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110章 进宫

第1110章 进宫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马车穿行于街市之中,李中易抬手撩起窗帘一角,一路看过去,沿途的商铺大多关门闭户,并没有开门做生意。

    不过,街面上的吃食小摊,倒是比比皆是。显然,越是底层的百姓,越需要赚钱养家糊口,一天都不敢耽搁。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不过是个笑谈罢了。真正家无余粮的,其实是这些兜里没有多少积蓄的小商小贩。

    在这个时代,看一座城市的整体购买力,不是看那些豪华的酒楼茶社,而是这些街面上的小商小贩。

    俗话说的好,亏本的买卖无人做,只要有足够的暴利,哪怕明知道被抓了必死无疑,也有人敢于铤而走险!

    在盐铁专营的当下,冒着生命危险贩卖私盐的各地团伙,大多具有黑社会暴力的性质。

    逻辑其实很简单,这些团伙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卖私盐,岂能不随身带上兵器?

    李中易主掌平卢之前,贩卖私盐的暴力团伙,居然有胆子围攻巡逻的官军,治安状况简直是糟糕透顶。

    随着各地村正和亭正的部署到位,以及属于预备役的乡军,不断组建完成,等于是从根子上,限制住了私盐的泛滥成灾。

    李家军多马且随机巡逻的手段,让私盐上路被查获的机率,增加了一百多倍,这便有效的遏制住了私盐泛滥成灾的势头。

    在皇权专制时期,历朝历代的财政收入,主要来源是田赋、人头税、商税、进城税以及盐铁专营等额外收入。

    田赋,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按照田亩的多寡交纳粮食,一类是按户征收的绢帛等实物。

    在实际上操作上,绢帛其实一直充当着一般等价物,也就是货币的功能。

    在李中易有意识的主导之下,李家军的实际状况,和历代都迥然不同。

    客观的说,李家军其实就是一支建立在强大武力基础上,以抢劫大户和殖民异族为主的恶霸军队。

    基于高丽国多盐湖的现实,李中易一边在平卢地区,大力镇压贩卖私盐的行径,一边通过海路,将高丽湖盐源源不断的运来平卢地区,并以极低价格每月定额销售给老百姓。

    无利谁起早?私盐贩子们在平卢地区的利润,呈现出断崖式滑落的走势,他们和李家军之间的主要矛盾,从与民争利,眨眼间变成了,跨境走私私盐的打击和反抗。

    李中易进入开封城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其实就和经济有关。

    已经被收了上千年的人头进城税,被彻底的取消了,并且入城的各种商品,都被集中于李中易曾经借着发大财的逍遥津大市场内。

    在逍遥津大市场内,各地运来开封的商品全部被登记造册,然后在官军的监督下,分别送入各家各铺的仓库里。

    商品登记造册和入城,并不需要纳税,只有产生了销售收入,才需要按照五税一的标准,足额交纳商税。

    历史上的天朝,因为轻商的缘故,名义上的商税,一直低得令人发指,基本都在二十税一的范围内徘徊。

    然而,由于商品经过每一个州县,都要收一遍税,实际上的商税,高得十分离谱,这就极大的限制了商品在大周国内的自由流通。

    李中易在平卢的时候,就取消了商品的过城税,统一税率为五税一,且只有销售拿了钱后,才予以征收。

    商品统一登记造册入城,是李中易的发明创造,从实际操作面而言,具有极大的先进性。

    在登记制的前提下,李中易压根就不需要养n多的税务官,就很容易收上足额的商税。

    逻辑其实很清晰,入城的商品总数,减去抽查仓库和铺面的留存商品,就是销售的商品,偷税漏税没有,一目了然。

    在平卢的时候,有些不信邪的大商家,仗着是自己报税的便利条件,故意做出几本假帐,企图欺骗官府。

    结果,这些豪商统统掉进了李中易早就挖好的陷阱,因偷漏税款数额特别巨大,全部被抄了家产。

    如今,李中易已经进了开封城,自然是如法泡制。开封城,乃是这个时代的世界第一大城市,城中商铺林立,各路豪商云集,李中易抽查税款的收获,肯定比平卢多很多倍。

    皇宫门前,近卫军的戒备,异常之森严。硕大的拒马阵,一字排开,品字型的缝隙之间,只容许一人侧身而入。如果,图谋不轨的人,想纵马闯宫,其下场必定很惨。

    李中易赶到皇宫门前的时候,炮营指挥使李永堂正在午门的内城楼上,调教6磅骑兵式青铜火炮的射角。

    有人提醒李永堂,主上已经到了,李永堂却没有马上下城楼,而是等调教完毕之后,这才快步奔下台阶。

    李中易钻出马车就见廖山河和李永堂并肩来迎,他摆了摆手,阻止了廖、李二人的行礼。

    廖山河身为近卫军的都指挥使,自然熟悉李中易不拘俗礼的脾气,只是拱了拱手算是行了简礼。

    有段日子,李永堂成天和李中易待在炮营之中,他也非常清楚李中易不喜欢繁文缛节的习惯,索性拱手礼都省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李永堂不怎么关注礼仪的随意性,反证了一个事实:只擅长搞技术的专业人员,智商高的出奇,情商却大多很低,在官场上也就很难混得顺心如意了。

    在天朝的历史上,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官本位原则之下,统治者和士大夫们向来都不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普遍轻蔑的视之为:奇巧淫技。

    至于,靠技术吃饭的工匠,更是被纳入到了贱籍的行列。匠户的子弟,不仅被禁止科举,而且,不允许和良家子女通婚,这就是统治体制限制技术发展,导致近代中国落后挨打的时代悲剧。

    世界历史上,许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学发明,比如说,火*药就发源于天朝,却在大一统体制的天然阻碍之下,走偏了攀登科技树的道路。

    欧洲老强盗们,用火药武装的火炮和火枪,坐船抢劫全世界的原住民,掠夺了数不胜数的全球财富。

    在大天朝,却用火药做鞭炮,用以驱赶鬼神,这实在是可叹呐!

    “禀爷,下臣刚检查过了皇宫内外的守备情况,已经发现了异常的状况,御花园的墙根底下,经过工兵营的深入探查和挖掘,已经发现了两处密道。”廖山河凑到李中易的跟前,小声禀报了这个惊人的大内幕。

    李中易摸着下巴,露出神秘的微笑,韩通带人抄他的赐第之时,想必已经发现了潜逃的密道。

    俗话说的好,狡兔三窟,以符太后对他的高度防范心态,难道会依照葫芦画瓢的也挖出逃生的密道。

    所以,李中易还没进京城之前,就密令廖山河,在控制住皇宫后,务必沿着宫墙的墙根开挖,务必找出不为人知的暗道。

    从高丽国内的土豪劣绅,一直到平卢的恶霸地主,再到幽蓟大平原上的汉民富户,这些大户人家普遍都有挖地窖藏钱,挖地道用于逃生的“好”习惯。

    和同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阀的部队都不同,李家军的基本功就是抄家。说白了,李家军擅长抄家,也都是被逼出来的。

    总不能,打下了土豪的宅院,却两手空空的败兴收兵吧?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李家军抄家找藏宝的技术和流程,可谓是日臻化境,一找一个准,少有走眼之时。

    “符太后的情绪怎样?”李中易想了想,随即停下脚步,扭头问跟随在身侧的廖山河。

    廖山河苦着脸说:“按您的吩咐,下臣约束着手下的侍卫们,禁止擅闯垂拱殿以北的禁宫。不过,据秋桐的姊妹们所说,符太后所住的福宁殿,总是可以听见砸东西的声响,一直就没断过。”

    “嗯,很好。”李中易点头赞许廖山河的谨慎和听话,他虽然打进了开封城,也登上了执政王的宝座,不过,他此前毕竟是周臣。

    如果,李中易的部下们,滋扰了后妃们所住的禁宫。一旦走漏了消息,“当世董卓”银辱宫妃的恶名,必定会被扣到他李某人的头上。

    尽管,李中易已和杜沁娘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j情,但那毕竟是你情我愿的偷欢。

    李中易一向是敢作敢为的性子,然而,鱼没吃到嘴里,却惹来一身腥骚的破事,他是绝对不乐意沾边的。

    廖山河得了夸奖,不由咧嘴一笑,小声说:“下臣自己琢磨着,不好硬性换掉符太后身边的心腹宦官,就命人逮住他们单独上茅房、出殿喝水或是回屋睡觉的机会,将他们抓了不少。”

    李中易被逗笑了,他没有看错廖山河,这小子是个看似憨厚实在,却胸有沟壑的机灵鬼。

    在充分掌握了皇宫最新的状况之后,李中易仔细一琢磨,随即改了主意。现在去见符太后,除了自己找骂之外,肯定没有任何的收获。

    伺候在马车里的李翠萱,原本打算小憩个把时辰,补充补充体力和精力。没办法,昨晚实在是太疯了,她的腰酸得不行。

    李翠萱刚刚躺下不久,却不成想,李中易又回来了,顺势钻入了她的薄被之中。

    ps:还有一大更,至少三千字,求月票的鼓励,多谢了!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