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喂,侦探小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盛氏集团

第一百二十二章 盛氏集团

手机阅读  书名:喂,侦探小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见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盛氏集团,她还是第一次进入。当然,他们显然没能被同意进入办公区域,只能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着。

    几个小时过去,下班时间到了,每个人急匆匆的脚步,好像都有一场重要的约会在等着他们。

    盛达下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碰见那个他们要找的人。他缓缓而来,以为她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而来:“欧阳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就当为昨天的事赔礼道歉了。”他说的话听上去还相当的诚恳,但却让欧阳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冬亚站在一旁,找了一张男人的照片,给盛达看了看:“这个人是你们公司的?”

    盛达旁边的秘书也瞧了瞧,点点头:“盛总,这个人是销售部门的人。”秘书接着问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欧阳瞧了瞧盛达身边的美丽秘书,看来她对欧阳有少许的不满意。可能是因为今天的新闻,让这个女人产生了愤怒。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间,那个他们要找的人从盛达他们身后的电梯里走了出来。第一个发现他的是冬亚,他跑了上去。

    欧阳跟在他的后面,先是观察着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额头宽大,伸出的手非常干净,不像是会某人性命的人。

    冬亚告诉他阿梅死了,他并没有多少惊讶:“昨天晚上给她打电话,就联系不上她。”略带有一些愧疚。

    欧阳上前:“你们在什么时候见过面?”

    “昨天早上,”他说道,“一家早餐店,”他想了想,“你是?”他记起来今天早上传遍整个公司的照片,“盛总!”他看见盛达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盛达好奇的看着他们:“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我才来盛氏集团的,原来是为为了查案子?”

    欧阳并没有理会他:“见面的时候她有戴耳环吗?”

    对方想了想:“记不太清,”他从不在意她的打扮,“不过没错出去她都会有不同的装扮。”很显然,这个人并不爱阿梅,至少并不在乎她是否为自己做出任何的改变。

    觉得在他的身上问不出什么东西:“麻烦你告诉一下见面的地址!”

    冬亚在一旁记下,然后让他离开。

    盛达旁边的秘书又有些不高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她觉得盛达对她有非常好的耐心,这是她在公司从未看到的。

    冬亚说了句:“盛总,谢了。”他走出去办事。

    欧阳站在他们的对面,看着这个趾高气昂的秘书,笑了笑,也许她不只是秘书这么简单:“盛达,昨天的事已经过去了,我想我们没必要为了今天这件事闹矛盾,”她看了看四周,不少人在看着他们,“至于刚刚,就当我们互不相欠。”如果不是看在盛氏集团和爷爷之间的关系,刚刚她就不会在这里安静的等待几个小时。

    盛达让秘书去一边,站在她的对面,这个女人真的把自己伪装得非常好,要不是昨天见识到她的暴躁脾气,可能他真的会认为她现在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昨天我可是帮了你,而且还挨了一个巴掌,今天我也算帮了你,怎么就能一笔勾销了呢?”

    欧阳瞧着他,一副有理的样子,让她觉得不舒服。不过她提到了昨天的事,让她还是多了分忌惮,毕竟爷爷不知道昨天的事情是她的计划,这个男人只是被自己利用,他的行为只是她失误的判断而已:“你想怎么样?”

    “晚上我回去卓家道歉,”盛达说道,“我希望能在哪儿看见你。”

    “正好我想回去吃个饭。”她转身离开。

    他是受到父母的安排,不得不带上大礼去卓家赔不是。不过他到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欧阳的,顺便把她给拉下了水。

    冬亚继续调查,他的目的就是找到失踪的耳环。而她开车先去了超市,买上些水果,然后直接去了卓家。

    “爷爷,奶奶,”她看见两位老人分别坐在大厅里,“我来看看你们。”

    奶奶从沙发上过来,热情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刚刚我和你爷爷还在念叨你呢,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

    “你是听到什么风声了?”爷爷早已经了解欧阳这个人的脾气,而且一会儿盛达也会来,她恐怕是为了那个人。

    欧阳撇撇嘴,挽着奶奶的手,靠在她的肩膀上:“一会儿有什么吃的?”

    “小馋猫,”奶奶溺爱着她,又对着站在一旁的阿姨说道,“让厨房用院子里的玫瑰花做些糕点来。”

    “好的。”

    晚上七点,天刚刚暗了下来,外面有车辆停下的声音。

    阿姨去开了门,让盛达走了进来。

    至于盛达为什么要让欧阳也去爷爷家,这是她知道的。爷爷向来不看重盛达,认为他在商业上使用的那些手段过于不人道,也就是说他的行为得不到卓家的认同。相反,盛达的哥哥却是一个值得爷爷信任的学者,相比之下,他们对盛达也就更加看不上了。

    果然,盛达一进门就琢磨着的什么,环顾了挂在墙上的字画,说道:“卓老,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奶奶见爷爷并没有想要收下的意思,也就不好上前的接住。

    可欧阳都知道他带的是什么,听说他在一家收藏者人高价买过一张唐代古画。

    “给我好了,”欧阳接过来,立马当着爷爷的面打开来看,“这幅画可是爷爷最想收藏到的,”她故意提高了些声音,“可惜,爷爷看不上送画的人。”她的一句话,既说出了爷爷的心胸狭窄,又当面贬低了盛达。

    奶奶站在一旁,被欧阳如此大胆的话给吓着了:“女孩子说这些干什么?”

    欧阳也不反驳,把画收了起来,问了问:“奶奶觉得这个礼物怎么样?”

    奶奶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东西是好东西,但…”

    “好了,那就收下,”她说道,“盛总,你可以走了。”

    盛达看着她,他让她来可不是让她把自己赶走了,而是要让卓老先生接受自己的道歉。

    “既然来了,把饭吃了再走。”爷爷说道。

    欧阳把手里的东西给了阿姨,提醒她一定要放在书房,因为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礼物。

    四个人上了桌子,首先以酒道歉:“昨天的事是我太鲁莽了,我自罚三杯。”

    爷爷见他诚恳,也就不追究昨天的事,只是问了问:“你门到底是什么关系?”以他的经验来看,他们应该很久就认识,至少在他把盛远介绍给欧阳的之前。

    “朋友,”盛达说道,“一场聚会上认识的。”

    欧阳怕他越讲越乱,说道:“认识而已。”

    奶奶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这两个人,她也觉得他们有什么的地方瞒着自己。

    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只有筷子触碰这瓷器的声音,盛而且还带着某种节奏。

    盛达简单的评价菜肴,不过分的夸赞,只是强调非常营养健康。一顿饭,让奶奶对这个花花公子有了另一番的认识。她觉得这个孩子非常的健谈,比起他那沉闷的哥哥要好许多。但仅限于这儿,其他的地方,她还是认为盛远要比他做得出色许多。

    爷爷没请他上楼,也没和他过多的聊什么,只有奶奶让厨房装了些新鲜的螃蟹,让他带回家。

    欧阳和他一起出门,并不道别,直接上了自己的车,在路过他的时候,说道:“多谢了。”这次回来她还是有所收获的,至少爷爷奶奶不再让她和盛氏集团的人,尤其是盛远有任何关系。

    坐在车里的盛达看着远去的车影,想了想,她还真的要谢谢自己。因为他的原因,让本来对盛远印象良好的两位的老人,一下子转变了态度。她也就不用迫于卓家的压力,面对盛远。

    司机问道:“盛总,去什么地方?”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去某个酒吧坐坐的,不过作为司机,就算知道一般的规律,也不能替他做决定。

    “回家。”

    当他踏进盛家的时候,全家人都坐在客厅等着他。尤其是父亲,一副严厉的样子,好像他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爸妈,哥。”他准备上楼休息。

    “站住。”父亲命令到。

    盛达站在他们的面前,看着母亲责备的眼神,大概也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你知道卓家对我们来说有多总要吗?”父亲说到,“最近的项目需要一大笔的资金,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盛达是知道公司最近开发的酒店项目在资金上出现了问题,他也在为之努力:“我会想办法解决。”

    “你知道卓家的资金对我们有多重要吗?”

    “呵,”他有些明白了,“爸,你是想说我破坏了你的计划?”

    “难道不是?”父亲问道,“你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外面的女人多得是,你为什么就偏偏招惹卓家的人?”

    “爸,”盛达说道,“难道在你眼里,我也比不上我哥?”

    “没错!”

    母亲担心他们因为这件事闹僵了,赶快在其中劝阻:“小达,你爸爸也是为了公司着想,希望你能体谅体谅他。孩子他爸,小达也不是故意的,我觉得那欧阳也不是什么好孩子,说不定是她先找的盛达。”

    “你就护着他,”父亲发脾气,“看他现在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的绯闻都能放满整个房间,你以为谁能看上他?”

    一直没说话的盛远开口:“爸,既然卓家已经招待了盛达,也就是说盛氏集团和卓氏集团的合作不是没有可能,我想公司还是可以去谈合作的。”

    父亲听大儿子这么说,也就不那么生气:“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别再给我搞砸。”

    盛达听完,转身离开,又去了酒吧。在家里,他永远都是被批评的一个,从小到大,父母就拿资金和哥哥比较,现在也一样,谁也不在乎他的想法。

    因为线索的原因,欧阳在一天后的盛氏集团招聘会上出现,应征董事长助理。

    当她带着黑框眼镜出现在人力支援部的时候,大家都以惊讶的眼神看着她:“欧阳小姐,按照里的简历来看,你并不适合这个职位。”

    她扶了扶眼镜框,看着对面面的人:“简历的事放在一边,我这里做了分调查,”她把一份资料放在面试官的面前,“你们董事长的作息规律,最近想要合作的人,还有他为什么裁掉上一个秘书,我想知道这些也就够了。”

    对面的几个人相互看了看,有人出去打了电话。

    很快,他们决定让欧阳做秘书,并且明天直接上班。等她离开后,他们又招了一个表现不错的秘书,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她不用整天待在办公室,而是有时间在公司闲逛的原因。

    卓墙也很快知道欧阳进入盛氏集团工作的事情,加上最近在和他们谈合作的原因,卓墙也有机会在盛氏集团看见她的影子。

    “欧阳,”在电梯里,卓墙和她遇到了一起,他问道,“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当然是有事儿。”

    “不会又是什么案子?”

    “卓叔,你就别问了,”她退后一步,倚靠在背后,“对了,我看了他们的酒店项目,还不错。”

    卓墙说道:“是不错,合作已经定下了。”

    “那就行!”电梯的门打开了,她走了出去,她可是要去司机部门看看。

    卓墙见她不理会自己,也就不再跟着她,去了地下停车库,他还得回去处理公司其他的事情。

    虽说她是在做董事长的秘书,但一共只见了董事长两次,一次是忙着开董事会,她帮人拿了资料进去,另一次就是在盛达上来的时候,另一个秘书去了洗手间,只好她帮着送咖啡进去。其他的时候,她就这样在盛氏集团上下溜达,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大家都在说她是靠着卓墙的关系才进来的,做不了多久就会离开。还有的人说,她是为了让让盛达难堪才进集团的,毕竟他们之间发生过某种矛盾。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