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182章 学政

第1182章 学政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既然是召集大朝会,大庆门前的唇枪舌战,显然无法避免。

    迅速扑灭了李筠和李重进的起兵谋反之后,士大夫阶层哪怕还想继续唆使藩镇们和新政权武斗,只要不是没脑子的蠢货,都会谨慎从事。

    打蛇打七寸,军事实力最强的内部藩镇,除了大名府的符家将之外,就数李筠和李重进了。

    然而,李筠的七日败亡,李重进的十日败亡,分明是在警告野心家们,来吧,看是你们的脑袋硬,还是李中易手里的刀子硬?

    堡垒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不管是哪朝哪代的朝廷,都必须先安定和团结内部,才能集中精力一致对外。

    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指的其实是官僚阶层的需要引进新鲜的血液,清除不符合新形势的老顽固、老思想。

    天下万事,用人为要!

    吏治不清的后果,从王安石的变法,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等宿儒们都发表了意见之后,李中易点头冲魏仁浦示意。魏仁浦接到讯号后,当即出班,捧着象笏,朗声道:“启禀主上……臣请开恩科取天下之士,以辅朝政……”

    “咦……开恩科?”

    “唉,铜臭子居然还记得科举之事?”

    “哼,莫非铜臭子转了性?”

    “嗯哼,吾家有三子,若想常耀门庭,倒是要提前命他们回祖籍备考了。”

    魏仁浦的提议,恰好命中了文臣集团最关心的要害,那就是家族子弟通过参加科举入仕途,方能常保家族势力不堕。

    在这个时代,文臣和武将的入仕途径迥然不同。文臣们手无缚鸡之力,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只能靠文斗跃过龙门作官。

    此所谓十年寒窗苦读,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至于武将们的前途嘛,那就是李中易常说的名言:功名但在马上取!

    只是,武将们以前只需要撕杀于疆场,不断的立功,不断的升迁。通俗的说,武将们卖命于杀场,战死了算运气不好,赌赢了就节节高升,封妻荫子,光耀门楣。

    如今的新政权之下,李中易不仅格外强调尚武精神,而且特别注重军事的正规化和专业化。

    按照条令,士兵积功升迁为军官之前,都必须进入讲武堂学习深造,接受正规化和专业化的军事培训,以免主官无能害死部下。

    不管在哪个时代,尤其是在政坛,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西瓜偎大边现象,才是正确的选择。

    李中易释放出开恩科的讯息之后,广大的文臣们原本憋足了气,积极参与口水文斗的劲头,陡然间泄了五六成之多。

    没有利益的争斗,终究无法持久,家族子弟考入官场,这才是头等大事。

    随着文臣士大夫们注意力的转移,借着李筠家事的人,随之越来越少。

    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所谓大义名分或是仁恕之争,不过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幌子罢了,骨子里还是为了维护切身利益。

    无利谁起早?

    西汉末年,王莽起初确实为大家服务,并且口碑极佳。然而,这些不过是没成事之前的假像罢了。

    一旦时机成熟之后,王莽就悍然撕破假面具篡汉自立,最终还是为了他的利益服务。

    科举取士制度,发展到如今的大周,已经渐趋完善,主要有三种形式:贡举、制举和童子举,其中最主要的是贡举。

    本朝显德二年,礼部贡举设进士、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吏、三礼、三传、学究、明经等科。

    地方上主要是州试,也就是解试。朝廷这边是礼部试,又称省试。所谓省试,因贡生们就试于尚书省而得名,实为礼部所主持。

    “奉上谕,定于绍绪五年五月,开恩科取士……”孔昆手捧早就拟好的明诏,当众朗声宣读,“各州分设学政一名,各地解试,均由学政主持。学政者,负教化万民之任,掌督学之重责……”

    此诏就是孔昆本人所拟,他当众宣读起来,简直是特别的有感觉,抑扬顿挫,字正腔圆,且饱含丰富的感情色彩。

    然而,在场的文臣们,根本无心关注华丽的辞藻,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新设的学政上头。

    内阁拟定的恩科诏,魏仁浦自然所知甚详,他眯起两眼,一边听孔昆颁诏,一边暗暗感慨万千。

    李中易自从上台之后,整出来的妖蛾子,真的是多如牛毛。

    新政权建立之后,虽然暗废了政事堂的权柄,改为内阁主导天下庶政。但是,新政权建立的时间尚短,出于稳定天下政局的考虑,各地的知州大多留任,并继续理事。

    魏仁浦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显德二年重开科举取士后,都是各州的知州掌管教化万民,以及考试之责。

    说句大实话,能够被派去各地的知州,其中的绝大部分,在朝里有靠山有背景。

    据魏仁浦所知道的情况,各地的知州,有不少人脚踩几条权贵之船,以免一条道走到黑,从而把整个家族置于险境。

    地方官和朝堂上的权贵,同气连枝,共损共荣,甚至是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关系,这是李中易绝对无法坐视的勾结局面。

    李中易看得很清楚,统治天下的重中之重,就是发现和选拔人才。

    很久以前,李中易本人在医院里时,就吃过大亏。上边的医院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所以,轮到李中易掌权的时候,以军事新胜之势,悍然推出了独立于权贵之外的学政制度。

    这年月的读书人,识字不过是基本功罢了,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都是常态现象。

    李中易对于儒门那一套的伪道德,向来是不屑一顾的,自己遵守的为人处事原则那是道德,要求全民遵守的只能是建立在暴力基础之上的法律。

    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利益基础不同,意识形态必定不同。

    所谓公德心,也是由掌握舆论权的人们,利用人格毁灭压力,迫使大家集体遵守的准则。

    李中易不出手则罢,一旦出了手,单是一个独立于地方的学政,便让士大夫们忧心忡忡,彷徨不安。

    在官本位的社会,再是自吹自擂的所谓书香门第和兴旺大族,只要族中子弟无人作官,家业迟早败落,这是早已经为历史规律所证明的事实!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