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玄幻魔法 > MARS娅娅 > 第二十九章 二度爱

第二十九章 二度爱

手机阅读  书名:MARS娅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MARS娅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因为有过前一次的亲密接触,所以这次见面后的我与“mars星际”没有了生疏感,虽然关系依然很微妙,但比起上回相见,我们要自然得多,熟稔很多。

    就算在大街上,我们依旧没有手挽手之类的亲密动作,但等进来到我家后,都还没来得及坐下,第一时间,“mars星际”就投入地把我揽进了他怀里,我们拥抱在了一起。

    “mars星际”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我抱得很紧很紧,好像生怕他一旦松开手,我就会立刻消失了似的。

    我们接吻了,狂热的,带着双方各自麻辣米粉的余味。

    虽然没有清新的口香糖之类浪漫气氛的气息散发,但这恐怕是我们双方都发自内心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吻。

    并且几乎同时,我俩都哭了,像两个遍体鳞伤、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那样,互相怜惜,各自伤心。

    经历过不久前有过一次的肌肤相亲,很自然的,我们在感情并发起来后,会很想进一步升华。

    我俩吻了又吻,这次“mars星际”不再像上回那么野蛮,而是在我的配合下,从一开始试探性地先亲吻我的唇开始,再在得到了我迎合的信息后,才进而开始舔吸我的唇舌。

    我们边抱着接吻,边移动着脚步挪向卧室,又继续拥吻了一阵子。

    后来我说:“去洗个澡吧。”

    我照样让客人的他先洗。

    等我也洗完后回到卧室,看见“mars星际”依然像上次那样,又已经主人翁一般躺在我的床上了。

    但是这次我却和上回不一样,没有迟疑和犹豫,只稍微吹了下头发,我就温情地爬上了床,“mars星际”早已把被子掀开了一角在等我,我紧挨着他躺了下来。

    然后在他帮我把被子盖好的同时,我将头偎依在了他伸展给我的一只手臂上,他顺势侧过身子来搂抱我……

    也许是我们第二次亲热,也许是那个火车小姐“插曲”的原因,“mars星际”对我的饥渴感,不再像上次来时那么强烈和持之不断。上回来看我的“mars星际”,除了时刻都想要抚摸我,好像就没有别的想要做的事。

    可这天亲热过后,到了晚上他居然起了床,说多日没上游戏了,想要上去看看,就打开了我的电脑,点进了《planetside》,登录我的游戏账号玩起来,并且还登录了teamspeak语音平台,进了mars军团的频道,也是以我的id“mars娅娅”登录的。

    “mars星际”装扮成我,有模有样的,当杀到个目标后,就得意满满的叫我过去坐旁边看他玩。

    后来小雨(mars无声细雨)在teamspeak上叫我,我不得不答应一声。

    于是我便拔掉了套头耳机的插头,换接上音箱的,“mars星际”也取下了戴在头上的耳机,我对着麦克风说话,跟小雨在teamspeak上聊天。

    “mars星际”则继续操作我的游戏人物,杀得是风生水起,与我像演双簧一样,合作成就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mars娅娅”。

    我一边拽着麦克风,翘着二郎腿,作小鸟依人状,扭腰斜靠在“mars星际”的肩上,隔着未知的空间距离,与小雨悠闲的对着话。

    另一边我紧盯着屏幕,见游戏里的“mars娅娅”,在我身旁的“mars星际”操控中,正勇猛战斗,杀敌到酣畅淋漓。

    一阵过后,有军团战友察觉到了我失常的超水平发挥,很好奇的啧啧感叹发问:“娅娅今天是怎么了?变得好生猛啊。”

    “……”

    等夜深后,我们下了游戏,随便吃了泡面宵夜,就上床休息了,自然又是一阵卿卿我我,之后就真的睡觉了。

    兴许是停药之后“mars星际”的精神状态没以前那么紧绷的缘故,他这一夜没有磨牙,应该睡得很好,我也睡得很踏实。

    经过了一夜的修生养息,早上醒来的我们吻着吻着,就又动了情……

    后来看预留时间不多了,必须得起床赶火车了,我们才爬起来。

    同样的月台站,不同的是心境,这次是等到列车开动离去后,我才转身走开的。

    “mars星际”同上次一样,上车后也是一直站在火车的门边上,望向我,但面部表情要比上次轻松许多,除了一直都有的,隐隐约约的忧愁情绪外,还照旧带着一些依恋不舍,但不是上回那种痛苦的依恋,而是幸福的依恋感。

    最后在火车即将开动时,二度手握列车悬梯门把手、又迟迟不进车厢里去的“mars星际”,对我大声说道:“我——等——你——来——看——我!”

    这次“mars星际”在回家的火车上,倒是没少给我发短信,第二天一到家,就用他家座机给我打来电话,分别才一天多时间的我们,在电话里又聊了很久,多数都是“mars星际”说很想我的话,很盼望我也去看他,说和我分开了,不在一起了,很痛苦,很孤独。

    然后我们又聊到了游戏上,说他一个多礼拜没有上过自己的号了,很想玩呢,就邀我明天开始,也一起上游戏。

    这以后,我们几乎每天晚上,在一起玩了几个小时的游戏后,临睡前都要通一次电话,多数时候是“mars星际”用座机打来的,因为他说他不用交座机的电话费,都是他姐去交的,听他那口气,就好像占了莫大的便宜一样。

    也许是常年一个人居住,他又不去看望父母和父母沟通,所以造成“mars星际”很怕孤独、却又很孤独的原因吧,所以,他好像时刻都需要人陪他说话,听他絮叨。

    游戏时,在teamspeak上,军团里除了任军团政委角色的小雨,就要数任军团总指挥的“mars星际”说话最多了。

    在指挥打仗时,“mars星际”自然是有话要说的;在谁可以当队长或谁不能当队长时,也有他要说话的理由——即使是在他颐指气使的时候。

    即便是在中午或下午,teamspeak上根本没几个人在线时,“mars星际”也会跟这三五人说东扯西,时而以幽默言辞引发听者一笑,时而用感伤桥段博取他人同情。

    所以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精神病人,老是一副自言自语不停说话的样子,就像电影《大腕》里面,精神病院那场戏里,最后那个低着眼皮,不关注周围任何事物,只以自我为中心,自言自语大段独白的那个精神病患者那样。

    可我也只是后来,与“mars星际”分道扬镳以后,才逐渐感觉体会出来的。

    “mars星际”总爱把他自己随时所想和所作的事情,都要一一讲给他人听,就是一种精神病人特有的明显征兆。像他艳遇火车小姐的事,也要随时随地、一五一十、和盘托出来告诉我,就不像是大多数人会做的事。

    “mars星际”的抑郁病症当时其实是很明显的,只是这时的我既不了解这个病的特征,又因为女人在恋爱时eq处于很低状态,所以我总是会被他的情感波动被动的牵着走,就像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一首感伤的歌曲《玻璃杯》就把我虏获了。

    而“mars星际”的qq里个人说明一栏那段话,在我加入mars精英联盟军团qq群之后看见了,也成了一个虏获我感情的重要工具,尽管我知道那段话不是写给我的。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我会想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会找你。爱情就像流星,划过天际,带来一刹那的美丽,转瞬即逝。就让那一刻,永远留在你我心里,那就是永恒。一见钟情,是一刹那,擦出永恒和难望(忘)的火花,如果我沉默,是因为我真的爱你。”

    不知“mars星际”从哪儿转抄来的这段苦情话,一直躺在他的qq个人说明里面,就连那个错别字,也是一躺多年,一直没有更改过来。

    以后每次当我再看见这段话时,我仍旧感慨万千,我想我当时也是冲着这段话,去盲目的爱上了一个人吧。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