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逍遥侯 > 第1346章 开科

第1346章 开科

手机阅读  书名:逍遥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司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这是明代李贽的自题联语,因某位大人物的借用,而成脍炙人口的妙语。

    也正因为流传甚广,李中易曾经为此查过吕端的历史资料,所以,他的心里就颇有些奇怪。

    因为,吕端好象已经蒙父荫入仕途做了官,怎么又跑来参加秋闱呢?

    按照朝廷的惯例,做了官的人,所想参加科举,其实有捷径可走。

    锁厅式,就是专门为作官之人,特意举办的进士科举。这种考试,无论是难度,还是考试的时间,都比传统的科举考试弱很多,等于是作官之人的特权福利。

    “表弟,你本可入锁厅式的考试,你偏要来参加进士科,家母都劝不住。”宋云飞的疑问,也正是李中易想知道的问题。

    吕端却摆了摆手说:“小弟蒙父荫作的官,终究还是低人一等。”

    李中易瞬间秒懂了,敢情是,吕端想入翰林学士院,将来才有可能入内阁为相!

    按照不成文的惯例,不入翰林学士院者,不得为宰相!

    然而,当今内阁的四相,皆不是翰林学士,实际上,李中易已经打破了这个陈规陋习。

    不过,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吕端,还远不是后来扶保宋真宗上台的那种老狐狸。

    “这位是青州李甲”

    “李兄,这位便是在下的表弟,幽州安次吕端吕易直。”

    宋云飞做了详细的介绍之后,李中易这才发觉,吕端竟然是幽州人。其父吕琦乃是后晋时期的兵部侍郎,其兄竟然是当朝的给事中、端明殿学士吕馀庆。

    李中易刚登基不久,文臣集团的诸多潜规则,依然大行其道。

    比如说,文臣若是有带馆职的词臣头衔,自然会高人一等!

    其中的逻辑很简单,词臣者,天子之心腹者也!

    其实上,自从李中易打进开封城后,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开过经筵。就连宫里的讲筵所和资善堂,也都被改建成了妃嫔们的住所。

    除了赵老三和赵普之外,吕馀庆就是赵匡胤最信任的人,李中易对此自然是了如指掌。

    严格意义上来说,吕馀庆的亲弟弟吕端,也应该算作是赵家人的同党!

    不过,李中易已经把赵家人整得既无钱财又无兵权,何怕之有?

    偶然遇见吕端的巧会,倒是提醒了李中易,一直被关在大理寺天牢里的赵家兄弟,也该审判定罪了!

    吕端一听说李中易是明算科的举子,随即大喜过望,硬拉着李中易一起做题。

    “李兄,小弟正好遇见了一个难题,一直没想通,还请拨冗指教一二。”吕端从怀中摸出一张纸,递到李中易的手边。

    李中易接过纸,定神一看,立时笑了,竟然是周髀算经里的勾股定理一类的题目,计算的是三角形良田里的产出。

    没费多少工夫,李中易便通过勾股定理,得出了答案。

    按照李中易的解题顺序,吕端仔细的计算了一遍,随即猛一拍脑门,欢喜的叫道:“妙啊,妙哉!”

    宋云飞见吕端大大的失了态,便抱拳拱手,诚恳的赔礼,说:“在下的表弟,小事情上极其糊涂,大事上却颇有主见,还望李兄勿怪!”

    李中易含笑拱手还礼,说:“我作题成痴的时候,简直是茶饭不思,比吕兄的表现更加的不堪。”

    宋云飞原本只是出于礼貌,才没有低看李中易一眼,没成想,李中易竟然如此的会做人,宋云飞对他的好感,立时增加了许多。

    不过,宋云飞此来找吕端,其实有重要的私事要谈,自然不好拉着李中易一起去外面喝酒了。

    宋云飞告罪之后,留下了联络的地址,便领着吕端一起,朝教场外面走去。

    李中易溜出皇宫,本就是想微服私访一番,看看士子们的住宿及饮食环境,有无改进的余地?

    自从隋朝有科举以来,凡是参加省试的举子,其住宿和吃饭的开销,朝廷照例都是不管的。

    李中易开天辟地的作出了表率,既管了举子们的住宿,又管了他们的师范问题,作为一国之君的李中易,自然想听一听士子们对此举的真实想法。

    然而,李中易在宿舍区内,转了一整圈,只闻朗朗的读书声,却未见有人扎堆颂圣。

    李中易信步走进一间大通铺的宿舍,迎面就见每个铺位上,都坐着一名读书人,大家都在摇头晃脑的念书。

    所谓,临阵磨枪,不亮也光,李中易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位仁兄,这种大通铺可住得习惯?”满屋子里就一个书生的手里没书,李中易便主动找上了他。

    “呵呵,还好,还好”那位书生手里拿着针线,正在修补手里的儒衫,他抬头瞅了眼李中易,心口回答了之后,又接着修补衣物。

    “在下青州李甲,不知仁兄高姓大名?”李中易心里明白,能够自己修补衣物的读书人,家境实在是不可能富裕到哪里去。

    “在下开封襄邑张去华!”

    李中易想了想,在他的印象中,宋初的名臣里边,并无张去华这个人。由此可见,这位张去华的治政水准,应该不够强。

    “不知李兄参加何科的省试?”张去华放下手里的针线和衣物,反问李中易。

    李中易拱手笑道:“李某才疏学浅,只擅明算!”

    “哦”张去华的声调拖得很长,显然瞧不上李中易这个只精通明算的举子,随即又拿起了针线,继续修补衣物。

    李中易自讨个没趣,心里也不恼火。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有贵贱之分。

    既然张去华不想多聊,李中易失了谈兴,也就无法在屋子里久待了。

    谁曾想,没等李中易走出室门,就听见张去华的声音,“应试之人,理应清心寡欲的苦读!”

    李中易随即意识到,张去华一定是看破了孔黛瑶的行藏,对他携美陪考的行径,颇为不屑。

    孔黛瑶心里对张去华很是不满,因李中易没说啥,她也不便出言反唇相讥。

    从张去华的房间出来之后,李中易又转了好几间宿舍,也收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总而言之,参加省试的举子们,对于朝廷食宿的善举,大多是满意的。只是,大家的意见主要集中在睡大通铺这件事情上。

    毕竟,有些人睡得早,有些人不习惯别人睡觉打酣,又有些人卫生习惯不佳,每晚不洗脚就躺上了铺位。

    出了教场之后,李中易背着手在前边踱步,孔黛瑶和张三正、高强,小心翼翼的追随于他的左右。

    忽然,李中易停下了脚步,扭头问孔黛瑶:“你可知晓贡院的环境如何?”

    “回皇上的话,臣妾略知一二。”李中易果然问对了人,孔黛瑶轻声解释说,“贡院虽不是大通铺,却也是极其狭窄的小单间,吃喝拉撒皆在其中,气味自然是异常的难闻”

    李中易听了孔黛瑶的详细介绍后,不由感叹道:“居贡院,大不易也!”

    孔黛瑶的父亲是当朝著名的大儒,又是现任的内阁宰相,她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单论学问,其实比李中易强出去了何止五条街?

    登车以后,李中易随意拉过孔黛瑶的小手,将她搂进了怀中,一边嗅着她发间的处子幽香,一边暗自有些得意。

    李中易身边的女子,除了折赛花和竹娘、芍药之外,哪一个不是饱读诗书的才女?

    不过,哪怕是才高九斗的才女,最终也只能任由李中易随心所欲的采摘。

    感受到了怀中佳人瑟瑟发抖的惧意,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故意凑到她的耳边,戏谑道:“你好象还没侍过寝吧?”

    “臣臣妾”孔黛瑶也许是怕极了,满口的银牙居然不可抑制的开始打架。

    就在孔黛瑶以为李中易要动手之时,李中易却没有进一步碰她,仅仅是搂着她,轻轻的嗅着她身上的幽香而已。

    回到皇宫后,李中易命人寻来吕馀庆的履历,仔细读了一遍,这才知道,吕馀庆能够升任端明殿学士,其实是王溥的推荐。

    如今,王溥和李谷两个大汉族的败类,都已经抄家伏法,李中易也没有株连到吕馀庆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王溥和李谷,都是暗中和契丹人勾结的主谋,无论抄家还是杀了剐,或是剐了杀,都属于罪有应得的必然。

    李中易从小匣子里取出了他专用的小黑本,提笔在上面添加了几个名字,吕馀庆、吕端、宋云飞和张去华。

    锁好小匣子之后,李中易传下话去,今晚依旧是赵雪娘侍寝。

    李中易又不是傻子,这赵雪娘虽然是赵家的嫡女,却对他有情。宫里的女子们,同样是侍寝,一个颇有情,一个只是工作,有可比性么?

    很快,就到了秋闱开科取士的当天,李中易早早的起床。

    按照开科的惯例,李中易沐浴了一番,祭奠太庙里的祖先之后,又命首相李琼代去南郊祭祀了天地。

    天还没亮,贡院便大开了正门,开始放举子们入内。

    按照既往的规矩,禁军的将士们挨个对举子们仔细的搜身,直到没有发现夹带物品,这才慢慢的放行。

    ps:现在是00票,超过0张月票,至少加一更!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