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9章 边境在望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9章 边境在望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由于连续几日来天气比较恶劣,拖慢了陆宇等人的行程,队伍足足花了了七日时间,终于邺城在望。

    而再往前数十里,便是赵国的边境了。

    只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却把陆宇给害苦了。魏明姬七日的时间里足足召见了他四次,每隔一夜便召他前去,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却没有耕坏的田,在魏明姬处回来时还偶尔要“安慰”一下代姬,几乎将陆宇都抽空了。

    而其中让陆宇最为尴尬地便是面对凌梵的面色了。每次从魏明姬处回来都已经三更半夜,凌梵与代姬都是等到他回到营帐中才入睡,但是陆宇知道,他和代姬偶尔亲热的时候,凌梵都只是诈睡而已。

    这几日之中,让他感觉过得十分的荒唐。

    虽然在章武等人的眼中,凌梵与陆宇已经是男女之间的关系,但除了偶尔让陆宇过分一点点之外,这绝色美女仍然坚守着,始终不肯让他有进一步的举动。并且在众人面前,陆宇更是连碰都别想碰她一下。

    在这七日里,凌梵更没有跟陆宇说过半句话。陆宇知道她心里吃醋,不过也没办法,至少在到达邯郸之前只能如此。

    女人便是一种这么奇怪的动物,没有两个是完全一样的。像魏明姬,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她的风流史,但表面上仍然贵为公主,举止行为亦不露一丝轻浮。

    最近由于天气严寒,魏明姬少有露面,多数都躲在马车或营帐之中。

    而凌梵在人前仍然是一副不可侵犯的仙女形象,当然,在众武士与禁卫眼中她只是一个相貌丑陋的婢女,只有卫聪与慕氏兄弟才见过她真正的样子。

    代姬则乖巧得像一头绵羊,不管在人前人后,都是同一副模样。

    两人在白天里则作为魏明姬的婢女,跟在马车中。

    原本按卫聪所说,快则半月,慢则二十来日便能到达邯郸,如今看来,却仍需十数日左右才能抵达。

    陆宇对地理环境并不熟悉,幸好一路上慕氏兄弟、卫聪三人一直和陆宇说着地方名字,和一些古怪离奇的传说,让他渐渐也知道自己大概在什么地方。

    在离大梁这么偏远的地方,时常因为一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几座城池便变成他国的领地。就如魏国现在的邺城,在西周之时属卫国,春秋之时又属晋国,后来一度属于齐,而在目前却是魏国的领地,魏文侯时更以邺城作为陪都。

    而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相互之间的争霸,在战争中衍生了长城这种防御性的产物,最先由楚国所开创,后来各国长城便相继择地而筑,多为边境和险要的必争之地。

    在陆宇那个年代里,所见到的万里长城其实乃是秦国统一六国之后,在各国之间原来长城的基础上,将它们连起来,为的是抵抗草原外的匈奴。在经过两千年的时光,部分长城则已在战争和岁月的侵蚀下变成废墟。

    当然此时邺城城墙上的门楼仍然雄伟壮丽,而在这道坚固的屏障之后,便是与赵国的交境之处。数十名官兵在城下两边整齐排开,为这座城楼又增添了几分威严。

    邺城的守将是一名叫做段干崇的老将军,此人须发已白,面上的皱纹印证着岁月的沧桑,但一双虎目仍然炯炯有神,魁梧的身材亦像是在告诉人们,他仍宝刀未老。只见他穿着一身盔甲,单手按在剑柄上,屹立在城门口,一股无形的气势油然而生,令人不禁心生敬畏。

    一见到他,魏明姬立即由马车中走出来,可见此人在魏国的地位。

    段干崇对魏明姬作了一揖,笑道:“老夫拜见公主。”

    魏明姬就像见了长辈一样乖巧,说道:“明姬已有六七年没见过上将军啦。”

    段干崇用手抚了自己的长须,哈哈一笑说道:“是啊,老夫已经老喽,在这邺城倒也乐得清闲。”

    魏明姬也笑道:“此处乃我大魏与赵国交界之地,如无上将军在此镇守,只怕换了其他人,邺城就成为别人囊中物了。”

    陆宇上前与那段干崇打个招呼,却见他只是有些高傲地微微点了头,然后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便招呼自己和魏明姬上城楼。

    当踏上城楼,陆宇才发觉到城楼对于战争的重要性。只是在城墙上,便可大大提高视野,只要有敌人来攻,便可提早作好准备,而守城将领更能将城楼利用为指挥作战的总部,更是极其重要的射击据点。

    喝完一碗热汤之后,段干崇才问道:“公主为何突然有空来这偏远的地方探望老夫呢?”

    魏明姬笑道:“此次乃是奉了父王之命,前往邯郸探望平原夫人,上将军也知道明姬也很久没有见到姑姑了。”

    段干崇哈哈一笑,说道:“老夫还以为公主专程前来探望,原来只是路过。不过老夫也是忘了多久没见到平原夫人了。”

    说到这里,见陆宇坐在一旁并没开口,这才问起。

    陆宇起身向他施礼道:“卑职陆宇,奉命护送公主前往邯郸。”说罢便上前将通行令交于他手上。

    这时魏明姬又简单地说了如何在楚国与陆宇认识、到大梁后的事迹。

    果然段干崇也拿出一块玉,与陆宇那一块通行令对了一下,点头说道:“陆将军年青有为,居然能得到大王与龙阳君、信陵君同时器重,这在我大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看来将会前途无限。”

    说罢,又叹道,“看来老夫不服老也不行啦。”

    陆宇忙说道:“上将军过奖,比起上将军,卑职还有许多地方拍马不及。”

    魏明姬也插话道:“上将军为我大魏屡立战功,如今在朝老一辈的将军之中,谁能及上将军一二?”

    段干崇笑道:“老夫已经无力再上战场,若是有用的话,现在镇守的便是秦魏交境而非此地了。以后大魏还要交给陆将军这样年青有为的人才,为我大魏之霸业效力。”

    听他嘴上这么说,陆宇总觉得他对魏王、龙阳君有一定的不满。

    魏明姬说道:“邺为我大魏陪都,又岂是不重要的领地呢?据传当年我大魏名将西门豹亦在此为令,开渠十二道,除巫治邺,令邺城繁荣,成为大魏的重地。”

    说到这西门豹,陆宇不由来了精神,因为西门候正是他的后人,而自己当然也知道魏明姬刚才说到的除巫之事,正是他为人们破解了河伯娶妻的风俗。此前在信陵君处已经知道了,并且当时信陵君还说他的剑法要比龙阳君更加高明,只是没能留给后人,否则西门候将可能坐上“大梁第一剑”的位置。

    听到此话,段干崇双眼露出精光,说道:“这事确是不假,若非西门豹,恐怕天下的百姓还要受河伯娶妻之恶俗的迫害。”

    说罢,起身将通行令还给陆宇,又说道:“前方虽然只得三五十里之地便能进入赵境,但近日来天气恶劣,如今大雪封道,可谓寸步难行。”

    陆宇与魏明姬一愕,又听他说:“不如就委屈公主在此耽搁一两日,等候天气好时再上路。”

    魏明姬轻声叹息,说道:“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先在此叨扰,正好与上将军叙叙旧。”

    段干崇又哈哈一笑道:“可能是上天见老夫在此地闲来无事,又与公主久未相见,故借此机会让老夫能与公主相聚一番吧。”

    早在城门时,陆宇便感到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听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更加确定了这种想法,但却一定不是“那种”关系,而是有如长辈和后辈之间的那种亲情,心想难道他们两人有亲戚关系?

    只听魏明姬说:“还记得明姬小时候,上将军每一战回朝,都会带好玩的玩意回来,故上将军每一次出征,明姬便十分盼望你回来哩。”说罢便好像是回想到了小时候的时光,面露少女才有的那种笑容。

    陆宇暗忖原来如此。

    段干崇又笑道:“公主原来还记得那些事。”旋而又叹道,“韶华一瞬间,转眼你已经长大了,这十年来过得真快。”

    魏明姬柔声说道:“明姬怎会忘记?上将军每一次带回来的玩意,明姬如今还保存着呢。”

    段干崇像是想起心事,面色暗淡下来,黯然道:“遥想当年,芒卯、晋鄙、信陵君与老夫同为大魏效力,然而如今却只得老夫与信陵君仍存。”

    陆宇听到芒卯的名字,便问道:“这位芒卯将军,是否为大魏扩疆二十二县的那位?”

    只听魏明姬说道:“正是。”

    段干崇也点头道:“没想到陆将军也知道他。可惜后来担任三晋联军主帅时,在华阳被秦将白起大败,自此无了踪迹,算起来,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说到此处,段干崇又说道:“老夫差点忘记,近日来前方频频发生怪事,老夫正派人追查,公主与陆将军可能要暂留一段时间。”

    魏明姬和陆宇同时皱眉问道:“怪事?”

    段干崇点头道:“前方数里处,近来不断有不明的脚印,初时老夫以为有敌方探子……”

    原来就在几天前,在邺城外的雪地上发现了脚印。刚开始段干崇以为是某一国派了探子来作刺探,但后来根据在雪地上大小的形状,又发现那并不是人的脚印。每一天下雪之后脚印很快便被大雪所覆盖,但是又有新的脚印出现,而且止于城外二三里,便派人日夜监视,却一无所获。而且经过连续数日的观察,发现那脚步出于同一只野兽,故猜测数量只有一只。

    而恰好陆宇护送魏明姬需要经过此地,便想起此事来,怕是有大型野兽出没,万一伤及他们便不妥了。

    陆宇皱眉问道:“上将军是否有派人设下陷阱?”

    段干崇说道:“怎会没有,但那厮非常聪明,每次都是在陷阱周围留下脚印,像是故意挑衅,老夫怀疑如果是野兽,那将会是一头灵性非常高的野兽。老夫在邺数年,从未遇过如此怪事。”

    魏明姬说道:“上将军何不让陆将军出手相助?”

    陆宇也点头说道:“卑职也正有此意。如果能够抓到那只野兽,我们也能尽早赶路。”

    原本他其实不想管这桩闲事,但又因为段干崇已经派人查了几天毫无进展,再等下去不知道要耗上多久,而且如果整天闷在城中,将会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情,心想章武等人也应该和他想的一样,故才将这件事揽下身来。

    段干崇大喜道:“如此甚好,正好让老夫见识一下蛟龙侠的身手。陆将军如果需要帮手或其它事物,老夫自当派人全力配合。”

    陆宇忙又谦虚一番,说道:“帮手便不用了,既然上将军推测那野兽具有一定的灵性,人太多反而会令其警觉而不现身,倒不如先让卑职几个人来试试。”

    此时一名将士走了进来,原来是来通报已经为魏明姬和陆宇安顿好住的地方。

    段干崇对那将士说道:“你去将邹平叫来。”

    随后,便向陆宇推荐了原本负责此事的邹平。

    这邹平长得颇高,足足比陆宇高了一个头,天庭饱满,粗眉底下一双大眼如寒星凌厉,虎背熊腰,走路生风,略有大将之风。从他满脸的胡须看来,此人年龄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而且肯定也怀着一身硬功夫。

    待段干崇为他二人互相介绍之后,陆宇便向他询问起追查野兽的方法和所设的陷阱,因为自己目前对那野兽还停留在听闻的阶段,虽然他们目前也是一无所获,但至少所掌握的信息可能会成为关键。

    只听邹平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道:“由于发现那野兽脚印比人的脚印还要大上很多,故我们用上了大型的捕兽器,虽然已经确定不是熊,但那只东西,体形至少也要和熊差不多一样大。”

    陆宇皱眉道:“通常那些脚印都是出现在什么时候?”

    邹平摇头说道:“我们每个时辰都有密切留意,但那些脚印却好像凭空出现一般,初时以为是士兵偷懒,但换了两批人,脚印依然在突然之间出现,若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还会以为是见了鬼。”

    听了他这么一说,魏明姬突然倒吸一口凉气,说道:“如果是眼睛看不到的野兽,那要怎么去抓住?”

    陆宇虽然觉得有点棘手,但他知道这个世上不可能有鬼,只是突然想到了像变色龙这一类的动物,能够利用周围环境来隐藏自己的身形,而且在这古代的夜里,没有红外线望远镜这种高科技产物,黑灯瞎火的没发现其实也属于正常。

    并且据段干崇和邹平所说的,那野兽的脚印每次都是沿着捕兽器旁边,甚至围着捕兽器绕了一两圈,说明这家伙不仅颇有灵性,而且视力应该非常好。按这一点信息,陆宇的感觉告诉他,那只野兽很可能以为捕兽器有食物,才会去绕着走。无论灵性有多高,只要不是成了精,那便不会有这样的行为,不可能像段干崇所说的挑衅。

    此时心里存着最后一个疑问,当下便问:“你们所设的捕兽器中有没有放置诱引的食物?”

    邹平摇了摇头,但同时双眼放光,好像在说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陆宇已经有了初步计划,笑道:“就让我们来等候这野兽乖乖现身吧!”

    当章武众人听完陆宇说完由段干崇和邹平口中得到的线索之后,都觉得此事有些奇怪,但又推测不出那是什么野兽。

    因为据邹平说的脚印,那应该是一只貌似以两脚站立的不知名野兽,而城中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带出现过两只脚的野兽,章武等众人也从未听过有什么野兽是两只脚走路的,而且比人的体形还要大出许多。

    慕氏兄弟二人想了很久,也提议用食物来诱引。因为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中,食物缺少,那便很可能是出来觅食的。而根据地形分析,城外三里之外有大小不一的小山坡,并无密林可供其当作藏身之地,那便只有地洞了。但是住在地洞之中的动物体型竟然比人还大,这便是众人的另一疑惑之处。

    一开始众人都觉得不错,但又觉得那野兽既然有灵性,可能要慎重地选择用什么食物来充当诱引;而且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发现了脚印,没有出现过什么事情,关于那只野兽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

    不过体型如果真有邹平说的那么大,吃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最后众人想不出其它方法,便决定先按慕氏兄弟二人所提议的方法进行。

    肖正文听说了这种事之后,也兴奋得很,嚷着一定要跟着去。

    陆宇笑道:“那可是一整夜的事情,而且现在的天气这么冷,在外面待上一整夜可不是好玩的事,分分钟会冻成一个冰人。”

    代姬也过来劝道:“陆爷说的不错,不但天冷,而且那么大的野兽,说不定还吃小孩呢。”

    肖正文给她这句话吓了一跳,顿时没有再吵着要一起去,却独自走到一旁,撅着嘴,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众人给肖正文的表情惹得大笑。

    代姬自己说完那句话,好像又觉得自己说的不错,会吃小孩的野兽也一定吃大人,忙对陆宇说道:“陆爷也一定要小心。”

    章武问道:“不过我想问一下二弟,什么是‘分分钟’?”

    凌梵也“破例”主动跟陆宇说了几日来的第一句话:“我也想知道。”

    陆宇抓了抓脑袋,笑着说:“你们便当作是‘随时’或‘很有可能’的意思,这是我家乡的方言,一时忘记解释了,真是sorry。”

    众人又问道:“索……里?”

    陆宇大窘,暗骂自己怎么突然又冒出一句英文来,忙不好意思地说道:“最后面那句sorry是代表不好意思、抱歉的意思。”

    众人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凌梵还小声地念了几次,然后说道:“陆爷的用词总是这样新奇,以后可别忘了顺便解释一下,否则如果你用家乡话骂人,大家还不清楚呢。”

    陆宇哑然失笑,只不过是因为时代不同,说话用词肯定不一样了。不过她既然肯主动和自己说话,也就代表她心里已经没有生气,至少没有前几天吃醋时那么严重了。

    便说:“放心啦,如果我用家乡话骂人肯定不能解释呀,那岂不是找打么?”

    凌梵哼了一声,对他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不理他了。

    章武忙圆场说道:“二弟不像是那种人,不过如果他骂七师妹的话,大哥…大哥一定将那句话学会,以后可以用来骂人。哈哈哈。”

    众人再度大笑,连撅着嘴巴的肖正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章武给他们的印象里,从来都没有像这样开玩笑,看来或多或少应该也是受到陆宇的感染了。

    凌梵不依道:“现在连六师兄都帮着他来欺负我了,哼!”

    说罢便一跺脚出去了。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