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228章 交火

第1228章 交火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李家军的阵前,十余门12磅炮在炮营官兵的推动下,缓缓靠近大名府城墙前的壕沟,并在距离三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名府内,有射程可达两里的牛弩,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李中易也不敢掉以轻心。

    万一,牛弩射入了密集的步军方阵之中,即使损失不大,也会对士气造成很大的影响。

    想当初,澶渊之盟前,契丹军的统帅萧达凛,就是被宋军的牛弩,无意中给射死的。

    和6磅炮不同,12磅炮提升仰角之后的最大射程可达五里开外,有效射程大约三里左右,恰好远出牛弩的威胁之外。

    城头上的魏王符彦卿扯起嗓门,大声道:“为何无故犯我大名府?”

    这是场面话,魏王符彦卿明知道没有任何意义,依然要先礼后兵。

    投降?魏王符彦卿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他戎马一生,尽管心里有些担忧,却依然笃定,李中易若想拿下大名府,必须拿无数将士的生命来填。

    在这个年代,哪怕是名将,对于攻城战也必定是非常的头疼,李中易又不是神仙,魏王符彦卿何怕之有?

    再说了,大名府里有好几万精锐的符家军,一万架神臂弩,还有几十架牛弩,可谓是军器充裕,粮饷齐备。

    魏王符彦卿的心里有数,如果是野外浪战,他很可能不如马多的李家军,然而守城应该是绰绰有余。

    在魏王符彦卿看来,李中易实在事态过于托大了,进攻大名府居然只带来了几万兵马,这不是瞧不起人嘛?

    李中易却没有魏王符彦卿那么多的心思,他心里非常有数,只要12磅炮摆到了既定的位置,轰开大名府的城墙,不过是早晚间的事儿罢了。

    和魏王符彦卿不同,李中易担忧的是,破城之后的乱军之中,万一魏王符彦卿有个闪失,倒有些麻烦事儿会接踵而来。

    所以,临战前,李中易下达了严令,活擒魏王符彦卿和首登之功,同为首功!

    在这个时代,最先登城者,向来都是首功。李中易将活擒符彦卿之功,与首登之功并列,显然是非常看重其中的巨大政治内涵。

    魏王符彦卿那可是当今皇太后的生父,小皇帝的亲外公,又是北地最大的藩镇军阀。

    基于此,只要夺取了符家的根基,并生擒了魏王符彦卿,符太后就算是再强硬,也不得不低头了。

    说白了,符家军的存在,其实是符太后和小皇帝复辟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今,李中易采取一箭三雕的厉害手段,既帮着奚王劳骨宁暂时的减轻了军事压力,又调动了耶律休哥的兵马集中于幽州,还顺带搂草打兔子,兵临于大名府的城下。

    符彦卿望着一步步靠近壕沟的12磅青铜火炮,他的心情格外的复杂,符昭信此前的所有书信之中,都要提及12磅炮和6磅炮这种纸面上的大杀器。

    客观的说,符彦卿从没有见识过青铜火炮的威力,但是,神臂弩的巨大威力,简直令人发指!

    由此可见,传说中比神臂弩的射程更远,威力更大何止十倍的12磅青铜火炮,又是何样的存在呢?

    李家军方阵的正中央,李中易一如既往的立于指挥车上,单筒望远镜里,魏王符彦卿颏下的白须,可谓是纤毫必现。

    魏王符彦卿比上次进京之时,看上去明显老了许多,已是须发皆白的垂垂老者。

    也难怪符彦卿心事重重,天下被李中易得了去,符太后、小皇帝和符家的命运都是未知数,他岂能不焦虑?

    看见魏王符彦卿声嘶力竭的喊话,李中易撇了撇嘴唇,都兵临城下了,那就真刀真枪的干吧,继续打嘴炮没有半分卵用。

    炮营指挥使李永堂紧锣密鼓的安排好了12磅炮的发射阵地,并校正了发射的角度之后,转过身子,举起手里的小红旗,向中军方向示意:准备就绪,随时随地可以发射!

    如今的李家军,自从得了开封城之后,单筒望远镜的配置级别已经又最低副指挥级,降低为都头级的军官,人手一架单筒望远镜。

    怎么说呢,物资和人力极大丰富的开封城,给李家军提供了充裕的军备条件,通俗的说,鸟枪已经换炮。

    尤其是,开封城中用于铸钱的铜料,简直是堆积如山,白白便宜了喜爱造炮的李中易。

    在这个时代,由于国家尚处于分裂的时期,无论是北汉、契丹、南唐还是西蜀,各国都有管造的钱币。

    币值的不等,给各国商人的交易活动,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比如说,大周通行的钱币是五铢的小钱,北汉竟然流行的是刀币。更奇葩的是,西蜀国中,广为发行的居然不是铜钱,而是沉重无比,币值又极低的铁钱。

    李中易上台之后,利用先进的印刷术,开始大力推广纸钞,而最大限度的减少了铸造铜钱的力度。

    历史上的大天朝,钱法的弊端始终伴随着王朝的更替,这其中的核心是:天朝并不是铜或银的主产区。

    原料的不足,带来的钱法恶果是:朝廷发行的铜钱,往往被不肖的奸商,拿去熔化了,改造成铜器。

    说白了,朝廷铸钱越多,也就亏得越厉害,如此周而复始,钱法终于大坏。

    钱法一旦崩坏,老百姓手里的硬通货,诸如粮食、绢帛等物,也跟着贬值。

    时间一长,屁民们都活不下去了,揭杆而起,势所必然!

    所以,李中易上台之后,以李家军的强悍军力以及大周极大丰富的物产做担保,大力发行纸钞。

    基于防伪的考虑,如今的纸钞已经发行到了第三代,让造假钞的人,永远跟不上造币技术发展的速度。

    “传我的军令,命令李永堂别搭理符彦卿说什么,径直开炮轰垮城墙也就是了!”李中易和符彦卿并无任何拿得上台面的交情,在国无二主的选择题中,要么符彦卿被灭,要么李中易战败身死,没有第二条可走。

    炮营指挥使李永堂接到了发射的命令之后,不由兴奋的朝手心里吐了口唾沫,嘟囔道:“符太后对我家主上不仁,那也就别怪老子对符老儿不客气了,来人,传我的将令,点燃信香,一刻钟倒计时发射准备,分单双数,梯次开炮。”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