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59. 罗娜的体验很差

59. 罗娜的体验很差

手机阅读  书名:我的师门有点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牛流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轰——!”

    连串的爆炸响声,震耳欲聋。

    在弥漫着的硝烟尘埃里,一道身影狼狈的冲了出来。

    罗娜身上的服饰,已经多有破损。

    例如手臂、肩膀,甚至是腰腹、背部等地方,都有着一道或几道的裂口。

    但是从这些裂口里显露出来的,却不是正常的人类肌肤,而是黑色的皮层,上面还有着如同刚毛一样的细小毛发,看起来异常的狰狞恶心。

    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得出来,罗娜虽已化形,但她的化形显然并不完整。

    她只是让自己的面容、双手等无法遮掩起来的地方看起来更具人形。而其他可以通过衣物、饰品等物件来掩饰的,她显然并没有太过专注其中,至少现在就能够看得出来,罗娜的身体还依旧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原形皮毛。

    “咻——”

    又是一声锐利的破空响声。

    这声音来得即急且猛,罗娜瞬间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躲避得了。

    她一咬牙,猛然转身终于张嘴喷吐出一道银色的丝线。

    这道丝线初时湿润,依稀能够看到上面还沾染着的某些正在滴落的液体。但是刚一飞出,就被迅速风干,整道丝线也变得坚硬起来,宛如钢铁一般直接撞上了一柄血红色长剑。

    只听得一声刺耳的撞击声响起之后,罗娜贝齿一咬,直接咬断了那道蛛丝,整个人也迅速的向后飞跃。

    下一秒,十数柄血红色的长剑就当空砸落。

    直接将大地击出一个深坑。

    无数破碎的石块四散飞出,其中好几块更是直接轰击在罗娜的后背上。

    强忍着周身传来的各种痛楚,罗娜根本不敢停留在原地,急忙继续奔行着。

    可是很快,又是一轮血红色长剑的密集攒射,直击罗娜的位置。

    这一次,罗娜终于没能彻底躲开,被一柄血红色长剑贯穿了肩胛骨,整个人更是被这股冲击力带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只不过罗娜也着实硬气,借着冲击力的惯性作用在地上几个翻滚后,再一次迅速拉开距离,不发一言的起身就跑。

    一边奔跑着,罗娜迅速凝聚妖气生成蛛丝,缠绕到这柄血色长剑上——她在第一次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用手去抓这柄血色长剑,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后,她就不敢直接用手去抓剑了——后,才伸手握住被蛛丝缠绕的位置,强行将长剑拔出,扔到地上。

    整个过程,她宁愿咬紧牙关强忍剧痛,也绝不会发出一声闷哼。

    可哪怕仅仅只是数秒的时间,罗娜也依旧感到一阵脚步虚浮,差点就这么摔倒在地。

    不用看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苍白得可怕。

    因为她的生命力流失得太严重了。

    而那柄被罗娜扔掉的长剑,上面缠绕着的蛛丝也正以极快的速度消融着,化作一缕缕灰色的青烟,随风飘散。

    紧接着,那柄长剑就又自动升空悬浮而起,然后汇聚到半空中那如同飞鸟群的血色长剑群体中。

    “你们妖族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呢。”苏安然的身影,从弥漫着的尘烟中冲出,紧追在罗娜的身后,“接了我这么多次导弹洗地,你居然还能跑能跳,该说你不愧是大圣的血裔吗?”

    罗娜充耳不闻,只顾着埋头前冲。

    她现在完全是只凭一口气憋着,如果敢还嘴的话,这口气泄了的话,她被压制着的伤势就会立即爆发,到时候只怕就会被苏安然追进十米之内。

    而她,好不容易才拉开十米远的距离,怎么可能再被苏安然追上——为此,她前后硬是承受了苏安然最少七次的煞剑气集群攻击。至于其他从各种刁钻角度突然袭来的攻击,更是数不胜数。

    “之前不是说要吊打我吗?怎么跑了啊?”苏安然垃圾话不断,“别走得那么快啊,我们可以再深入的交流一下啊。虽然你是一只蜘蛛精,大家也总是说人妖殊途,但我觉得你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啊,起码你那身黑毛穿上衣服就看不到了嘛。”

    罗娜差点把牙齿都咬碎了。

    “对了,你喜欢吃虫子吗?”苏安然的声音,就如同催命符一样,在罗娜的身后不断的回响着,“你一定喜欢吃虫子吧,毕竟你们蜘蛛都是吃这个的啊。”

    “你为什么要跑那么快?……你是在害羞吗?还是觉得自己长得丑,不敢见人了?都说我不会嫌你长得丑了,我以前也是养过蜘蛛的,这方面我很有心得的,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就跟蚕宝宝一样。”

    “你看,我们真的可以好好的沟通下,我还没养过蜘蛛精当宠物呢。”

    “而且你之前不是说,我是活靶子吗?你为什么害怕我这个活靶子呢?”

    罗娜的眼里,流露出愤恨的光芒,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狼狈。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超然和洒脱的姿态俯视妖盟的所有年轻一代的妖族。因为在罗娜看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唯一有资格当她对手的只有敖薇——就连如今已是妖王的强者,罗娜都没有放眼里,她认为自己超越他们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所以就不用说同为三圣氏族之一出身的青玉了。

    事实上,罗娜如今的在妖盟里的名声,也完全不在敖薇之下。

    甚至在许多人看来,罗娜的名气是要大于敖薇的。

    毕竟敖薇的名气之大更多是因为她是碧海氏族的小公主,可罗娜的名气则是实打实的靠踩着妖盟其他人闯出来的。基本上除了碧海氏族与青丘氏族之外,其他氏族——甚至包括罗娜自身的幽影氏族——的妖族全部都吃过她的亏,其中甚至有不少曾被誉为天才的妖族如今更是下落不明。

    整个妖族的人都清楚,是罗娜杀了他们。

    可是,没有任何人有确凿的证据。

    而凭借罗娜身后站着一位大圣,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她又从未主动招惹青丘氏族和碧海氏族的人,自然不会有强者自降身份的找罗娜麻烦——她也不会愚蠢到去挑衅那些比自己强的对手。

    这一点,才是罗娜真正最为恐怖的地方——你永远只能看着她在一点点的不断变强,一点点的蚕食着你的一切,可却无法阻止她的成长与强大。

    直到今天。

    她遇到了苏安然。

    不管她使出任何手段,设下任何陷阱,在苏安然面前都会被轻易的粉碎。

    如果是绝对实力带来的差距,那么罗娜觉得自己也认了。

    可偏偏事实上,在苏安然将屠夫解封之前,不过只是任由她揉圆搓扁的玩物而已。但在屠夫解封之后,局势就被完全逆转了,并不仅仅是因为苏安然掌握的攻击手段完全克制住了她。

    还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在疯狂的流逝,为此她不得不付出接近三分之一的妖气来抗衡这种生命力不断流逝的异常状态。如此一来等于她一身实力只能发挥不到七成。

    罗娜的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当然,还有着难以置信。

    剑气!

    这是剑修最擅长的攻击手段。

    可是罗娜从未听说有剑修在通窍境之前就掌握了剑气攻击的手段——不是无法修炼,而是神识覆盖范围不足!

    凝聚剑气杀敌,听起来很帅气,但是这种攻击手段是需要依靠神识来锁定目标和操纵剑气的。

    一般来说,不到神海境四重天的修士,神识覆盖范围极小,就算修炼了御剑手段也几乎毫无用武之地。

    而且更重要的是!

    这里是幻象神海!

    是神识会受到极大压制的地方,尤其是对人类修士而言,神海境二重天修士的神识覆盖范围能有一米已算是神识强度极高的天才了。正常人族修士如果只有神海境二重天的修为,根本就不敢进入幻象神海的深处,因为他们和瞎子聋子没什么区别。

    可是现在?

    埋头狂奔着的罗娜,眼眸深处有着一丝惊慌与无助。

    那是名为“恐惧”的情绪。

    而这种情绪,她以前从未体验过。

    直到现在,罗娜都弄不清楚。

    苏安然怎么可能让自身的神识覆盖到半径十米的区域?

    就算他是妖族,可他也没有神海境三重天的修为啊!

    看着狂奔逃窜着的罗娜,苏安然的内心非常平静。

    既然罗娜从一开始就想杀死自己,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杀死罗娜。

    苏安然才不理会罗娜有什么背景和身份,眼下她有这个机会和这个实力,那么他就不打算放过。

    唯一让苏安然觉得有点可惜的,是罗娜铁了心一心想逃的话,他目前还真的追不上——事实上,罗娜确实有一点说对了以屠夫的重量对于目前的苏安然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负担,很大程度上限制住了他的动作和速度。

    但是,屠夫那种不分敌我不断持续消耗活物生命力的特殊效果,如果只是在面对敌人的话,事实上也同样会让敌人的实力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至少在没有办法抵御住屠夫的生命力侵蚀之前。

    只不过,罗娜的修为毕竟高于苏安然。

    她不接战,只是压制住自己体内伤势的话,在她体力耗尽之前,苏安然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除了一点惋惜之外,苏安然还有一些感慨。

    他左手轻轻擦抚着的云海佩——这就是他的感慨来源。

    苏安然现在知道,为什么这枚玉佩是蜃妖大圣最重要的四件法宝之一了。

    刺激精神力,让神识一直保持高度活跃状态,仅仅只是其附带功能之一。

    云海佩最重要的能力,是它可以通过刺激佩戴者的神海活跃,让佩戴者的神识覆盖范围超出一倍!

    以苏安然神海境二重天修为所具备的神识覆盖范围为例。

    正常情况下,他的神识覆盖半径只有五米,可是在云海佩的刺激下,他的神识覆盖范围却是达到了十米!

    而且不仅如此,在佩戴了云海佩后,苏安然发现自己居然不再受到秘境的神秘力量压制,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将煞剑气的控制距离延迟到十米远的原因。

    自然而然的,苏安然也就有了几分明悟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在院落里的时候,他和罗娜明明相距超过十米,可自己还是会受到罗娜的埋伏着的蛛丝袭击。同样的,也明白为什么之前在对付雷兽的时候,青玉能够无视秘境的力量压制,在相距十米以上的距离时施展术法攻击。

    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幻象神海秘境的“偏袒”。

    这是一个对妖族有利,而对人族反而无利的特殊秘境。

    苏安然觉得,自己甚至已经猜到了蜃妖大圣当年死战不退的原因。

    她是为了妖族的未来!

    在妖族式微之时,作为这个世界最强者之一,同时还是妖族的顶尖强者之一,蜃妖大圣的死亡对于整个妖族而言,是极为惨重的损失。

    可也正是因为她的死亡,让妖族认清到自己族群的处境,促使了九尾大圣的加入而成立了妖盟。而蜃妖大圣死后所化的这个秘境,也就成为了妖盟年轻一代迅速提升实力的圣地——在这里苦修三个月,其效果可远比外界修炼一年更强。

    而且妖盟的成立,也意味着整个妖族族群从此拥有了向心力和凝聚力,彼此之间不再是一盘散沙。

    它们或许内部还有不少的矛盾和林立的派系,可是一旦牵扯到整个妖盟的问题时,他们爆发出来的凝聚力就足以让整个人族修道界都要为之侧目。

    短短数千年的时间,妖族就完成了族群的兴盛变化,度过了被它们称为“黑暗岁月”的痛苦时代。

    这一切,都是在蜃妖大圣死后所带来的改变——牺牲一个蜃妖大圣,却让整个妖族拥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这才是一位真正无愧于“大圣”之名的强者。

    但是很可惜。

    苏安然摇了摇头,发现这个秘密的,却并不是任何一个妖族中人,而是他这个外来者。

    “让蜃妖大圣知道她的苦心,如今居然没有一个妖族能够理解,怕是真的会被你们气活。”苏安然撇了撇嘴,“罗娜,别跑了,你没机会的。一会等你体能耗尽,还不是一样会落入我手。……你还不如现在就停下来,我直接给你一个痛快。”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刺激到罗娜。

    罗娜果然止步不再逃跑,而是转过身凝视着苏安然。

    如果换了一个人,看到一直逃跑着的罗娜突然止步,必然会谨防是否进入罗娜的陷阱圈。

    但苏安然就没有这种烦恼了。

    只要煞剑气还在,不管罗娜施展任何手段,如果无法一击毙命的话,苏安然都怡然不惧。

    所以,他也很快就停了下来。

    双方的距离,维持保持在十米——不是苏安然不想继续前进,而是只要他进一步,罗娜必然就会倒退一步,她绝不会让自己纳入苏安然的攻击范围内。

    “你就真的要赶尽杀绝!?”罗娜似乎因为一口气泄了,身上伤势全部爆发出来,几乎无力站稳,一脸泫然欲泣。

    “你之前要杀我,那么我现在要杀你,也没什么不对。”苏安然可不会被罗娜这表情给骗了。

    他可没忘记,眼前这个女人是一只歹毒的蜘蛛精,所以她的任何肢体语言,在苏安然看来都不具备任何可信度。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吗?”罗娜一脸悲伤,“你如果杀了我的话,你也会非常的麻烦。”

    “谁会知道是我杀了你呢?”

    “敖薇和青玉都知道。”罗娜沉声说道,“敖薇想走的话,你绝对拦不住她,到时候妖盟就会知道是我杀了你。而且!敖薇非常讨厌青玉,让妖盟的人知道青玉和你联手杀了我的话,你猜他们会如何对待青玉?”

    “关我什么事?”苏安然一脸淡定的反问道。

    罗娜又一次懵逼了。

    这一刻,如果让青玉知道罗娜体验到她这些天所饱尝的痛苦,那么她一定会非常欢迎和罗娜做一堆塑料姐妹花的。

    但是很可惜,青玉不知道。

    而罗娜,也并不清楚苏安然实际上和青玉之间的关系。

    她仅仅只是依靠之前青玉从屋子里出来时,很兴奋和亲昵的跟苏安然打的那一声招呼来推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算罗娜智商再高,她也猜不到,青玉是一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而且那个时候的青玉还是处于极端兴奋的状态,就她那没心没肺的天真浪漫性格,就算之前和苏安然有什么不开心的矛盾,也早就丢得一干二净了。

    可怜罗娜和敖薇,都在猜测苏安然是被青玉的美色迷住。

    殊不知,苏安然从头到尾就没把青玉当人看——那就只是一只会直立行走的狐狸。

    就如眼下。

    在苏安然眼里,罗娜的美色和高挑身材全部都是假,这就是一只同样会直立行走的蜘蛛。

    仅此而已。

    “你和青玉……不是……”罗娜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她所有的谋划又一次被眼前这个男人成功打乱了。

    “你以为我和青玉是什么关系?”苏安然冷笑一声,“我和她只是一场雇佣关系而已。”

    “我也可以雇佣你!”罗娜总算不像青玉那样,失智得那么严重。

    只是,大概是罗娜真的时运不济。

    “没必要。”苏安然摇头,“你身上不管有什么东西,我杀了你之后也都是我的,我何必跟你做什么交易。”

    罗娜哑口无言。

    平时这种话,都是她说给别人听的。

    却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人这么问候回来。

    如果不是此刻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紧急时刻,罗娜恐怕会觉得自己和苏安然真的是棋逢敌手了。

    “呵。”罗娜像是认命了一般,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看起来,我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活路了。”

    苏安然依旧不为所动,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松懈。

    罗娜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个女人可不像那只蠢狐狸一样好忽悠,这就是一只真正的毒蜘蛛,一只隐藏在角落里随时准备攻击人的致命蜘蛛。

    “那么,可以给我干脆利落的一剑吗?不是用你的剑气。”

    “不行。我为什么还要费力去给你一剑?”

    “那至少,让我知道究竟是谁杀了我,这个要求可以满足我吧?”

    “对不起,不能。”苏安然摇头,“你说你都是死人一个了,还哪来那么多要求。”

    罗娜心中一阵郁结,直接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是被气的。

    真正的气吐血。

    但苏安然可不知道“怎么?想假装吐血身亡?以为这种招数就能骗过我?放心,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也要在你身上扎个百八十剑的,才会安心离开。”

    “我记住你了!”罗娜大吼一声,同时伸手捏碎了一颗珠子。

    苏安然当即毫不迟疑的运转二十一柄煞剑气,直接朝着罗娜的位置猛然轰击下去。

    血红色的光芒猛然爆发而出。

    只见以罗娜为中心,半径五米范围内的地面,居然凭空消失了一大块,就好像是被用勺子挖空了一块一样。

    此时遗留在地面上的,只有无数炸散开来的血珠。

    而这些血珠也正在空气中飞速的消融,散发出一缕缕白色的青烟,以及被这些血珠腐蚀得坑坑洼洼的大地。

    一种难言的酸臭腐蚀气味,在空气里弥漫着。

    苏安然伸手一招,只剩十来柄的血色长剑,从半空飞回到他的身边。

    刚才那一瞬间的最后交锋,苏安然能够感觉到,有数柄煞剑气直接贯穿了罗娜的身体,但是具体伤到她哪里,以及造成什么样的伤势,苏安然却是无法肯定,但他相信罗娜的伤势肯定不会轻到哪去。

    只是。

    这最后一次攻击,苏安然同样不好过。

    有五柄煞剑气直接被罗娜的底牌所摧毁,这对苏安然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他的神海都遭到影响了。如果不是有云海佩护着的话,只怕他现在已经是神识受创的结果了。

    “可惜了。”苏安然摇了摇头。

    他知道,像他青玉、敖薇、罗娜这样的大圣氏族直系血亲,身上必然会有那么一两件保命的底牌手段。

    就像是他,身上也有黄梓给的一张保命符篆。

    只要捏碎,所有在外行走的太一谷弟子都会感受到,之后他只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阵子,等候他的师姐来援即可。

    当然,在幻象神海这个秘境里,这张符篆可没办法让他的师姐进来。

    但是至少,符篆同时还保留着一道凌厉剑气攻击。

    这也是一个救命手段了。

    而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苏安然哪怕就算真的想杀了罗娜,也绝不会选择靠近到她身边——如果他刚才真的信以为真的靠近到罗娜的身边,只怕他现在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略微迟疑了一下,苏安然收回煞剑气,但却并未选择将屠夫重新封存,而是抬手服下整整一瓶恢复精神力和平缓神海受创的丹药,然后转身立即朝着原路返回。

    他可不认为,敖薇会对青玉手下留情。

    毕竟敖薇不像青玉那样,会心存顾忌——青玉的顾忌,在于她如果杀了敖薇的话,那么她从蜃妖大圣秘境里拿到这些法宝,就统统无法关明正大的使用了。

    可这个顾忌反过来,在敖薇那边却并不成立。

    因为她本身就知道幻象神海秘境的秘密,也是冲着这些法宝而来。

    所以就算敖薇杀了青玉,也照样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这些法宝,而不用担心青丘氏族会找她的麻烦,毕竟没有证据。而且现在这个秘境里还有他的存在,只要敖薇真的能够杀了青玉的话,到时候再把锅甩到他身上,苏安然也是百口莫辩。

    尤其是现在罗娜跑了,到时候敖薇和罗娜两人联手串供,那他就会成为整个妖盟的共敌。

    苏安然可不打算当替罪羊。

    而且相比起敖薇和罗娜,苏安然觉得青玉还可爱一些,就私交而言,至少双方也算是共患难的朋友了。

    于公于私,苏安然眼下都没办法就这么丢下青玉不管。

    。..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