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075章 天时

第1075章 天时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李中易率领八万战兵,一人双骑,一路狂奔着,赶向卧龙岭。

    朝廷一直没大规模的修筑官道,道路崎岖不平,坑凹众多,韩通所部的后勤辎重队伍,必是行军缓慢。

    和李家军的行动敏捷且迅速不同,朝廷禁军的行军要求,只有日行四十五里而已。

    在这个时代,各地的禁军以及军阀藩镇军队之中,大多只能日行三十里,便需要宿营歇息。

    韩通率领的是朝廷最精锐的禁军,无论身体素质,还是收入待遇,都远远高于一般的禁军,乃至于军阀的队伍。

    四十五里,和三十里相比,韩通手下兵马的行军速度,已经快了一半,确实符合以快制慢的作战原则。

    然而,和全军实现了裸马化的李家军比起来,韩通大军的挺进速度,只能用乌龟爬行来形容。

    通常情况下,日行一百二十里,对于李家军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

    在急行军的状态下,日行两百里,也仅仅是基本要求而已。所以,只要不下大雨,李中易有把握在两天之内,赶到战略要地——卧龙岭。

    起初,李中易没有掌握西北灵州马源地的时候,为了更好的保住性命,只能逼着全军苦练铁脚板的赶路功夫。

    那个时候,按照条令的要求,靠双脚赶路,也要达到日行80里的基本要求。

    现在,李中易扫荡了幽蓟平原之后,缴获了二十多万匹马,又把高丽国的驮马搜刮一空,李家军已经不缺马了。

    途中短暂休息的时候,楚雄凑到李中易的跟前,一边递上水囊,一边小声请教:“爷,朝廷大军若是不肯与我咱们尽快决战,该如何应对?”

    李中易暗暗点头,楚雄以前是细务性很强的斥喉营指挥使,考虑作战问题,大多从细节出发,少有涉及到战略的时候。

    现在,楚雄恰好问到了点子上,李中易又一直有心培养他,自然要替他解惑。

    “耶律休哥和朝廷虽然合谋夹击我军,但是,他们只是各怀鬼胎的临时盟友罢了。以休哥的精明,自然不可能替开封的朝廷火中取栗,更不可能替柴家做嫁衣。”李中易喝了口水,笑着反问楚雄,“我军、休哥和韩通的兵马,这三方的兵马,谁最强悍?”

    “爷,那还用问?自然是我军最强。”楚雄慢慢的有点明白了。

    “嗯哼,休哥想得很美,在我军与韩通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趁机摸了咱们的平卢老巢,那个收益可就大了。”李中易说的兴起,下意识摸了下胸前,却只摸到了厚厚的铠甲。

    唉,没烟的日子,真是难熬啊,李中易很有些郁闷!

    作为一名老烟枪又是名医,李中易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依然十分怀念那些年手里夹着烟,思想彻底放飞的感觉。

    “平卢其实已经准备好了。”李中易狠灌了一大口茶汤,抹了把唇角,“平卢地区是半岛的地形,休哥越是纵兵深入,将来越难出来。哼,他其实不敢深入的,只不过是想诱我回头决战罢了。”

    “爷,以小的之见,耶律休哥必定不会与咱们正面决战的。”楚雄这话就说了点子上。

    李中易点点头,笑眯眯的说:“休哥手头全是骑兵,游而不击,才是正确的战略。”

    楚雄随即明白了李中易的构想,他连忙补充说:“小的明白了,咱们先解决了朝廷的二十万军禁军,等拿下开封后,再掉转马头去收拾耶律休哥。”

    李中易露出神秘的笑容,淡淡的说:“我原本是想水陆并进,既然休哥来得这么快,那么,利用水师截断休哥的归路,他会不会怕呢?”

    楚雄这才意识到,沉重的青铜火炮为啥弃船登岸,跟着主力大部队一起行动。

    八万大军显然必须分兵前进,李中易带着近卫军和最精锐的第一军,以及李永堂的炮营,作为第一梯队。

    第一梯队的目标是绕过卧龙岭,直插韩通部队的身后,截断韩通的后勤补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粮道。

    第二梯队则为余下的主力部队,以李云潇为首,集结重兵向韩通的正面压过去。

    李中易安排杨烈回平卢,主持坚壁清野以及诱敌深入,这恰恰因为,耶律休哥绝非等闲之辈。

    此前,休哥一直没和李家军的主力决战,但这正好反证了休哥的明时势懂大局,有所为有所不为,并懂得正确的取舍。

    明知不可为,却贸然展开决战,这才是兵家之大忌!

    至于,李中易提拔李云潇为第二梯队的临时主将,最根本的原因是:李云潇待在李中易的身边多年,主仆二人之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很多时候,李中易哪怕没有任何的表示,李云潇却可以从异常熟衽的小动作,或是只言片语之中,看破李中易的真实意图。

    大兵团作战,不仅仅需要兵强马壮,更重要的是,配合极其默契的如臂使指!

    如今,杨烈被李中易派出去独当一面,这就充分说明了李中易对杨烈的高度信任。

    只要此战获得成功,杨烈身为李家军中副帅的地位,也就更加的坐实了!

    可惜,天公不作美,第一梯队刚走出去200里地,瓢泼大雨不期而至。

    原本就没有干透的黄土路,变得异常之泥泞难行,走一路滑一路,骑士们经常连人带马,一起摔进泥潭里。

    战士们摔了跤,拍拍臀上的泥巴,索性牵着战马继续前进,走一路,摔一路,脚下始终不停。

    战士和战马倒也罢了,勉强可以继续赶路,炮营的青铜火炮就很难跟得上大队伍的行军速度了。

    12磅炮,不仅完全动弹不得,更把本就狭窄的大路,给堵死了。

    李中易毫不迟疑的下令:“把12磅炮都推到路边的田埂下面去,免得耽误战机。6磅炮无论如何都必须跟上老子的大部队,做不到的话,李永堂只能提头来见我。”

    战争,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推杯换盏的宴会!

    狭路相逢勇者胜!

    战机稍纵即逝,不及时的抓住,必将后患无穷!

    李中易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怂包,他果断下达了死命令,逼得李永堂别无选择。

    这是一道性命攸关的单选题,李永堂要么带着6磅炮跟上李中易的步伐,要么脑袋直接搬家,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