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相师堂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公子相见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公子相见

手机阅读  书名:相师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牧行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南宫轶抬头。

    顾谙温暖了整个世界的笑容,瞬时融化了他的心,天地在这一刻,仿佛应该停止,来陪他看心上人,享受这一刻的欢心与愉悦。

    顾谙的手向后伸去,然后,被人轻轻一握。

    顾谙眉眼里蕴满了被宠溺的笑。

    她的身后,如清风霁月,出现眉目如画的公子。公子牵着顾谙的手,两人低低地不知说了什么。南宫轶便觉他世界的阳光黯了下去,光亮逃离他的温暖,去向他的对面,去呵护他面前的这一双璧人。

    是了,他面前的二人,是璧人。

    那么,他呢?他与顾谙呢?

    南宫轶的心突地沉了下去,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南宫轶,给你介绍,简兮公子,相师堂简兮公子。”顾谙拉着简兮公子的手转回头,小心机的一笑“南杞南宫太子。”

    果然是简兮公子。

    简兮公子抱拳执礼,江湖作派,写意潇洒。

    南宫轶回礼,眼里却是疏离。

    恰女姁一脚迈进屋内,入眼看见一身华服背影,腰间突出的琉璃玉佩,怔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简兮?”

    简兮公子闻言回头,冲女姁一抱拳,笑意盈盈“是!”

    女姁饶有深意地看向顾谙,道“小妮子,你舍得让简兮出来了?”

    顾谙边笑着道句“总得让他出来透透气吧?”边对南宫轶道“我有事要回山,这些日子便请简兮公子陪你逛逛照邺。”

    南宫轶一脸疑色。

    顾谙倒是近前低声解释道“南地胜师要来北芷,我觉得你留下来,到时陪她一起来天女峰更好一些。我此次回山,须得尽快解决门内叛徒一事,你代表南天女峰,这事你在场不太好。”

    南宫轶看着顾谙温情软语,又是这样贴近自己,原本心底里那一丝醋意陡变成胜意,缓了神色,道“那你为何要简兮公子陪我?”

    顾谙一愣,道“堂内同辈人中,唯简兮公子配得上你的名声。难不成你要皇帝派官员陪同?”

    “也罢,便当切磋了------”

    顾谙一时没听明白,问道“你说什么?”

    南宫轶立时噤口,不再言语。女姁不喜道“你们是当我们两人大活人不存在吗?躲在一边窃窃私语。”

    顾谙转头笑道“不过聊了两句,哪里就窃窃私语了。”

    女姁直言道“或者咱们可以多派几个人陪陪太子殿下------”

    顾谙微愣,很快明白女姁的用意,笑道“四师倘觉无聊,我可以荐您去宫里当差,前阵子小皇帝迷上了幻术,缠着我讲些戏法,我觉得您于此事很是精通------”

    女姁白了顾谙一眼,道“不过逞了两句口舌,就这般消遣我。这还没嫁呢?”说罢,一甩云袖掩面而去。

    南宫轶虽没有听明白二人交谈,但他素知女姁对南人印象极差,这会儿也不可能站在他的立场上言语,遂礼貌地一笑。

    简兮公子似早已熟悉二人嬉闹,也未在意,对南宫轶道“南宫太子可有想去的地儿?”

    南宫轶微微颔笑“愿入乡随俗。”

    简兮公子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就喜欢南宫太子的爽快劲儿------”

    顾谙伸手欲拦,简兮公子将手中折扇向外一推,劝道“人家既愿随这俗,你又拦得哪个?”

    顾谙一笑“你都不怕,我怕哪个?”

    简兮公子挺了挺后背,回头对南宫轶做了请势,道“请!”

    看着二人潇洒而出的身影,顾谙失笑道“人家设了个瓮,你就往里跳。”

    门后去而又返的女姁露出芙蓉容颜,道“大小姐,老爷有请。”

    “四师,您什么时候又做起传话的营生了?”

    女姁抚着垂于眼前的一缕青丝,轻轻缠绕着在细指上,不紧不慢道“因为我有眼力,知道什么时候传话最得时机啊!”

    二人一前一后拐过月亮门,顾谙这才接话道“是我爹给您事做了?还是三娘子交待您任务了?”

    女姁似是闻了什么伤心事,哀叹地不得了,道“明明知道我喜欢结交漂亮的后生,却每每不给我机会------老爷倒没什么事安排我的,可是三娘子一口气交待了三四件事,也不怕我人老记不得。”

    顾谙右手轻转,拇指尖渐渐聚成一朵小巧的黄色蔷薇,女孩笑着,将花儿插入女姁鬓角,左右端详后,道“北女天峰的弟子们都好簪花,虽然我不知这习俗是从何而来,但偶尔扮一扮,还是很葱嫩的。”

    “你莫要抖这个机灵,你避开胜聪,躲了殷涤,连南宫轶都不许跟着,定是跟苍荨有要事商谈。”

    “四师聪明。”顾谙赞道。

    “她们姐妹老死不相往来,脾气一个比一个大,可怜我这如花女子,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山上可怎么活啊?”

    “我大师姐海一芊也会随行回山,关于山上山下保养的差异你可以请教一下她。”

    女姁一愣“难道你就没有心得?”

    顾谙一副惊讶的样子“这种事不都是年少的找年少的,年长的找年长的吗?”似是觉得言语不足以刺激到女姁,顾谙摸着自己脸庞,叹道,“在山上呆了五年,竟从未想过保养这个问题,果真是年少用不到啊!”

    女姁气极,伸手去撩顾谙,顾谙将身一躲,倏地闪入父亲房中,留下在原地跺足的女姁。

    室内,顾延龄在认真查看画卷。顾谙走近才发现其父看的是天女河流域图。

    “爹爹可有收获?”

    “近百年无人破晓之物,岂是容易参详的?”

    顾谙指向天女河上游一片雾霭之地道“那里有一座瞳瞳林,其中遍是有毒的树木,还有瀑布,可是很多的小动物都活得很好,那里有生活过的痕迹。父亲,您说,我们的先人是从这里出世的吗?”

    “无论是从彼入此,还是从此回彼,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个未知。”

    “您如果想破解未知,可以问老和尚啊?”

    顾延龄将画卷轻轻卷起,道“于我们是未知,于七空大师许也是未知,既都是未知,不过五十步与百步耳,何故扰之?倘七空大师是清者,我便是浊者,这世界清与浊何处能相融?”

    “爹爹这话何意?老和尚又不是那种凡事图自保之人。”

    “此卷我还未参详明白,寻找结界之事徐徐图之。如今胜聪要来北地,你安心做自己的事便好。”

    “这个女儿明白。胜大家此次拜访师父,也是为明年春日的三门天女河会做准备。”

    “三峰各为其主,会谈出个什么天地?”

    顾谙不同意父亲的观点,道“虽说三门齐聚天女河只是门派之间的作为,但历任掌门做的都很好,三国之间也无大的战乱,这是百姓之福。既然有可享之福又为何要打破这个格局呢?”

    “不战和约废除了,天下多个乾国。若三师会失败,这天下形势会分裂成什么样子?”顾延龄抬头问道。

    “难道您继续打算少作为?”顾谙疑惑道。

    “你方才说过三门聚是门派之间的作为,我如今仍是官身,不适宜参与其中。”

    顾谙近前,固执道“可您是相师堂堂主啊!”

    “你也是相师堂主。”

    “爹爹,是出了什么事吗?”顾谙问道,“还是女儿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顾延龄一笑“为什么会有此问?是我不打算过问,又没说不允许你参与。再有,我说过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事,何人敢置喙你的对错?江山代出,为父老矣,不能事事亲为,总得离远一点,你们做事才方便。”

    顾谙还想继续追问,顾延龄摆手止了顾谙的问话“皇帝准备亲拜流声,我会随行。”

    顾谙一愣“怎么没听他说起?”但随即明了道,“皇帝对唐不愠在流声刹的戏码感兴趣了?”

    “见识一下也好。”

    “什么时候起程?”

    “明日。”

    “今已入夏,爹爹要保重身体。”

    “弥故师傅也会随行。”

    “是老和尚让您带老实人回去的?”

    “弥故师傅是出家人,你将他囿于此地算怎么回事?”

    “爹爹,老实人知道瞳瞳林的事情,我亲见他封印了那里。”

    “这一路上你得到你想知道的吗?”

    “没有。”

    “所以人家不想说自有不想说的道理,佛家讲求缘字,你却强求欲得,岂非背道而驰?”

    顾谙闻言道“爹爹这话乍听道理满满,细细琢磨不过是一种自嘲之法。”

    顾延龄笑笑,问道“听说你给东地太子送了贺礼?”

    “北地的天女冰针呵,刖汀思慕之物,可欲而不可求之物,却由其弟子手中所得,想想就觉得舒爽。”

    “三门聚刖汀不会来。”

    “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刺杀我的机会,三门聚她会派东地太子来。”

    顾延龄看着女儿还略带稚嫩的面庞,笑道“所以你也不会让南宫轶离开?”

    “有了南宫轶,才好见半璧公子。”

    。..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