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武侠修真 > 缥缈风烟录 > 第五十九章 天堑冰河有人祸

第五十九章 天堑冰河有人祸

手机阅读  书名:缥缈风烟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虬胡山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一大清早,滇马的嘶鸣声便惊醒了熟睡中的叫花。

    他从有些冰凉的地上坐起身,抬手揉了揉朦朦胧胧的眼睛。

    忍不住转头看了看,每日陪在他身边,睡在三清殿的赵九重,今天却早早就不见了身影。

    他起身,走向了三清殿门口,推开了门。

    却见到赵九重此刻正站在道观门口那里,正在将玄铁重剑、一张黑铁面具、以及一块令牌搁下。

    赵九重转头,看向了叫花,心里默默一叹。

    叫花看见赵九重背着包袱,抿着嘴。

    赵九重哈哈一笑道:“我还想着悄悄的走了,免得还得告别,那样有些为难,但现在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叫花快步走向了赵九重,停在赵九重身前不远的地方,道:“赵大哥要回家了么?”

    赵九重点了点头,道:“嗯,那马车上面的东西太过重要了,无论是保护它们,还是躲开慕容龙城那个家伙,都必须把它先送回洛阳才行。”

    叫花略微点头“哦”了一声。

    赵九重微微一笑道:“放心吧,等你守孝完毕后,我便来接你,也就是来年春末夏初的时候,也不算是太久。”

    叫花道:“嗯,我明白的赵大哥。”

    赵九重道:“我不在这些日子,你可不能偷懒,要好好练功才行,等回头带你去了洛阳后,我再好好的将那《达摩剑法》给你说上一说。还得教你骑马、射箭、去鸿雁楼中吃正宗的雁肉,喝最好的酒。”

    叫花道:“嗯,我在这等着赵大哥。”

    赵九重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就走了,你就留在这吧,好好照顾你自己,平时若是那个砍柴的来了,要欺负你,你便跟他提爷的名号,他就不敢欺负你了。”

    叫花又应了一声。

    赵九重勉强一笑,提着包袱,转身走向了马车前方的滇马。

    他提步一跳,便翻身上了滇马,两手抓住了滇马的缰绳,回头看着叫花道:“来日方长,过些日子,就能再见到了。”

    叫花赶紧抬手,对着赵九重挥了挥,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但听见赵九重大喝了一声驾,同时一扯缰绳,那滇马便快步转首,走向了山坡下的方向。

    赵九重一边前行,一边又回头,看着停在道观门口的叫花。

    许久,等到看不见叫花了,他才彻底转头,引着滇马朝着皑皑白雪的深处走去。

    ……

    叫花看着赵九重慢慢化作了一个点,彻底消失不见,忍不住坐在地上,漫无目的的靠着道观的门框。

    这偌大的苍莽天地之间,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相熟的人,都纷纷的走光了。

    回想起初次在道观中醒来,每日打扫院落,听着七道人的叹息声。

    回想赵九重初次来时,菜地里跟他抢走了那不怎么好吃的烂菜根。

    回想段思平与段思良来到道观中,引得赵九重与他前去龙香院里。

    在龙香院,那时候他与赵九重共同经历了生死……

    叫花鼻子微微发酸,但最终还是站起身,转身回到了道观当中。

    他抬步,走向了院子一边的扫帚那里,将它拾起,而后一招一式的按照赵九重教他的《达摩剑法》,认真的练了起来。

    ……

    被积雪覆盖的山岭,并未能够成为阻住滇马的天堑。

    赵九重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便已经走到了傍晚。

    他停下马,从包袱里取出了一个窝窝,放在嘴里咀嚼了起来,此刻,他已经不觉得这东西难吃了。

    前方,是一条冰封住的河,那冰上盖着薄薄的一层雪,遥遥望过去,可以看到透冰而出的手臂、残肢。

    想来,这里不久之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杀戮,河水半结冰时,有人死了,如此才能形成现在的景象。

    “天灾……人祸……”

    赵九重喃喃的念着这两个词,这段时间他懂得了更多,仿佛比从前成熟了不少:“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现在法度崩坏,这晋国哪里还是王土?这歹人光天化日里,便任意杀人,目无王法,若是见了他们,必要把他们统统杀掉,免得这群畜生为祸人间……”

    吃完了窝窝,赵九重便踢了马腹,绕向了远处。

    ……

    不知不觉间,半月的时间悄然间过去了。

    叫花在院子里试着提起黑黝黝的玄铁重剑,但憋得脸都红了,也无法单手举起。

    这些天他抱着水桶在院子里跑,起初是跑十圈,但不知不觉间,他就发现他可以跑二十圈,于是他就开始跑二十圈。

    至于这玄铁重剑,他已经能够两手举起,但那样他使不好《达摩剑法》,虽然自己胡乱修改,能劈上几下,但又觉得有些不太舒坦。

    这些日子王怀恩一直都没有来,若是他到了此处,定然要吓一跳,因为不知不觉间,叫花居然一下长高了一节,就连站姿都不再佝偻,变得挺拔了不少。

    脸色,也不似从前那样面黄肌瘦。

    叫花如今饭量渐长,胸口处段思平留下的枯荣之力,已经减淡了许多,而环绕在其中的九叶重楼,紫红之色也变得浅淡了不少。

    而叫花也发现,如今他运转《洗髓经》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导致段思平留在他胸口的枯荣之力,与他的骨脉内力汇合到一起,然后形成他自身的内力。

    尝试了许久,叫花还是无法将玄铁重剑单手提起来,只能再次添上另一只手,有些勉强的将玄铁重剑举起。

    而后便在院子里,开始试着劈砍,斜划的动作。

    每每举起玄铁重剑,他脚下的步履,都要晃晃悠悠,好似喝醉那般,若是叫旁人看了,恐怕也会忍俊不禁。

    试着挥了几剑,他便哐的一声,将玄铁重剑放在了地上,然后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气,额头上,都泌出了一层汗珠。

    正准备坐在地上好好歇息歇息,耳朵却突然间一动,扭头看向了厨房那个方向。

    如今他的耳力不知不觉的强了许多,能够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厨房里响起。

    叫花双目一亮,这几日总有窝窝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十分的奇怪,只觉得或许是黄鼠狼冒着寒风来偷。

    所以特意将窝窝用锅盖压住,却没想到,这黄鼠狼再次造访。

    他抬起脚步,心的走向了厨房方向,生恐惊到那黄鼠狼。

    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顺着门缝朝着灶台处看去,却猛地瞳孔一缩,却见到一只十分粗糙的大手,正在灶台位置胡乱的摸来摸去。

    叫花目光一凝,皱眉道:“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偷吃!?”

    说完,他便将门直接打开。

    却见到那只黑手突然缩了回去,然后一道身影从窗口那里略过,竟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叫花吓了一跳,赶紧关上了厨房的门,快步跑到了厨房后面,却见到后墙有几片瓦掉在了地上。

    原来,竟然有人从这里翻过来,去厨房偷东西吃。

    叫花犹豫了一下,看着有一丈多的高墙,试着跳起,两只手直接扣住了墙边,微微一用力,他便整个人跃到了强上。

    从前,他可不敢这样翻墙,但现在,翻墙好像变得轻松了许多。

    只是坐在强上举目四望,却连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显然,对方已经跑掉了。

    叫花忍不住挠了挠头,又从后墙跳了下去,思索了良久,决定要把这个偷窝窝的贼给抓着,不能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得逞。

    若是对方缺东西吃,那便留在这道观里,叫花也并不在意。

    为了能够抓住这偷窝窝的贼,叫花将练功的位置,转到了厨房后面,只有深夜要睡觉的时候,才回到屋子里。

    好在此刻他修行了内功,也不觉得冬日寒冷。

    一来二去,等了两天的时间,也没有再等到那个偷窝窝的贼。

    到了第三日,叫花准备要放弃的时候,却见到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十分灵动的从后墙翻了过来,跑到了厨房窗口那里,伸出一只胳膊,在那里摸来摸去。

    叫花腾的从地上站起,一步便跑向了这道身影,准备将对方抓住。

    但这魁梧身影被叫花一惊,突然缩回手,翻身间直接踩在墙上,竟然直接飞跳了出去。

    叫花愕然之间也没有顾忌太多,紧跟在后面,翻上了墙,却见到那道身影在雪中奔行,跑向了一侧的山中。

    他赶紧落在地上,仔细看着雪上面的足印,这才发现,对方奔行偶尔间还是会在雪上留下足印。

    叫花准备找对方好好理论一番,于是便顺着这足印,不断地前行。

    绕着山坡有很长一会儿,又发现这足迹分明是跳上了高处,他又奋力怕了上去。

    不知不觉间,却已经深入了山间的密林当中。

    前方林影绰绰,除了白雪,便只有白雪。

    挠了挠头,叫花又蹲下身,仔细的看着雪上的痕迹,分辨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一个方向,快步的奔行了过去。

    终于,叫花驻足在了一座被掩盖的山洞前面,看见足印是延伸到洞里的。

    只是在洞外,却能够闻到一股十分刺鼻的骚臭气味。

    要不是叫花常年要饭,能够忍耐乞丐们身上的味道,恐怕此刻已经吐出来了。

    他挪动脚步,摸向了山洞洞口,才刚到洞口,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这黑影披头散发,吓了叫花一跳。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