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214章 渡河

第1214章 渡河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吃罢晚膳后,李中易携手李七娘,一起在后花园内散步消食。

    “爷,您一路上多多保重身子骨,别太累着了自己,奴家和肚子里的小娃儿,可全都指望着您了。”李七娘一直唠叨个没完,千叮咛万嘱咐,惟恐男人累垮了身体。

    李七娘不愧是一汪健康肥沃的良田,前不久刚刚确认,她已经怀上了身孕。

    李中易笑眯眯的拉住她的小手,柔声道:“娘子,你就放心吧,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为了你肚内的孩儿,我也一定会好好的调养身子。”

    李七娘并没有放心,她勾住李中易的手指,细声细气的说:“爷,奴家从来不管您的外务,只是,您身子骨的事儿,奴家总有些说话的余地吧?”

    李中易心里明白,李七娘初次怀孕,情绪波动较大,难免敏感多疑了一些。

    “娘子,咱们的孩儿若是个女孩,我一定把她宠到天上去,要星星绝不给月亮。”李中易只得拐着弯抹着角的分散李七娘的注意力。

    “瞎说,奴家肚里的孩儿,必定是个小男子汉。”李七娘没好气的白了李中易一眼,她做梦都想生个男娃,男人却偏要气她,真的是岂有此理?

    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重男轻女的思想,其实他也有。毕竟,偌大的江山,总不能交给女皇吧?

    到了李中易的位置上,男孩自然是越多越好,方便他充分挑选合格的帝国继承人。

    历史上的皇朝末世景象,大多是从子嗣艰难开始的,比如说,嘉庆在矮子里拔将军,只能选道光即位。

    到了咸丰临终前,完全没得选择的余地,他只有同治这一个儿子。

    李中易目前只有四子,也就是说,帝国的继承人暂时只有四个选项,可选择的范围依然是偏少的。

    陪着李七娘溜过弯后,李中易起身离开了她的闺房,缓步走到侧门前。

    侧门前,由贴身亲牙组成的精干队伍,早就严阵以待。

    李中易走到“血杀”的身前,温柔的抚摸着它的鬃毛,轻声道:“血杀儿,咱们又要上战场了,开不开心?”

    “希律律……”通人性的血杀,兴奋的仰颈长嘶,右前蹄狠狠的刨着地面,仿佛迫不及待的要上战场一般。

    李中易跨上“血杀”那高高的脊背,轻声喝道:“出发!”随即纵马奔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街巷之中,响起了雷鸣一般的马蹄声,附近的居民个个惊疑不定,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京城的居民们,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硝烟的味道,街道上骤然响起的马蹄声,及时的唤醒了他们过往的惨痛记忆。

    当初,契丹太宗击败石晋,打进开封城之后,满城的男女老少一夜之间,变成了契丹人可以任意欺凌抢掠的“草谷”。

    然而,中原的汉人王朝,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契丹人击败,屡屡被迫称臣。败的多了,中原汉民的志气也就跟着沦丧一空,几乎是谈契丹而色变。

    如果,不是李中易接二连三的击败契丹人,短短的十余年间,开封城也不可能被人们视为安全之城,迁徙入京的人们络绎不绝。

    安全和发财之间,安全永远排在第一位!

    北方的豪强们,大多和契丹人有着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瓜葛,主要是担心被契丹人抢空了他们的小家底,都想立功以求得自保。

    如果不是国民教育的普及和严刑竣法的约束,绝大部分的普通人,都不可能做到舍弃小家,而顾全民族和国家的大义!

    清末,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头上蓄着辫子的刁民们,纷纷给洋大人们带路,甚至搬来梯子帮洋大人们爬进圆明园,这就是典型的朝廷视屁民如草芥,屁民视朝廷如寇仇。

    李中易趁夜再次赶到黄河岸边时,三座浮桥的控制权,已经交到了九门提督李云潇的手上。

    李云潇牵着战马,恭身立于桥头,默默的望着火把光芒中若隐若现的李中易。

    “潇松,你肩上的担着实不轻呐。”李中易驱动“血杀”驰到李云潇的身前,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

    “主上,下臣有一请求,俯请您允准。”李云潇没有丝毫的笑意,他肩上背负的责任,简直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都答应你。”李中易满是赞赏的望着面色异常凝重的李云潇,如果说谁最不可能背叛他,眼前的九门提督绝对算一个。

    “下臣想称病不朝。”李云潇一字一吐的说出了他的心事,李中易微微一楞,随即欣慰的笑了,点头应承了下来,“好,就依你。你考虑得非常周全,京城交给你,我是彻底的放心了。”

    “我给你的手谕、口令和腰牌,轻易不可示人,到了危急之时再拿出来用。”李中易拨转马头正欲行向浮桥,忽然又勒紧了马缰,扭头补充说,“潇松,多多保重。”

    李云潇望着李中易渐渐远去的背影,实在忍不住抹了把眼角,如果没有主上的苦心栽培,哪有他今日的手握重权,并傲立于朝堂之上?

    吃水不忘挖井人,饮水要思源,这些脍炙人口的警句,都是李中易手把手教给李云潇的宝贵人生财富。

    驰骋了大半夜之后,李中易追上了近卫军的队尾,廖山河正焦急的等在官道边,惟恐轻装前进的李中易,会出什么意外。

    “主上,可把下臣担心坏了。”廖山河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抱怨开了,“主上,您临时有事耽搁了,怎么着也要使人来吩咐一声下臣吧?”

    李中易微微一笑,摆着手说:“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就少唠叨几句吧。”

    廖山河一时语塞,心里却堵得厉害。勇于认错,就是不改,这一向是李中易的专利。

    谁教他廖山河是近卫军的都指挥使呢,主上安危的千钧重担集于他一身,稍微有个闪失,便是粉身碎骨也难辞其咎。

    李中易知道廖山河的担忧所在,他笑了笑,摆着手说:“我身边有好几百名精锐勇士护着,又是在大军的腹地,何怕之有?”

    廖山河还欲再劝,李中易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抢先问道:“前方可曾捉到递消息回晋阳的细作?”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