宇此前不知道,原来这卫聪却是众武士的小头目,探子须通过卫聪,再一并前来向陆宇汇报情况。

    当问起地形时,只听探子答道:“那处正好有一处平地,足够我等设营,北面不远处有一处溪流,虽然已结冰,但可凿冰烧水。而东西二面视野较为空旷,则适合放哨。”

    陆宇点头道:“天色也不早了,既然地形不错,那我们立即启行,你们先行一步,吩咐他们处理好地面,以便扎营。”

    两人同时应喏,陆宇又叫住卫聪,问道:“我们此行会经过哪些地方?”

    卫聪立即答道:“禀将军,相信三日之内会抵达平丘,之后会再经平陵,最后是邺城,然后便抵达赵境的安阳了。若按现在的行程速度,相信在半个月至二十日前后抵达邯郸。”

    陆宇点头,才让他下去吩咐安排扎营的事情。

    想要支开那龙务之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抵达平丘之前将他解决掉。

    看着众禁卫和武士们忙忙碌碌地搭帐设营,又有人生火准备饮食,就像是一帮驴友约好了一起出来露营一样。陆宇暗叹在这冰天雪地中,也幸好自己被封为左中郞才有人伺候,若是与章武一起同行,现在或许还在找能够遮风挡雨的山洞呢!直到用完膳食,回到营帐中时,陆宇仍心事重重,脑子里一直在浮现各种奇怪的人物和情景。

    正想着,却听那龙务之的声音在帐外响起:“不知道师叔休息了没有?”

    陆宇随口回道:“你有何事,进来说吧。”

    龙务之掀开帐帘,见到陆宇便说道:“打扰师叔了。不过务之有一事要与师叔商量,还请师叔见谅。”

    来到古代之后,陆宇总觉得古代人就是在说话的礼节上吞吞吐吐,甚是麻烦。不过却也没办法,当代就是这样,自己要融入到其中,也只能处处按他们的方式来办。便皱眉问道:“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只听那龙务之说道:“驻守平丘的范大人,与师侄关系还算不错,故明日师侄想请师叔允许务之先行去打点一下,我们抵达之时也不至于太过仓促。”

    陆宇顿时心里就大叫一声“天助我也”,不过转念一想,那范大人,必定也是信陵君的人,并且龙务之必定带着秘密的事物前去和那人相遇。既然如此,只要自己派遣慕川慕河二人在龙务之赶到平丘之前拦截住他,再将这龙务之解决掉,岂不快哉?

    若不是卫聪向自己说起三日之内将抵达平丘,陆宇也不至于下此决定。龙务之如果比自己先到平丘,说不定带着信陵君的命令前去办事,到时他有那范大人接应,便再难对他下手了。并且那时正好章武几人也将赶上会合,到时一碰面,什么计划都泡汤了,甚至可能会惊动到魏明姬。所以此事必须十分小心,因为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未清楚慕川和慕河的忠心程度。

    看来,真是老天也在催促陆宇要对龙务之下手了。

    见他迟迟不应,龙务之又问了一声。

    陆宇佯装很高兴的样子,对他说:“务之果然设想周到,我们护送的是大魏的公主,身份何等高贵,绝不能有所怠慢。那你决定明日何时启程?”

    龙务之想也没想就答道:“天一亮就出发。”

    陆宇应好,等他走后,计算了一下时间,大概是龙务之回到营帐之后,偷偷在帐帘处观察了一下,确定四下除了放哨的禁卫之外,再无他人,正钻加营帐内准备要亲自去找慕川他们,却听外面脚步声又近。陆宇一皱眉头,心想这时候谁来坏自己的事?

    只听一女声响起:“公主有请陆将军前去营帐见驾。”

    陆宇脑中“嗡”的一声,大力一拍自己额头,心说要躲的始终还是躲不过,只能应道:“劳烦姐姐通报,还请姐姐先走一步,本将军立即前去。”

    待那婢女走后,陆宇摇了摇头,心说怎么会这么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刻来。但此时心中已经决定要先去和慕氏兄弟交代完正事,再过去见那位缠人的公主。

    出了营帐,却恰好见到慕河,陆宇松了一口气,忙轻呼他过来。

    等他走近后,陆宇又迅速观察了周围,重新确定了四下无人,连禁卫也走远了之后,才问他:“慕川呢?”

    慕河还以为他要找的是自己大哥,便道:“小人马上去唤他前来。”

    说着便要走开,却被陆宇一把拉住,压低声音说道:“现在我有一事,你们只能两个人一起去办,你们有没有信心办好?”

    慕河两眼放光,显然是很高兴陆宇要交代事情,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说不定还是一件不能让人知道的差事,这等于陆宇将他们推心置腹,当成了自己人,当下便高兴地点头应是。

    陆宇又小声说:“此事不易完成,可能有生命危险,并且不可跟任何人说起,你们是否能担此重任?”

    慕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便说道:“我兄弟二人的性命是将军手下留情而捡回来的,如今已经表明追随将军,自然是忠心为将军办事,即使要我二人立即交出性命,我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陆宇见他越说越激动,忙示意他压低声音,又问道:“你们对此地到平丘的路况熟不熟悉?”

    慕河学他压低专线,答道:“只要我二人去过的地方,我们便不会不认得。”又道“我大哥对地形过目不忘,只要看过一眼,即使无地图在手,他就算是瞎了也能不会迷路。”

    陆宇喜道:“好。”便从怀里取出地图,指着地图上的地点对他说道:“你回去告诉慕川,二人设法在寅时之前秘密离开营地,去往平丘的必经之路,不能离此地太过远,然后找一处秘密的地方躲起来,等候一个人,我稍后会去和你们接应。”

    慕河点头答道:“将军请放心,我二人不会令将军失望。”

    陆宇道:“你们一直说,燕国武士学的是杀人之术,这次就看你们表现了。”似乎又想到什么,心一狠,又对他说“如果此事泄漏出去,我会杀掉你们,以绝后患。”

    慕河立即跪下来说道:“将军放心!我二人绝对是真心追随将军!”

    陆宇忙把他扶起来,说道:“快去找慕川吧,我暂时还抽不开身,你们自己先看着办!”说完便立即往魏明姬的营帐走去。

    魏明姬似乎已经等候多时,见到陆宇,便千娇百媚地横了他一眼,说道:“陆将军事务繁忙,真是难请呀。”

    陆宇暗忖早上才从大梁出发,这第一晚你就把我找来,接下来的日子那么长那还得了。

    但是谁叫她是公主呢,便忙表示歉意,说道:“公主请恕小人怠慢之罪,确是杂事缠身,到现在才有能抽身前来向公主请安。”

    魏明姬又问道:“陆将军可知本公主唤你前来,所为何事?”

    陆宇装作不明白地道:“请公主明示。”

    魏明姬将两名婢女唤来,对陆宇说道:“小凤和小红是本公主精心挑选出来一同前往邯郸的人,长途漫漫,本公主怕将军你在这寒冷的夜晚没人照顾哩。”又说,“要知道将军保护本公主,责任重大,如果不慎感染风寒,影响到行程就不妥啦。故本公主叫小凤和小红来,任你挑选一个,一路上也可照顾你。”

    说罢,又给了陆宇个难以招架的媚眼,似乎在说,你这片鱼溏都给我魏明姬承包了。

    但见这小凤和小红,两人的容貌虽不是国色天香,但却不失为漂亮的女人。小凤曲线玲珑,肤若凝脂,足以令人忽略掉她长相的不足之处。而小红十指纤纤,腰肢纤细,肤色白中透红,若说女人是水做的,小红便像能拧出水来一般。

    不得不说,此二女各有千秋,无论在身材上还是容貌上,都不失为美女之称,但是陆宇来自两千年后的世界,也是有一定“原则”的人。无论是魏王、信陵君、魏明姬,甚至是西门候等人,都错以为金钱、女人、官职总会有一种价值能够收买到他,毕竟陆宇也只不过是一个男人。

    陆宇更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即使自己立即“收”了魏明姬这两名婢女,亦无需负上半点责任,但自己却真的还不是那种人,当下便苦笑道:“公主如此美意,小人却只能谢过而无福消受,还请公主降罪。”

    魏明姬当然不是想要他真的在这两名婢女中挑选一个,毕竟真正“寂寞”的人是这个魏国公主,前面那些话只不过是试探一下陆宇罢了。听到陆宇这么说之后,魏明姬挥手示意地小凤和小红退下,才慢慢起身,婀娜多姿地迈向陆宇,突然伸手大力地拧了他胳膊一下,痛得陆宇龇牙咧嘴的,娇声道:“奴家一直都知陆爷是个正直的人哩。”

    正当陆宇不知道怎么回应她时,只听魏明姬又说道:“陆爷真是狠心哩。当日在陈郡或身不由己,来到大梁后又不主动来见我,如今身受王命护送本公主,你都未曾珍惜这大好机会。你究竟是真正的正人君子,还是没胆敢碰我呢?”

    陆宇心说你以为个个男人都想跟你上床,大爷我偏偏就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当然嘴上不会这么说,只得装作十分为难地说:“公主几次暗示,小人又何尝不知呢?只可惜正如公主所说,小人身受王命,必先时刻保持警惕,将公主护送至邯郸,才有稍作偷懒的机会啊。”

    魏明姬不屑地横了他一眼,嗔道:“你们男人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你以为本公主不知御前比剑当晚,父王赏赐了一名燕女,你又立即去与妓院的女人鬼混,这些事你以为瞒得过本公主吗?”

    陆宇立即头皮发麻,没想到这魏明姬在大梁城内亦是布满了耳目啊。只是此事,便可知自己在大梁城内的大部分举动,都有各方面的人在监视,这些都是自己之前从没考虑过的,只是天真地以为避过信陵君的耳目,幸好运气还算好,没有暴露出其它事,否则自己可能都没有走出大梁的机会了。

    当下只好尴尬一笑,说道:“公主果然消息灵通,小人不敢隐瞒,公主所说之事确实都有,不过公主贵为金枝玉叶,小人所说的也都是真心话,虽然此地仍是大魏的范围,但正是在这荒郊野外之中,小人才更应确保公主的安全!”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