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99章 虎头令牌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99章 虎头令牌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一名侍仆匆匆打了一桶水来,“哗”一声直接倒在卫聪头上。

    “谁!谁偷袭我!”卫聪在手脚乱舞中,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

    发现面前正是面无表情的陆宇,和满面怒容的魏明姬,卫聪带着有些懵怔的表情问道:“发……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见到自己衣衫不齐,又被冷水倒了一身,突然打了个冷颤。但是他仍然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般,哭丧着脸问道:“公主,陆将军,三更半夜的,卑职究竟犯了何等大罪?”

    魏明姬冷笑一声:“你犯了什么罪,明知故问!”

    闻到身上浓烈的酒味,还有桌上的酒,卫聪砰一声跪下来,忍着湿透的一身,却又不住地冷得有些发抖:“卑职确实不知犯下何罪,公主和将军请指出,若卑职真的犯了罪,自甘领罚。”

    魏明姬对两名侍从使了个眼色,二人立即走近卫聪,手中取出绳子,欲将卫聪捆住。卫聪此时心里也不明所以,心想一定有什么地方被误会了,虽然十分冤枉,但自己既然没犯错,故也没有挣扎,任那两名侍从将他捆了个五花大挷。

    待卫聪被绑住后,魏明姬起身说道:“带他去看看他干的好事!”

    陆宇一直盯着卫聪的面色没有说话,因为卫聪此前给他的印象并不好酒色,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另一方面,他是龙阳君的人,而且陆宇目前在表面上与龙阳君也可以算同一阵线,卫聪并没有任何动机。

    除非这一切是被人有意布置,嫁祸于他。

    看完代姬的尸体,卫聪面无血色,难以置信地望着魏明姬:“公主明察!卑职也不知何时睡着,但代姬之死与卑职确实没有关系!”

    又转向陆宇求情:“陆将军!卑职的为人如何,将军最清楚!此事一定有人栽赃嫁祸!”

    魏明姬又冷哼一声:“分明就是卫聪你酒后乱性,沾污代姬,以致她寻死!”说罢便命侍从将那片衣角扔在他面前,“这片布料是在代姬手中发现,很明显就是从你身上服饰而来,若不是你,还能是谁!”

    卫聪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望着那片衣角,面无人色。

    魏明姬正想再说话,陆宇却开了口:“我觉得真凶另有他人,况且我相信卫聪的为人,凶手并不是他。”

    深吸一口气之后,走到卫聪身边,一边为他松绑,又对他说道:“你帮我查看一下,代姬的死因,是否真的是上吊而死。”

    卫聪感激地点头,立即仔细地检查代姬的尸体。

    此时陆宇心里已经有九成确定卫聪与此事无关,而且应该是被人用迷魂香一类的药物袭击,因为单凭那几瓶酒,不可能让他醉得那么沉,要等到整桶水浇上去才能弄醒他。加上之前陆宇与慕氏兄弟杀死龙务之,又破坏了现场,卫聪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故而他想让卫聪确认一下代姬是上吊而死,还是死后被人布置成上吊。

    卫聪检查了片刻,回头对陆宇说道:“确是上吊致死,但是……她应该是在死前被人……强暴……”

    陆宇感到鼻尖又一酸,如此说来,代姬应该在自己与章武等人离开后,被人沾污,然后痛不欲生地选择了自杀这条路。

    魏明姬痛呼一声“天啊”,突然脚下踉跄,几欲跌倒,两名婢女忙上前搀扶住她,将她扶至地席中坐下。

    表面上看来,魏明姬确实不知情,对代姬的死而流露出来的伤感,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折腾了一阵,已经近乎四更,陆宇吩咐小红和小凤伺候魏明姬休息,然后示意卫聪跟着自己离开,重新回到卫聪的房间。

    刚才的注意力完全在床榻上的卫聪,加上代姬的死讯占据了整个头脑,令陆宇迫切地想要找他问罪,却没有仔细想过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房间里的气味。

    陆宇原本以为是酒气太浓,以致自己头脑有些发昏,但是刚才想到卫聪“醉”得那么沉,和这房间里的气味应该有很大的关系。此时将他拉回来,也是想确认一下,到底是否和自己的猜想一样。

    卫聪再次以不能置信的表情告诉陆宇,这房里的气味确实有问题!只不过因为渗和了酒气,故而很难闻得出来。

    站了片刻,陆宇已经觉得有些受不了,又让卫聪去自己的房间里说话。

    因为除了酒和那种气味,卫聪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的可疑之处。

    如果这个时代有烟,陆宇现在真想狠狠抽上几口。

    卫聪的声音在陆宇耳边响起:“如果卑职猜得不错,那种气味正是迷魂香。”说罢,自己又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我卫聪竟然粗心至此,着了这种下三滥的道。”

    此时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却因为刚才的事,可能受了风寒,忍不住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陆宇低着头,用双手大力地揉着太阳穴,问道:“平阳君和他的人是什么时候离开这里的?”

    卫聪努力地回忆了片刻,说道:“好像并没离开……应该是说在卑职清醒的时候他还在,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袭击的!”

    陆宇脑袋又嗡的一下,难道这件事,与平阳君有关?

    从他设宴款待魏明姬与自己时,陆宇便觉得他应该借宴请,制造与魏明姬相处的机会,两个人之间眉来眼去的小动作已经证明了他们早就有一腿。

    故而陆宇当时也乐得成全,自己在场反而会误了他们的“好事”,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与章武等人偷偷开溜,让魏明姬与平阳君能够好好地“叙旧”。

    因为是与章武秘密去见虞信,怕带上不会武功的代姬不方便,却没有想到,才离开了几个时辰,竟然和代姬已经阴阳相隔。

    陆宇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卫聪问道:“难道,将军怀疑这件事是平阳君所为?”

    陆宇叹道:“只是怀疑,却没有实质的证据。因为排除了你,最有可能对代姬下手的便是平阳君或他的人,并且……”说到这里,陆宇眼露怒光:“公主有可能是帮凶!”

    卫聪吓了一跳,说道:“不会吧!公主对代姬也是像姐妹一般,虽然不可能是真正当她是姐妹,但也应该不会对她下毒手吧?”

    陆宇又问道:“当时我走的时候你有没发现?”

    卫聪点头:“当然知道,但将军并没有叫上卑职,故在你离开后,大约关个时辰左右,卑职便打算休息,对了!就是这时,卑职再醒来已经是刚才了!”

    陆宇道:“我假设一下,我离开后,平阳君迫不及待想与公主欢好,便要去到公主的房间,而这时他们发现我不在,但是你却还在房间,然后便先迷晕你,然后……”

    卫聪恍然:“将军不是说过,公主不到子时便让代姬回房了吗?这时平阳君必定已经见到代姬……”

    陆宇打断他的话:“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我想问多一句,平阳君在邯郸的势力如何?”

    卫聪一愕,答道:“他是王室贵族,又是赵王的王叔,简直是只手遮天。陆将军不会是想对付他吧?”

    陆宇冷声道:“如果代姬是他害死的,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卫聪皱眉说道:“将军不觉得要杀他并不是容易的事吗?就算代姬真的是他害死的,但目睹现场的人可能只有公主一人,如果公主闭口不说,将军便没有办法证明了。加上他今天带来的那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他在邯郸的势力,赵王都要给他面子。”

    卫聪说得不错,身为臣子,如何能去逼问主子?那不是以下犯上么?

    难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不可能,绝对要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真是平阳君所为,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也要为代姬报仇。

    想到这里,陆宇问道:“假如我决定要对付平阳君,卫聪你是否愿意相助?”

    卫聪考虑片刻,深叹一口气道:“为了证实这事确实与我无关,但却又因为我的疏忽而造成的惨祸,我卫聪就算得罪公主,也会尽全力去帮将军!”

    陆宇点头道:“好!不过你放心,如果出事,我会将一切责任揽上身,绝不会影响到你的仕途!”

    此时心中充满了怒火,却又无比的平静和自信,因为他想到了虞信。既然虞信和平阳君赵豹是死对头,而且虞信足智多谋,只要他肯帮助自己,一定能够想出对付平阳君的办法。

    加上章武、凌梵与他的关系,虞信一定会帮自己。

    陆宇作出了一个决定,反正还要利用在赵国的时间去找到嬴政,倒不如光明正大地暂住下来,只要争取在魏明姬回魏之前对付平阳君,同时找到嬴政便行。

    现在他巴不得信陵君亲自追到邯郸来,因为如果只是派人来,反而有可能会大打出手,破坏事情的发展。但如果信陵君亲自来,只要章武等人不露面,陆宇便可在他面前一口咬死肖正文的事并不是自己所为,然后继续假装效力于信陵君。

    为了给死去的代姬一个交代。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